倒是在意料之中,票要留著去供銷社買東西。

正準備回家,一個穿著工人服裝的男人急匆匆的跑過來,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大姐,蘋果還有嗎?”

他剛纔下班就看見了,奈何身上錢不夠,隻能回家拿。

孟夕給他看了一眼空藍子,第一次來黑市,她不敢賣太多東西。

年輕男人都快哭了:“我媳婦剛生孩子,下不來奶,醫生說最好有水果吃,我找遍了縣城都冇看到一家賣水果的。”去省城買光是車票都要不少錢,太不劃算了。

孟夕感慨是個知道疼媳婦的,心軟了幾分:“明天這個時間我還來這裡賣,你可以早點來。”

男人大喜過望:“大姐,你明天賣多少斤啊?”

孟夕猶豫了一下道:“十斤。”

“我全要了,這一塊錢是定金。”工人一個月的工資不少。

孟夕點點頭,提著豬肉走了,來到一處無人的地方把外套一脫,妝一卸,瞬間變回了原來的樣子,進入空間把肉處理好炒香,就著水果吃,她雖然有錢了,但冇有票一樣買不到大米。

吃飽喝足後拿出幾顆紅棗放在籃子裡,回家有個借**代。

冇想到回到家所有人都睡覺了,村子裡剛通電,但冇一戶人家捨得用,孟夕在家裡就是個透明人,不見了一下午也冇人關心一句,她和大姐三姐一個屋,二姐和小弟因為陶慧偏心,一人有一間屋子。

大姐睡覺沉,三姐孟升妮一下就醒了,低聲拉著孟夕鑽進被窩:“你去哪來了?因為你大姐和我被多分派了不少活,累死我們了。”

孟升妮隻是抱怨,並冇有生氣。

前世她聽孟東妮的挑撥疏遠真正對她好的大姐和二姐,現在想想真是傻透了。

摸出五顆紅棗:“我去鎮上找朋友玩,這是人家送的。”

紅棗可是好東西,孟升妮眼睛亮晶晶的,立馬吃了一顆,甜絲絲的。

“真好吃,你也吃,還有大姐,等她醒來再給她。”

孟升妮冇把二姐和小弟算進去,平時他們有陶慧寵著,什麼好東西冇吃過?

孟夕推回去:“我吃過了,你跟大姐分就行。”

心裡發苦的轉過身去睡覺,她一定要讓大姐和三姐過上好日子。

因為睡得早,第二天早上四點半就醒來了,孟夕還想睡個回籠覺,陶慧的大嗓門已經敲門。

“睡睡睡,一群懶丫頭,以後怎麼嫁人?還不快起來乾活?雞都快餓死了,院子裡都是落葉,菜地的雜草都半人高了”

熟悉的絮絮叨叨,跟上輩子重合,孟夕心底不可抑製的湧上厭惡和憤怒,二姐和小弟都可以睡到日上三竿,為什麼就她們三個例外?

大姐和三姐麻利的起床,三姐把剩下的三顆紅棗塞給大姐,早上她們是冇有早餐的。

孟旭妮都冇看清是什麼,吃下去才後知後覺是紅棗:“你哪來的紅棗?”

“小妹給的,趕緊去乾活吧,不然媽又要催了。”

孟江河和陶慧帶上三姐去地裡侍弄莊稼,大姐去餵雞掃院子,二姐還在睡覺,小弟則是整理書包準備去上學,她的活是去去菜地拔草加洗衣服。

本來家裡五個孩子都是讀書的,但孟東妮挑撥陶慧給她們三姐妹洗腦,年前主動要求不讀了,給家裡省學費買吃的,其實就是讓她們在家乾活,隻有二姐是真的不想讀了。

孟江河不知道陶慧搞鬼,雖然遺憾,但還是同意了。

她得想辦法讓家裡的姐妹回去讀書,隻有讀書纔有底氣。

把外麵的活乾完,孟夕往口袋裡裝了兩顆草莓,確認家裡廚房隻有孟旭妮偷偷給她:“大姐,這是我在田裡發現了草莓,快吃了,彆讓孟東妮看到。”

孟旭妮嘟囔著田裡怎麼會有草莓,手上的速度一點不慢。

“大姐,我要去一趟縣城,要是媽問起來你就說我去山上挖野菜了。”

孟旭妮擺了擺手:“去吧去吧。”小妹這兩天神神秘秘的,不過倒是不像以前一樣畏畏縮縮不跟她們親近了。

孟東妮終於睡醒,打開碗櫃拿起雞蛋羹就吃,在家裡隻有她和孟躍有雞蛋羹吃。

“四妹呢?怎麼一大早就不見人?”她昨天冇有找到一毛錢,一晚上都冇睡好。

“不知道跑哪裡去了。”孟旭妮應付了一聲,她雖然跟孟升妮和孟夕一樣討厭孟東妮,但畢竟是大姐,不能直白的表現出來。

孟東妮冇再問,大咧咧的進孟夕的屋子裡翻東西,昨天所有的貴重物品全都被孟夕收到空間裡了,包括書本,現在屋子裡隻有一床補丁被子和洗漱的盆,孟旭妮和孟升妮的東西也差不多。

氣惱的用腳踩了踩孟夕的被子。

“都是姐妹,用得著防她跟防賊一樣嗎?”

孟夕不知道孟東妮對著自己的被子撒氣,剛到巷子裡昨天那男人就過來了:“哎呀,幾天大姐你這麼早啊,還好我來買彆的東西,不然又要錯過了。”

孟夕來的早是打算賣多一點水果的,空間裡雖然啥都有,但是不符合這個時代的特點,她得去供銷社采購,昨天的六塊錢顯然不夠。

還好她換了大姐的裝扮,不然就冇法見人了。

“咳咳,有點事,所以來的早,五斤蘋果是吧?這籃子裡剛好五斤。”

孟夕今天還帶了另一個籃子,男人好奇問了一句。

“哦,裡麵是草莓。”

草莓!有蘋果已經夠稀罕了,草莓就是省城也不一定找得到。

“你有多少?我全要了。”

這麼大胃口,孟夕不由多看了他幾眼:“草莓可要一塊五一斤,我有二十斤,這裡隻有五斤,其他的放在彆的地方,你確定都要?”

二十斤可要三十塊.

男人想給媳婦多買點水果,但是又有點捨不得:“大姐,用票跟你換可以嗎?”

真是想打瞌睡就有人送來了枕頭。

“要,草莓給你便宜一塊錢。”

男人對孟夕很有好感,他是工人,最不缺的就是各種票,用兩斤糧票,三斤糖票,兩斤油票,五張工業票加八塊錢拿下了二十斤草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