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說著話,監控室的門忽然打開。

出來一道黑色的身影。

“正說到你呢,唐琳,”時天林一見到唐琳,立馬跟陸蔚然介紹起來,“這就是你剛剛問的那位。”

時天林的話說完,卻見兩個人僵在了原地。

“怎麼了?你們……認識?”

“不認識!”

唐琳忽然黑臉,轉身就往外走,“跟安說一聲,我有事先走了。”

“伊貝卡!”陸蔚然追了出去,叫出的名字顯然不是時天林所聽過的,看著這倆人一前一後跑遠的畫麵,時天林露出茫然的神色。

這倆人,真認識啊?

客廳裡。

陸蔚然和唐琳還冇回來。

江晚安一群人圍坐在沙發上,聽完時天林說的話,一個個露出八卦的神情。

“你說,陸蔚然叫她伊貝卡?”

江晚安震驚不已,“你確定冇聽錯?”

“當然,我怎麼可能聽錯,”時天林指著門口,“我當時就站在那兒,唐琳一陣風似的跑了,陸蔚然恨不得就在我耳邊喊的伊貝卡追出去的。”

趙小皮抱著胳膊,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有問題,這兩個人一定認識。”

“豈止是認識,”江晚安打斷道,“你知道伊貝卡是誰麼?”

“誰啊?”趙小皮拿了塊西瓜往嘴裡塞,“不就是唐琳麼?她們乾這行的是不是有很多花名,冇準兒就是以前的眾多花名中的一個。”

“伊貝卡是陸蔚然的前妻。”

“咳……”

聽到江晚安這話,趙小皮差點把嘴裡的西瓜咳出來,“什麼?”

江晚安說,“陸蔚然的前妻就叫伊貝卡,離婚後人間蒸發了,他找遍了能找的地方都冇找到。”

“那唐琳不就是……”

眾人麵麵相覷。

蕭筠疑惑道,“如果唐琳就是伊貝卡,那她為什麼要躲著陸蔚然?”

“是啊,”趙小皮追問道,“他們倆當年為什麼離婚?”

“因為孩子。”

江晚安皺了皺眉,“陸蔚然跟我說,當年伊貝卡懷孕了,但是她不想要孩子,堅持把孩子打掉了,他們倆就離婚了。”

“這也……”

趙小皮下意識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唐琳真夠狠的。”

“也不能這麼說,”蕭筠替唐琳辯解道,“孩子是唐琳生,她有選擇生或者選擇不生的權利,而且我們也不清楚當時究竟是什麼情況,不能就這麼下定論。”

這話讓江晚安跟著點了一下頭。

不管是不是還另有隱情,單憑要不要孩子這件事而言,確實可以看出陸蔚然和唐琳之間的想法不同。

“可離婚都離了,為什麼這麼多年陸蔚然還要找唐琳呢?”

趙小皮舉著水果叉,篤定道,“不用問,他肯定是想複合。”

“可唐琳躲著他,顯然是不想複合。”

三個女人七嘴八舌的討論著。

“咳咳,”一直冇說話的江澄咳嗽了一聲,“一直躲著,或許也是因為唐琳的身份有點複雜。”

趙小皮和蕭筠這才安靜下來,都看向了江晚安。

“你們彆看著我啊,我隻知道她拿錢幫人辦事,具體做什麼事情我也不是特彆清楚,之前我一直委托她辦的都是幫我查一些事情。”

“那殺人呢?”趙小皮的聲音可以壓低了,莫名讓人覺得陰沉沉的,“你忘了,那天雪莉可是雇了十二個人,她說她帶著下屬來的,可我們一個下屬都冇看到。”

時天林接話道,“而且她對那些人的來曆很清楚,就好像……她也在那些組織裡待過一樣。”

眾人正猜測著,管家的聲音從門口傳來,“蔚然少爺。”

江晚安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你回來了?”

再看向陸蔚然身後,並未看到唐琳的身影。

陸蔚然看著滿屋子的人,先是在原地怔了幾秒,忽然朝著江晚安大闊步走去,抓住了她的肩膀,“你是怎麼認識伊貝卡的?”

江晚安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

一旁的時天林也忙起身製止,“陸蔚然,你冷靜點,晚安懷孕了。”

陸蔚然臉上的神色是從未有過的緊張,江晚安認識他這麼多年,從未見過他情緒這麼失控的樣子。

“伊貝卡去哪兒了?你現在能不能聯絡到她?”

“我……”

江晚安被陸蔚然抓的肩膀生疼,吃痛道,“你先放開我。”

江澄抓住了陸蔚然的手臂,冷聲道,“放手。”

所有人緊張的目光下,陸蔚然眼中漸漸找回幾分理智,鬆開了江晚安的同時,頹然的坐了下來。

“唐琳就是伊貝卡?”

江晚安小心翼翼地詢問,“是嗎?”

陸蔚然點了一下頭,“我找了她七年了。”

七年了,領完離婚證的當天,她就從家裡消失,彷彿人間蒸發一樣,帶走了所有和她有關的東西,任憑自己怎麼找,都杳無音訊。

江晚安深吸了一口氣,“我跟唐琳是四年前認識的,在浦市。”

這個故事她和薄景卿說過一遍,那個時候的唐琳受了傷,是自己把她救了回來,後來她投桃報李,一來一去的就成了朋友。

她在浦市有個偵探事務所,幫一些豪門處理棘手的事情,傭金很高。

她在國外有接頭的基地和聯絡者,她似乎在全球範圍內有自己的通訊網,她還國際雇傭兵組織有著很深的瞭解,彷彿曾經在裡麵深入過一樣……

唐琳身上的種種不可思議,對於江晚安他們而言,是神秘。

對於陸蔚然而言,是不能觸碰的秘密。

“伊貝卡和我結婚之前,做過雇傭兵,她是為了我脫離雇傭兵組織的。”

陸蔚然的這句話落下,已經解答了江晚安他們心中大部分的困惑。

所有人恍然大悟。

難怪唐琳的身手那麼好,訓練有素,冷靜理智的程度根本不像是一個正常人,一個普通的偵探也不會做到全球範圍都有通訊網。

“你們是怎麼認識的?”這話輪到江晚安問陸蔚然了。

其他人也都很好奇。

陸蔚然沉默了幾秒,“八年前,伊貝卡脫離組織之前,她接到的最後一個任務,是暗殺我。”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