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00章

振興中醫

梅芳容怔怔看著白鈺;白鈺也定定看著梅芳容,辦公室裡死一般寂靜。良久,她抬起手指拭掉臉上淚痕,道:

“我回去想想,我不能急於做出決定。”

白鈺卻不容她轉身,道:“這是我的決定,梅市長。”

梅芳容哼了一聲,再度狠狠擦了擦眼淚,快步離開辦公室。

重新坐回位子一份份檔案翻閱過去,白鈺的手突然停住,目光落到樓遙轉來的《關於扶持和促進中醫藥振興發展的若乾意見》材料上,仔細讀了一遍,若有所思舉筆待寫卻又猶豫不決。

平心而論這份材料花了功夫精雕細琢,有理論有實踐可操作性強,樓遙儘管被港口改製事務纏得頭大,也認真做了研究並在很多地方加以批註,思路和舉措都非常有前瞻性,如:

有效整閤中醫醫療資源,加大人才、設備、資金、政策等方麵的扶持力度,加強醫院基礎設施、重點中醫專科、人才隊伍和科教平台建設,逐步擴大辦院規模,培養名家大師和中青年專家,提高科技創新和臨床教學能力。

推動中醫藥服務進鄉村、進社區、進家庭,在農村和城市基層醫療衛生機構大力推廣中醫藥適宜技術,所有鄉鎮衛生院、社區衛生服務中心按照國家有關標準和服務規範設置中醫科、中藥房,配備基本中醫診療設備和必備中藥,為群眾提供基本的中醫藥服務。

將中醫藥服務納入公共衛生服務項目,在疾病預防控製中積極運用中醫藥方法與技術,提高運用中醫藥應對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能力;推動中醫醫院和基層醫療衛生機構開展疾病預防和康複、食療藥膳、運動調攝等中醫藥預防保健服務,滿足廣大群眾不同層次的中醫藥養生保健需求……

以上種種規劃得非常好,以前白鈺在通榆多地任職也曾通過各類會議接觸瞭解到京都在扶持和促進中醫藥振興發展方麵堅定不移的決心。勳城立足嶺南地區風土人情民俗特色,應該說在中醫藥振興方麵有自己的考量和特色。

然而……

白鈺打電話叫來分管醫療衛生領域的副秘書長祁思,醫療衛生歸屬於正府辦社會事業處,按大類祁思應該跟在雲歌吟後麵。市委出於種種考慮把醫療衛生切給了樓遙,而樓遙常駐勳城港因此這方麵工作都放手給祁思,牽涉的精力相對比較,這樣又引起雲歌吟不滿。

一仆二主,祁思夾在中間很難受。

故而雲歌吟那邊傳出祁思身板太瘦削,文弱書生一枚讓她冇安全感等等,其實都緣於此。

“材料是你寫的吧?”白鈺道,“數據翔實,舉措細緻紮實,看得出來用了心思。但我反過來想,京都振興中醫藥口號喊了幾十年,勳城還在要求提高綜合服務能力,健全中醫醫療和預防保健服務體係,就是說目前中醫藥技術、人才仍冇普及到鄉鎮及社區網點,基層衛生機構在中醫藥振興方麵一片空白?”

祁思冇料到白鈺看材料是逆向思維,呆了呆,扶扶眼鏡道:

“具體情況是這樣,白市長。嶺南地區老百姓講究食療食補本身說明中醫藥基礎良好,陰虛陽旺、清熱解毒、健脾疏肝、潤肺化痰等等,都能說得頭頭是道,所以普及這一塊冇問題得到群眾擁護,但談到振興就麵臨幾個大的障礙……”

白鈺抬手打斷,道:“我看出字裡行間的暗示,樓市長看出來了嗎?我不清楚。”

“樓市長……”

祁思略加沉吟道,“樓市長是這麼關照的,說如果白市長就材料作批示那就按公文流程走一遍;如果專門叫我過來談話,就要據實反映某些勳城特有的情況……”

“有人刻意抬高西醫地位,打壓中醫藥事業,對嗎?”白鈺直截了當問。

“可能,可能不會象白市長說得這麼嚴重,或者性質惡劣,但部分做法和措施的確客觀上阻礙了中醫藥振興。”

“比如呢?”

“比如大企業大集團對中藥材市場的壟斷,幾毛錢成本的草藥炒到十幾塊,怎麼跟西藥競爭?中醫研製的食療藥膳總拿不到專利,轉讓給日本同行不出半年就能拿批文生產後作為進口商品,價格又是十倍以上!中醫鍼灸推拿執照出了名的難申請,從業者不得不跑到湘江多花幾十萬拿證,走港澳綠色通道反而方便快捷。如此等等導致中醫藥隊伍士氣低迷,人才流失現象嚴重,據我瞭解掌握的數據,在過去五年裡離開勳城到內地發展的高層次中醫藥人才,如學術領軍人物總人數下降6%;大師級學者和省級優秀專家下降7.3%;享受‘國醫大師’稱號的走了5位,勳城省級老中醫傳承工作室、傳承團隊和課題研究組撤銷22個……”

白鈺悚然道:“簡直觸目驚心!高層次人纔出現斷層必將直接影響基層實用型中醫藥人才培養,以及中醫藥理論研究和技術創新!如此被動消極的局麵,難道一直以來無人過問麼?還是漠不關心束之高閣?”

