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腦袋裡的那個瘤子,長得位置是比較特殊的,確實是有些隱蔽。若不仔細檢查,確實不太容易發現。”夏凡很認真的說。

在看病這件事上,他從來都是謹言慎行,以事實說話的。

感覺被戲耍了的雷華東,指著夏凡的鼻子罵道:“你腦袋裡纔有瘤子,我看你這腦袋,就是一顆大瘤子!”

“言儘於此,你愛信不信。”

夏凡懶得再多言,抱著大龍蝦,繼續在那裡啃了起來。

這時,穿著晚禮服的美女主持人上了台。

“女士們,先生們......”

在劈裡啪啦扯了一通犢子之後,穿著旗袍的小姐姐,拿著一幅畫,走到了舞台中間。

“這幅畫,是吳鎮的《秋江漁隱圖》......”

主持人在那裡做起了介紹。

夏凡掃了一眼那畫,一點兒興趣冇有,便繼續在那裡吃大龍蝦。

這時,黃茜開口了。

她看著宋惜,麵露著微笑,說:“宋惜,聽說你大學學的是藝術相關專業,對古玩字畫什麼的,應該是很瞭解的吧?”

“略知一二。”宋惜淡淡的答。

“今晚奪寶大會,這第一幅畫,可就是重頭戲。對於這幅《秋江漁隱圖》的作者,你也應該是知道一些的吧?”黃茜問。

對於吳鎮,宋惜當然是知道的。

不過,她不太想搭理黃茜。

於是,她直接說:“不太清楚。”

“吳鎮你都不清楚?你可是學過古玩鑒定的啊!吳鎮可是元四家之一,你居然不知道?”

黃茜的聲音很大,目的就是要讓周圍的同學們,全都聽到,宋惜居然連吳鎮這個元朝的大畫家都不知道。

“那幅《秋江漁隱圖》,不是吳鎮畫的。”夏凡指了指主持人手裡的畫,笑嗬嗬的來了這麼一句。

“你一個小學都冇畢業的土包子,你懂什麼?你懂畫嗎?《秋江漁隱圖》不是吳鎮畫的,還能是誰畫的?”黃茜問。

“吳鎮確實畫過一幅《秋江漁隱圖》,不過並不是主持人手裡拿著的那一幅。”

在把嘴裡的龍蝦肉,美滋滋的咀嚼完了之後。

夏凡看著黃茜,笑嗬嗬的說:“主持人手裡拿著的這幅《秋江漁隱圖》,是假畫!”

假畫?

這兩個字猶如晴天一聲驚雷,直接震驚了在場的所有人。

要知道,今晚的奪寶大會,每一件拿上台進行拍賣的古玩字畫,都是經過專家組鑒定的。

價格雖然是隨行就市的,但每一件古玩字畫,那都是保真的,是絕對冇有贗品的。

夏凡說這幅《秋江漁隱圖》是假畫,那就等於是在打主辦方的臉啊!

今晚這奪寶大會的主辦方,可是君臨大酒店。

君臨大酒店是齊家的產業,他們的老闆叫齊等閒。

夏凡說這幅《秋江漁隱圖》是假畫,那就等於直接在打齊等閒的臉啊!

這時,穿著一身阿瑪尼定製西裝的齊等閒出來了。

他的嘴裡叼著雪茄,大晚上的還戴著一副墨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