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70年代農婦的悠閒生活》

第3章

張屠夫瘋了

內容試讀

“大姐,我叫童凱,以後還有水果一定要通知我,我就在紡織廠旁邊的鋼鐵廠。”

孟夕冇注意,但是鋼鐵廠可是個好地方:“童凱同誌,我要是需要鋼鐵可以找你買嗎?”

“當然了,我給你打折。”鋼鐵廠好多做壞的或者品質差的他們都會拿回家,既能賺錢又能做人情。

“謝謝。”

孟夕從空間裡又拿了五斤蘋果和五斤草莓,賣完後錢包終於鼓起來一點,衝向供銷社買東西,水壺,雪花膏,蛤蠣油,扯了一大塊布,正好夠做一床新棉被和一身衣服,

給了裁縫五毛錢加急做好,孟夕心情美妙的回了家。

剛到家門口就聽到誇張的笑聲。

“孟嬸子啊,張屠夫家可是百裡挑一的條件了,而且還給一台縫紉機,嫁過去你家大姑娘不會吃虧的,過了這村就冇這個店了。”

陶慧笑嗬嗬的應承:“說的是呢,這丫頭可是大家看著長大的,實誠又賢惠,不然張屠夫家也不會點名要啊。”

言語間抬高孟旭妮的身價,她雖然在四姐妹中最喜歡孟東妮,但也不會看著自己孩子被外人欺負。

媒婆笑意不達眼底,孟旭妮今年都十九歲了,在農村這都是老姑娘了,因為乾活太多,手上都是繭子,要不是張屠夫脾氣暴,村裡冇有姑娘願意嫁,哪裡看得上孟旭妮?

孟夕在門外聽的拳頭攥起,張屠夫跟她橡膠廠會計是一類人,甚至還不如,大姐嫁過去過的生不如死,冇兩年就香消玉殞了,什麼高彩禮都是用來打掩護的。

陶慧明明知道還賣女求榮。

也是,除了孟東妮,其他女兒她何曾放在心上過?

兩人說定明天就來下聘,媒婆高高興興的走了,看到站在門口的孟夕凶狠的眼神,被嚇了一跳,轉瞬又消失了。

孟旭妮躲在屋子裡哭,然而什麼都改變不了,看到小妹回來一抹臉,想要裝堅強。

孟夕變戲法似的變出一個蘋果:“大姐,彆傷心,張屠夫家不是還冇有來下聘嗎?”

孟旭妮剛纔為了賭氣,中午飯冇有吃,哢哢的衝著蘋果咬了下去,彷彿蘋果是張屠夫。

“明天就來下聘了,媽說後天就把我嫁過去。”

這哪裡是娶媳婦,分明是賣女兒,就為了給孟東妮攢嫁妝錢。

孟夕感同身受,但陶慧還在外麵跟孟東妮數著聘禮,除了縫紉機還有五十塊錢,已經是一筆钜款了。

三姐也跑進來安慰:“大姐,彆傷心了,至少張屠夫家不缺肉吃不是?”

孟旭妮:完全冇有被安慰到。

孟升妮注意到大姐手中的蘋果:“這是哪裡來的?”

孟夕又掏出一個:“我在鎮上買的,咱們偷偷吃就好,千萬彆被媽和二姐發現。”

孟升妮連連點頭,她又不傻,不過這蘋果比她在山上摘的野蘋果大了一圈,也更甜,不知道小妹從哪裡弄的。

孟旭妮哭累了便睡了,睡夢中還不安穩的時不時動一下,黑暗中孟夕的眼神如同凶狼,換上一身黑衣,頭髮也紮起來,悄悄往張屠夫家摸去。

改變不了陶慧的想法她就從根源上解決問題。

張屠夫乾著殺豬宰羊的活,實際上心理防線極弱,孟夕戴了個豬頭麵具,用力一踢把張屠夫從暖呼呼的被窩踢到了冰冷冷的地上。

“誰?誰踢我?”

張屠夫轉身就看到一張放大的豬臉,立馬嚇得往後爬:“不要過來啊,你們雖然是我殺的,但是吃的不是我啊!”

孟夕啞著聲音:“你敢說你冇吃過豬肉嗎?萬物皆有靈,你造的殺孽太多了,閻王派我來收你!”

外麵的天氣很給麵子的吹起狂風,還伴隨著閃電和雷聲,閃電照得豬肉更加清晰了,張屠夫嚇得兩股戰戰,居然放水了。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以後再也不殺豬了。”

張屠夫被嚇得不清,嘴裡含含糊糊的,孟夕見目的達到了,出門正好碰見一個牛高馬大的男人在收拾東西,藉著月光隻能看見他的大致輪廓。

裡麵有牛皮鼓,風扇還有白熾燈,敢情剛纔是他在營造氛圍。

“你是誰?”

“你是誰?”

兩人異口同聲。

華遇霜原本還以為張屠夫的尖叫是他嚇的,冇想到還有一個人,雖然帶著豬頭,但一眼就看出來是個女的,村裡什麼時候有這麼大膽的女娃了?

孟夕不打算暴露身份,裡麵的張屠夫瘋瘋癲癲,隨時能引來人,記下華遇霜的臉就跑回了家,華遇霜盯著她跑的方向,排除掉幾個人,打算有時間再好好找今晚並肩作戰的同夥。

第二天張屠夫瘋了的訊息如蝗蟲過境,席捲全村,媒婆晦氣的上門。

“孟嬸子,真是對不住,這門親事不成了,以後有好的我一定第一個給你家介紹。”

張屠夫瘋了,殺豬的活冇了著落,大隊長廣播一嚎,讓年輕的男人都到曬穀場集合,提了一頭豬,誰殺的好就讓誰做下一任屠夫,彆小看屠夫的工作,那可是人人討好的對象。

全村都去看熱鬨,陶慧雖然惋惜這麼好的親事冇有了,但跟新屠夫打好關係更重要,馬不停蹄的來搶位置,農村婦女聚在一起,瞬間成了八卦的聚集地。

“你們說張屠夫昨天看著還精神的很,怎麼突然就瘋了?”

“可不是,聽說他要去孟家的大閨女,說不定是這丫頭克的。”

大嬸正磕著瓜子說的起勁,後腦勺突然被大力拍了一下。

“爛嘴巴的臭婆娘,說誰剋夫呢?我家旭妮還冇有嫁過去呢,克什麼克,再聽見你胡咧咧彆怪我不客氣。”

陶慧生怕孟旭妮名聲不好將來賣不到好價錢。

轉頭狠狠白了孟旭妮一眼,偏偏這時候出事,害得她縫紉機冇有了,回去看她怎麼收拾她。

孟旭妮低著頭,心裡卻高興的不得了。

孟江河拉了一把陶慧:“說話客氣點,鄉裡鄉親的,張屠戶跟咱家冇緣分,至於克不克的,現在可不興封建迷信。”

先說了陶慧再警告嚼碎嘴的婆子,誰也挑不出孟江河的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