祁思欲言又止,隔了會兒道:

“綜上所述,我們的思路是由易而難逐步推進,先從基層衛生機構佈局,有計劃有步驟引入中藥材商打破壟斷兩方麵入手。白市長,我們注意到您在湎瀧期間大力引進中草藥種植,致力於中醫藥推廣和市場培育,取得很好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樓市長建議市衛生係統組隊去湎瀧學習考察,您看行不行?”

“可以啊,隻是湎瀧那邊體量小易於控製,勳城這邊要結合自身實際走自己的發展道路!”

白鈺道,“那方麵情況你可通過周市長聯絡,很方便的。”

彆看剛纔這番空對空的話,實質暗藏一個非常棘手的因素:即蕭家對醫藥及器械市場的壟斷。

壟斷是全方位的,包括中草藥在內,因此市正府無計可施,也因此樓遙另具蹊蹺地建議從湎瀧引入中草藥商。

你在研究彆人的時候,彆人也在研究你。

關於白鈺與中草藥商楊士舉的隱秘聯絡要追溯到苠原鄉,之後中斷了好久纔出現到了甸西,再然後通過勳城第三方藥材商借殼進駐湎瀧,即便如此還是被樓遙捕捉到端倪,可見競爭到現在已經演變成全方位立體式較量。

自己有龍忠峻作為高參,焉知俞晨傑等人身邊冇有張忠峻、李忠峻……

因此白鈺並不拒絕祁思率隊去湎瀧,但必須通過周沐,將來引薦勳城第三方藥材商也是,蕭家生氣就跟嶺南都家去鬥吧。

“好的我請樓市長與周市長銜接,如果不行的話再請白市長……”

祁思賠笑道,白鈺心知短短幾天正府辦肯定有秘書在周沐麵前碰了壁,暗暗好笑卻不點破,微微頜首道:

“材料先退給你,等……”

剛說到這裡周沐滿臉怒色地走進來,祁思見來者不善趕緊起身道:

“周市長……”

“你先出去!”周沐不耐煩地擺擺手道,等祁思出了門,她雙臂撐在桌沿低聲道,“好你個白鈺,挖坑給我跳是不是?你不信我敢翻臉麼?!”

白鈺先揚聲道:“越澤把門關上,我跟周市長有要事商談……”然後低聲道,“周市長請坐,什麼挖坑?什麼翻臉?慢慢說,彆著急。”

周沐冷冷道:“打報到起就讓我配合港口改製,你是事先知道我公公間接持有4.5%股份,故意給我難堪讓我夾在中間難做人是不是!”

說到最後她激動起來忍不住猛拍桌子,幸好副省級領導用的辦公桌到底品質不同,茶杯裡的水都冇晃半下。

唉,她這麼快就知道了。

想想也是,站在樓遙角度根本冇必要藏著掖著,相反挑明瞭有利於開展工作,而不必拐彎抹角,反正決定周沐協助港口改製的又不是他。

她縱有萬鈞炮火隻會轟向白鈺,畢竟跟俞晨傑不熟嘛。樓遙……雖蹲在港口不知不覺連續給自己下兩回套了,現在還隻是非常委副市長,可想而知倘若進了常委班子將麵臨多大壓力!

以上種種分析推測看似複雜,在腦中不過轉瞬即過。

白鈺沉聲道:“在解釋原因之前,我要鄭重警告你!”

“警告我?”周沐更是惱怒,“你說!”

“當初我倆約定絕對不提那件事,你現在拿翻臉來威脅我什麼意思?”白鈺冷冷道,“不妨攤明瞭說吧,即便讓我身敗名裂,你又能有啥好下場?下次衝動之前請用你的腦子想清楚!”

周沐又一拍桌子:“我不是那個意思!就算……就算冇那件事,我不能跟你翻臉麼?”

“翻臉,然後呢?”

白鈺道,“我再警告你呀周市長,其實上次已經敲過警鐘,勳城不是湎瀧,我不是書計你也不是市長!在勳城,我倆必須齊心協力把工作做好,不折不扣完成常委會督辦任務,特彆你,要配合做好港口改製工作纔有可能更進半步。”

提到港口改製,周沐好不容易平抑下去的怒氣又上來了,再次猛拍桌子喝道:“你們有本事直接跟都家理論,一個個躲在後麵慫恿我出麵乾嘛?我在都家隻是無足輕重的外人,那些破事兒根本說不上話!”

定定看著對麵暴脾氣的漂亮女人,白鈺大感頭疼:挨千刀的,自己怎麼如此命苦跟她滾到一張床上,真是終日打雁被雁啄了眼,一切都是報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