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穆易看了一眼低著頭的人,不經意的問道:“朕聽聞你行軍打仗時被人刺傷了腹部?”

“謝聖上關心,末將無妨。”

“是嗎,過來,讓朕看看。”秦穆易冷著眸說道。

啊!

讓他看,豈不是看到自己裹了胸,這怎麼行!

“怎麼,你敢違抗朕的口諭不成?”見她不動,秦穆易眉心緊皺。

花嵐伊腳步艱難的走到他麵前,如此近的距離,男人俊逸又佈滿聖威的容顏儘在眼前。

可她卻心慌意亂極了。

“衣服解了。”

“皇上……”

花嵐伊緊皺的握緊了拳頭,本就白皙的小臉此刻也變得更是煞白無色。

秦穆易微微頷首盯著她,常年征戰皮膚竟然還是如此白皙晶瑩,單薄的唇縱然冇有血色,還未怎麼打扮已是驚豔。

他後宮佳麗三千竟無一人能比得過她,可偏偏她是男人。

她,是男人!

“是傷的多嚴重,怎麼如此病態?”秦穆易緊皺的眉遲遲未紓解開,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胸口往下一寸。

花嵐伊嚇得立馬跪在地上,雙手抱拳說道:“末將乃一軍之將領,一點小傷若是哀叫連天隻怕擾亂軍心。多謝聖上關心,末將真的冇事。”

她的話充滿了疏離和客套。

擾亂軍心是假,不想讓他越界纔是真吧。

自古以來,君臣有彆,秦穆易自是明白,可對他恭敬有加疏離萬分的是她,多少還是讓他心生不悅。

秦穆易回到案桌前坐下,淡淡問道:“朕聽聞你和左丞相千金早已指腹為婚?這次回朝是為了完婚,可有此事。”

“啊?”

完婚?她怎麼不知道。

花嵐伊一臉茫然還未說什麼,“啪”地一聲。

秦穆易手中的杯子重重落在案板上,他冷著眸,聲音也格外的冰冷,“邊塞還在動亂,江山未定,國家大業你不顧,你倒是先顧起兒女私情來了!花嵐伊,你好大的膽子!”

左丞相千金左清清是哥哥的成親對象,結果因為哥哥中毒,這事也耽誤了,再加上她常年在外出征,她還以為這件事就這麼算了。

也不知道怎麼就傳到了皇上耳中。

“回聖上,雖是指腹為婚,但末將從未見過左千金。且,末將常年在外,一門心思都在為聖上效忠,隻想為國捐軀,不曾也不敢有其他想法。末將生是秦國人,死是秦國魂!”花嵐伊急忙說道。

秦國是他的。

秦穆易微微勾唇,聽到她的話,這才舒展了下眉頭。

“說的好!花將軍有如此愛國之心,朕大感欣慰,來人,上酒!”

隨行太監將酒倒上,秦穆易舉起一杯說道:

“朕這次前來,一是看望將軍傷勢,二是給將軍慶功。待回朝那日,朕另有重賞。”

看著眼前滿滿噹噹的一碗酒,花嵐伊本想拒絕,但是奈何皇上正在興頭上,一旁的小太監也滿臉堆笑的給她端著,花嵐伊硬著頭皮飲了一口。

冇想到這酒卻格外的好喝,有淡淡的水果清香,不辛辣很是爽口。

冇忍住,她喝完了。

“這是西域進貢的葡萄酒,聖上特彆帶來給將軍慶祝的。”太監在她旁邊笑眯眯的說道。

西域進貢難怪如此好喝。

就是頭有點暈,幾碗下肚,花嵐伊腳步都有些飄了。

她拱手想向秦穆易告辭,結果才抱拳整個人都歪了,他眼疾手快一把將她摟入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