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啊!”

夏凡很認真的點頭,很認真的回答道:“你就是腦子有病啊!而且你這腦子,還病得不輕呢!”

這話,把雷華東氣得鼻子都冒煙了。

他指著夏凡的鼻子,破口大罵道:“你特麼腦子纔有病!你特麼腦子才病得不輕!你個土包子!”

“我腦子冇病,是你腦子有病。”

夏凡嘿嘿一笑,提醒說:“要是不信,你可以揉一揉你的太陽穴,揉完看看你的腦袋,會不會頭痛欲裂,疼痛難忍?”

“我憑什麼要信你一個土包子的?憑什麼你說什麼,我就做什麼?你一個土包子,憑什麼命令我?”

雷華東纔不會聽夏凡的話,用手指頭去揉太陽穴呢!

他冇病!

他腦子好用著呢,絕對冇病!

“因為我是醫生,我說你腦子有病。你又不信,所以就建議你用揉太陽穴這種,最簡單方法,幫你驗證一下,你的腦子到底是不是有病啊!”

夏凡自己用手指頭,在自己的太陽穴上揉了兩下,而後說道。

“你看看!我這腦子冇病,所以揉了太陽穴冇事。你那腦子有病,隻要一揉太陽穴,你就會痛得抱著腦袋,滿地打滾。要是不信,你揉一下試試看。除非,你不是個男人,連揉一下太陽穴都不敢。”

“誰說我不是男人?揉就揉!”

不就是揉一下太陽穴嗎?雷華東怎麼可能不敢?

他直接伸出手指頭,開始揉。

可是,他剛揉了一下,腦袋立馬就痛了起來,就像是立馬要炸掉了一般。

“啊啊......啊啊啊......”

雷華東抱著腦袋,蹲到了地上。

他的臉,此時已經因為劇痛,而變得扭曲了。

鼻子和眼睛,全都扭作了一團,有些分不清彼此了。

那樣子看著,當真是痛苦極了。

“現在你相信自己腦子有病了吧?”夏凡笑嗬嗬的問。

“我相信!我相信!你快給我醫啊!”

雷華東感覺自己都要痛死了,於是隻能病急亂投醫,在那裡求起了夏凡。

雖然他也不知道,夏凡到底會不會醫?

“你這腦子的病,要想治癒是很難的,但是免除你的痛苦,讓你不再這麼痛,倒也不是一件太難的事情。隻需要敲打一下,就可以了。”

說著,夏凡從餐檯上抓起了一個不鏽鋼湯勺,像敲木魚一樣,在雷華東的天靈蓋上敲了一下。

“咚!”

一下敲完。

雷華東的頭痛,立馬就減輕了一大半。

“快敲!繼續敲!你這敲著真舒服!”

雷華東瞬間就愛上了這種,被夏凡敲打的感覺。

“咚!”

夏凡又敲了一下。

這一下敲完,雷華東的頭痛,立馬就徹底消失了,一點兒也不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