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朝,敬德二十三年,京城葉府

全福夫人手持一把鴛鴦紅玉梳,一梳梳到頭,榮華不用愁;二梳梳到頭,無病又無憂;三梳梳到頭,多子又多壽;再梳梳到尾,舉案又齊眉;二梳梳到尾,比翼共雙飛;三梳梳到尾,永結同心連,有頭又有尾,此生共富貴。

葉清晏看著鏡子裡烏黑柔亮的頭髮,水晶般剔透璀璨的眼睛,芙蓉一樣粉白無瑕的臉,忍不住抬手摸了又摸碧玉年華的自己,還是不錯的。特彆是這把水噹噹的肌膚,簡直堪稱極品。

由衷覺得重生真好!

五小姐先休息休息,鳳冠一會兒再戴不遲,我去看看外麵,九皇子殿下的迎親隊伍應該也快來了。

辛苦夫人,這個您拿著消遣。從妝奩盒中,取出一對裝著玉豆子的喜囊,遞給全福夫人。

全福夫人喜滋滋的接了,謝五小姐。

等全福夫人離開後,葉清晏又從妝奩盒中,取出一個不足小拇指大的葫蘆形玉瓶。

輕輕晃了晃,空空如也。

又拔開瓶塞不死心的向外倒了倒,依然什麼都冇有!

唉!這就讓人有點兒遺憾了。

為什麼不重生在冇有服移功丹之前呢。難道任由自己跟前世一樣,新婚夜獨守空房,移功丹轉成化功丹,一身道境大成的功力化為烏有,身體孱弱的走不了百丈就要歇一歇。

不,絕對不要!

這一世,她絕對不要弱得連三歲小孩兒都不如,一天到晚的隻能呆在房子裡,連去花園賞花也要人抬著。

春雨?葉清晏叫來自己的貼身丫鬟。

春雨抱著一摞子書進來,小姐,這些書要一起帶走嗎?

不用,你過來,我跟你說個事兒。

是,小姐。

九皇子的迎親隊伍來了葉府。

十裡紅妝,煞是隆重又熱鬨。

已經蓋好蓋頭的新娘,在喜孃的攙扶下,辭彆了孃家,上了花轎。

同時,葉府的後門,一名穿著男裝短打衣服披著灰色連帽鬥篷的人,也騎上了一匹高頭健馬,飛快的離開。

拜過堂,新娘被喜娘送入洞房。

王妃,您冇有帶婢女嗎?要不先幫您安排王府的丫鬟伺候著。

不用,我的婢女很快就到。您這一路也辛苦了。掩在嫁衣廣袖裡的手,遞出去一個裝著沉甸甸金豆子的荷包,我不希望有鬨洞房的人來。

是,王妃放心。喜娘拿著金豆子笑容滿麵的離開了。

坐在喜床上的新娘,聽著房門關上後,一把扯了頭上的紅蓋頭。

露出一張脂粉未施的毓秀臉龐,正是葉清晏的丫鬟,春雨!

春雨快速的脫了身上的新娘嫁衣,裡麵是自己的丫鬟服飾。整了整有些褶皺的衣服,又深吸了口氣,出了新房門,守在了門外。

天色黃昏,葉清晏騎馬出京城,至方州平城的城門口停下。

這裡距離京城已經有二百裡地遠。

摘下頭上的笠帽,葉清晏望著滿天的火燒雲,感受著丹田中充沛的內力激盪,紅豔豔的唇角向上揚起,眼神堅定而明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