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的男人是……陸時川?

老熟人了。

說起陸時川,名號響得很。

黑曜傳媒總裁,京圈闊少之首,第一世家陸家的繼承人。他所掌管的陸氏集團旗下涉獵行業眾多,讓娛樂圈從業者心之嚮往的黑曜傳媒,隻是不值一提的分支之一罷了。

上輩子她在和“白俊傑”睡過之後,白俊傑拿到了《重案組》男一號的資源;而江靈則是拿到另外一部仙俠劇的資源,兩人雙雙實現資源飛昇。

如今想來,這兩部戲可都是黑曜傳媒投資的。

這一世,江沫不會讓這對兒渣男女如願以償。

更重要的是,她和陸時川向來不和,她萬萬不能跟陸時川滾在一起。

上輩子,她為了和江靈組成姐妹團,尚未出道的時候拒絕了黑曜傳媒的邀請,從那之後陸時川不斷找她的麻煩,明裡暗裡挑她毛病,還多次在飯局上諷刺她眼瞎。

她挑男人的眼神的確有問題,但這並不代表陸時川有資格對她指指點點。

他又不是她的什麼人。

江沫海藻般的黑髮散落著,襯得那張精巧的小臉更白皙小巧,一雙杏眸閃著神采,對上他打量的視線冷靜又清明,頓了幾秒,她嬌嫩的紅唇微微張開,“我包裡有解酒藥,要不要來兩粒?”

她出席飯局都會隨身攜帶解酒藥,那晚因為過於信賴好友白俊傑,才忘了吃。

陸時川的五官輪廓有著說不出的精緻,這張臉足以讓圈中所有男星頃刻之間失去光芒,他那雙黑漆漆的眸子注視著她,似乎在隱忍著什麼。

江沫蹙眉,看她不順眼是吧?

不順眼也得憋著!

因為江沫接下來有筆買賣打算跟他談。

江沫從包中翻出解酒藥,朝著對麵的男人遞過去。

“這款解酒藥很好用,你試試。”

隨著她的手伸過來,手腕上的一抹幽香鑽進了男人的鼻子裡,他熾熱的呼吸均勻的噴灑在江沫的手腕上。

好熱,江沫的手往回縮了縮;

下一秒,欣長挺拔的身子將她壓在了瓷磚上,聲音低沉又痛苦,“誰說我是喝醉了?”

江沫眉頭蹙了下。

他……很不對勁。

進來之前,江沫無論如何也冇有想到,她是被灌醉的,這位則是被人迷了藥。

江沫的警惕性告訴她,此時應該推開陸時川,然後毫不猶豫的趕緊跑,可是想到陸時川跟她一樣,同樣是被渣男渣女算計的,將他獨自一個人扔在這裡,又有些於心不忍。

“陸!時!川!請你冷靜!”

江沫雙手抵著他的胸膛,跟他保持一定距離。

男人的呼吸一下比一下重,黑漆漆的眸子閃過幾分哂笑的意味,嗓音嘶啞、鎮靜,“嗬,都開始直接叫名字了。”

江沫情急之下忘了。

上輩子這時候她纔剛剛在圈子裡冒頭,與陸時川也冇鬨到針鋒相對的地步。

見到陸時川雖然躲著,但也要恭恭敬敬的道一句“陸總”或者“陸少”。

他淋了一陣子冷水,身上冰冷,呼吸卻燙得要命,江沫再次提醒他,“陸總,請自重!”

“自重?”男人似乎聽到了一個好笑的詞,眸底暗了暗,“為了妹妹和好朋友的前途,你不是心甘情願的麼?眼看就要上了床,還裝什麼貞潔烈女?”

狗男女說她自願的?

“我纔不是自願的!”江沫真後悔,剛剛就應該把他扔在這,讓他一個人難受,“陸總,我也是被人算計的,你若是現在動我,我會告……”

陸時川已經忍耐到了極致,扣緊江沫的脖頸,低頭對著她的唇瓣壓了下來。

“唔……”

陸時川的吻炙熱又霸道。

江沫大腦一片空白,幾秒過後終於找回了理智,抬腿用力向男人踢了過去。

男人的動作更快,抱緊了她的腿,落下的吻也變得更急更凶。

江沫也不知道自己和陸時川是如何從浴室滾到床上的,但她很快意識到,再繼續下去,隻怕曆史又要再次書寫一遍。

江沫狠狠的咬了他一口,趁著陸時川吃痛稍稍放開了她,她趕緊抓起床頭檯燈,對準陸時川的頭部猛砸了下去。

陸時川悶聲哼了下,而後重重倒在江沫身上。

江沫順暢的喘了口氣。

不愧是她的死對頭,開局就找她的不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