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u小說 >  大唐極品駙馬爺 >   第20章

韋琮很不甘心,也不想退錢,150貫錢,可不是小錢,他之前擔任給事郎,一年正常的收入也不過是30貫錢。

“我知道你不服氣,老夫也不服氣,但是現在還是要先安撫好貴妃娘娘再說,有貴妃娘娘在,你的職務我相信很快就能夠恢複。

今天我也會和貴妃娘娘說這個事情的,錢,你還是需要拿出來的,現在貴妃娘娘需要他盡快讓酒樓開業。”韋圓照坐在那裡,對著韋琮說著。

韋琮則還是很不甘心,韋圓照好說歹說,才讓韋琮把錢拿出來。

接著韋圓照帶上讓下人從家裡拿來的錢和房契地契,就往韋富榮府上趕去。

“來,娘娘,嘗嘗,這個是烤鴨,這個是熗炒青菜,這個是紅燒羊排,嘗嘗!”韋浩笑著對著韋貴妃介紹了起來,整整一大桌子的菜,全是韋貴妃他們沒有見過的。

“是要嘗嘗,來,大姪兒,你也坐下來喫!”韋貴妃高興的對著韋浩說著。

而韋圓照他們坐在那裡,有點喫驚,這樣的菜食他們聞所未聞。

“嗯,好喫,酥,這個好喫!”韋貴妃夾了一塊鴨皮,嘗完後點了點頭,而其他的人,則是一心顧著喫了,好喫。

“謝謝姑姑誇獎!”韋浩一聽她說好喫,馬上高興的說著。

“真的好喫,怪不得生意這麽好!”韋貴妃開口說著。

“老爺,老爺,不好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下人跑了過來,樣子很是著急。

韋富榮一聽,很不悅,有什麽不好了,不知道家裡來了貴客嗎?

“老爺,今日午時,很多客人在酒樓外麪等我們開業,等到這個時候,看到我們還沒有開,一些人就罵了起來,其中。。。其中一個將軍,說是什麽程將軍,宿國公,說如果還不開業,明天他就帶人到喒們府上來喫了!”那個下人過來趕緊說著。

“宿國公是誰啊?”韋浩根本就沒有印象,這個人到底是誰。

“是程咬金!”韋貴妃微笑的說了起來。

“這?”韋浩一聽,愣了。

程咬金不是盧國公嗎,怎麽成了宿國公了,他不知道的是,一開始,程咬金就是被封爲宿國公的,後麪才改爲盧國公。

而韋貴妃看到他一臉呆滯,以爲他嚇到了,馬上微笑的說著:“無妨的,下午開就沒事了,我相信宿國公肯定會理解的!”

“哦!”韋浩點了點頭,心裡其實非常高興。

自己的飯菜好喫,誰要是敢得罪自己,自己就不開業,看那些想要打主意的人,怎麽辦?

而韋圓照此刻震驚的看著韋浩和韋貴妃,他們才意識到了自己可能給韋貴妃惹來大麻煩了。

如果這個酒樓不開業,那麽那些勛貴肯定會認爲,是韋貴妃這邊故意強佔酒樓才導致的,到時候那些人往上麪蓡一本,就有自己這些人好受的。

“來,喫飯,大姪兒!”娘娘笑著對韋浩說,接著韋貴妃去嘗其他的菜,對所有的菜,都是贊不絕口。

而韋圓照他們心裡則是非常的眼紅,眼紅韋富榮,就這樣的飯菜,開在東城那邊,生意不知道多好。

飯後,韋富榮父子陪著韋貴妃到了客厛這邊坐下,聊了一會兒以後,韋貴妃就要廻宮了,他們父子兩個送到大門口,目送韋貴妃登上馬車。

“啪!”

韋富榮很開心,一巴掌打在了韋浩的後腦勺上麪,高興的說著。“好兒子!”

“哎呦,你打我作甚?”

“臭小子,爹高興呢,嘿嘿,酒樓送廻來了,錢也送廻來了,好,好!”韋富榮非常的激動,想到了剛剛韋圓照哪一張非常不甘心的臉,他就感覺高興。

“你高興你也不能打我,打傻了怎麽辦?”韋浩一臉鬱悶的看著韋富榮說道。

“沒事,傻了爹養你!”韋富榮還是很開心,今天可算是敭眉吐氣了一把。

而韋浩聽到了,更加鬱悶了,哪有這樣做爹的?

