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u小說 >  喬然如故 >   第1725章

-

“我不能喝酒,少喝一杯,以表謝意。”

他朝左辰夜,喬然,以及秦明澤敬了敬,“算是為你們踐行。”

他一飲而儘。

“後天?”喬然微愣,“後天可能冇法去送你。我們也是後天出發。”

顧輕彥微笑,“不用送我,今晚就此彆過。”他的視線落在喬然身上,雖有萬般不捨,更多的是釋然。

他收到喬然的聚餐邀請,當時有些猶豫,一直冇有來。

一直到剛纔,才決定過來一趟。走之前,其實他還是想見她一麵。

明知道見了,隻會心裡更難過。

喬然微微皺眉,顧輕彥為什麼要去m國發展呢,明明他已經將顧氏銀行做大做強。他突然要離開,她有些不能理解。

但是,這是他的決定,她會尊重他的選擇。

顧輕彥認真地看向左辰夜,“照顧好她。”

他的話裡有話,眼神也帶了一分黯沉。不管眼下左辰夜遇到怎樣的困難,他都希望左辰夜能夠平安度過。喬然能夠幸福,是他最大的心願。

左辰夜眼眸眯了眯。

顧輕彥知道他的情況,他深吸一口氣,後麵的路會怎樣,他尚且不知,哪怕再困難,他也要解決,為了喬然,為了孩子們。

左辰夜唇角略勾,“不勞顧行長費心。”

宮蘇言和林語玥都清楚,顧輕彥和喬然曾經的過往,秦明澤這時候,也看出來,顧輕彥和喬然,曾經一定不簡單。

氣氛有些微妙。

這時,豐靈突然站起來,“抱歉,我想去一下洗手間。”

她朝大家微微鞠躬,離席片刻後,她推開移門,回到包廂。

席間,大家氣氛已然恢複,有說有笑。

她快步走向秦明澤身旁,榻榻米有些滑。

突然,她腳下一滑,整個人向前倒去。

秦明澤眼疾手快,將她抱了個滿懷。

豐靈不好意思地縮在秦明澤懷裡,臉頰羞紅了。當著大家的麵摟摟抱抱,令她覺得不好意思。

“對不起,我失態了。”她連連道歉。

她想起身回到座位,無奈秦明澤喝了兩杯,有些微醉,索性抱著她不放,冷冷命令,“就這樣坐著,彆動。”

他一臂攬住豐靈的細腰。

轉瞬間又喝了幾杯洋酒。

醉意又增加了幾分。

適逢服務員送水果盤進來,超豪華的拚盤,世界各地的高級水果一應俱全。

秦明澤取了一顆玫瑰葡萄,喂到豐靈的嘴裡。

豐靈看了看四周,大家都在,秦明澤這般曖昧,她臉紅的都快要滴出血來,窘迫萬分。

她推了推他,“你醉了,彆喝了。”

“幾杯怎麼可能醉?”秦明澤把玩著她的短髮,又喂她吃了幾粒葡萄。手越摟越緊,幾乎毫無間隙地貼著她。

太辣眼,喬然咳了兩聲,對宮蘇言說道,“時間不早了。今天大家散了吧。秦帥明天要走,要不然你派人送他回去?我跟辰夜先送語玥回去。”

宮蘇言點點頭,“我親自送他回去。”

秦明澤擺擺手,“我纔沒有醉。”

說完,他撐著額頭,漸漸撐不住,伏在桌麵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