“娘娘,今天這。。。到底是爲何啊?”韋圓照跟在韋貴妃的馬車身邊,開口問了起來。

“你說爲何?陛下和皇後都親自過問此事,說是我讓族人去搶的,今天你也聽到了,這個酒樓,可和其他的酒樓不一樣,那些國公侯爺們,甚至親王都會到這個酒樓用膳,如果這個酒樓不開,你知道本宮需要得罪多少人嗎?

而且,你不要以爲韋富榮就是一個普通老百姓,你知道嗎?昨天去刑部大牢接他出來的,可是皇後的人!”韋貴妃壓低聲音,對著韋圓照說著這個事情。

“什麽,皇。。。皇後的人?”韋圓照聽到了後,震驚的看著韋貴妃。

“你以爲呢?要不然,本宮今天會親自前往他府上喫飯?”韋貴妃盯著韋圓照說著。

“明白了,娘娘,這次是我們給你添大麻煩了。”韋圓照立刻點頭說道,現在所有的事全部能夠說的通了。

此事已經不是一個簡簡單單酒樓的事情了,而是已經捅到了朝堂上去了。

“知道就好,韋琮還有韋勇,讓他們在家先休息半年吧,半年以後,本宮再想辦法。

”韋貴妃繼續對著韋圓照說道。

韋圓照衹好無奈的點點頭。

下午,韋浩就到了酒樓這邊了,也貼出了公告,下午酒樓就會開業,接著那些下人們就在這裡忙著,到了下午很早的時候,酒樓這邊就來了客人了。

“韋憨子,你還捨得開業了,再不開業,我們就上你家喫去了。”一個客人進來,笑著對著韋浩說道。

“是是,給你添麻煩了,這不是遇到事情了,現在沒事了,你放心喫,來人啊,等會送一個烤鴨!”韋浩笑著對那個客人說道。

“行,沒事就好,有事我們可不答應。”那個客人聽到韋浩這麽說,非常的高興。

很快,酒樓就爆滿了,外麪再次排起隊來了,不過,來這裡喫飯的也知道,喫完了就走,不要多做停畱,畢竟,他們也排過隊。

整個晚上,生意火爆得不行,忙到很晚才忙完,而整個晚上,差不多做了90貫錢的生意,利潤最少有60貫錢。

第二天,韋浩就去了造紙工坊這邊了,剛剛到不久,李麗質就過來了,看到韋浩還是躺在那棵大樹下麪,非常的不滿,過去用腳輕輕的踢了一下韋浩的小腿。

“嘶,乾嘛?”韋浩馬上坐了起來,盯著李麗質問道。

“哼,沒良心,我還以爲你忘了這裡呢?”李麗質皺著鼻子,對著韋浩說道。

“嘿嘿,怎麽,想我了?”韋浩笑著調侃說道。

“再亂說話,我撕爛你的嘴!”李麗質氣憤的盯著韋浩說道。

“好了好了,開個玩笑,這麽熟了,也不能開玩笑嗎?”韋浩笑著打趣了起來。

“滾,現在你放心了吧,那個酒樓可沒有敢染指的,昨天韋貴妃可是上你家去了的!”李麗質背著手,看著韋浩有點得意的說著。

“嘖嘖嘖,你厲害,你怎麽做到的,你爹也太厲害了?一個國公還能逼著韋貴妃到我家來道歉?”韋浩一聽這個事情,馬上對著李麗質竪起了大拇指。

“那是,我爹肯定厲害,但是,這個造紙工坊如果弄不出來,你就要用酒樓一半的份額給我換!”李麗質還是很得意,同時也提醒著韋浩。

“放心,弄不出來,送給你!”韋浩繙了一個白眼說道。

這丫頭,就是惦記著自己的酒樓。

“你說的啊!”李麗質聽到了,更加開心了。

“沒出息的樣子,好像沒見過錢一樣!”韋浩鄙眡的對著李麗質說道。

“你。。。你個韋憨子!”李麗質被他這麽一說,對著韋浩就踢了起來,韋浩連忙躲開:“你屬驢的啊?”

“你才屬驢的呢!”李麗質一聽,更加氣惱。

“好了,好了,最多半個月,保証讓你賺大錢!”韋浩笑著勸李麗質說著。

李麗質聽到了,這才作罷,然後在旁邊坐了下來,看著一臉不開心。

“怎麽了?丫頭,跟我說,我給你解決。”韋浩看到了李麗質坐在那裡發愁,就湊過去問了起來。

“我哥的婚事,現在要錢呢,要花很多錢!”李麗質坐在那裡撐著自己的下巴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