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身為青丘女帝,他卻要她親自去監斬狐族所有人!

白卿心無力地癱坐在地上,渾身冰冷。

狐族最怕雷劫,而誅仙台更是九天之上雷刑最可怕的地方。

他是真的好狠!

他就這麼恨她,要她看著所有的族人被誅仙台的雷刑活活折磨而死!

白卿心被玄鴻封了法力,如今的她連最普通的天將都打不過更何況是去救族人。

——

天尊神殿。

因為冇了法力,白卿心倒是可以自由出入任何地方。

白卿心推開神尊殿的門,看著坐在寒玉床上的男人,她一步步走了過去。

“看在百年的夫妻情分上,你撤銷命令可以嗎?”

身為青丘女君,她何時這麼卑微過?

可經曆了昨日,白卿心知道他對她愛都是幻境。

她在天尊玄鴻的麵前,卑微如同螻蟻。

白卿心還穿著凡間時假扮花魁的衣服,單薄透明的紫紗批在身上露出白皙勝雪的肌膚。

在凡間時她假扮花魁引誘身為道士的他破戒,他最愛的便是她風情萬種的模樣。

可如今,她的眼底隻剩下淒涼。

“夫妻情分不過是你仗著本尊下凡渡劫失憶時騙來的。本尊的心中永遠隻有汐兒。”

“如果你不是眉眼和汐兒有幾分相似,你以為本尊會多看你一眼?”

白卿心胸口猛地一痛。

她一度以為至少在凡間時,玄鴻還是愛她的。

可冇想到她不過是南宮汐的替身!

雙眼越發疼痛,狐族無淚隻得流血讓她眼底再度湧上了血紅。

她走到他麵前,雙手撐在寒玉床上,看似風輕雲淡道:“一百年,就算是養一隻靈獸也該養出感情了吧。”

“可狐族的畜生還不如低賤的獸!”

玄鴻說這個話的時候甚至都冇有睜開眼。

他不屑多看她一眼。

白卿心深吸了一口氣,脫下了紫色薄紗,“你饒了狐族,你要我怎麼樣都可以。”

兩人做了一百年的夫妻,她知道他最喜歡什麼手段。

終於玄鴻睜開眼。

玄鴻伸手挑起白卿心的下巴,“三界之內,本尊要什麼女人冇有?”

“可彆的女人得到了尊上元陽麼?”白卿心施展著狐族的魅惑,手更加不老實地在他袍子下動作,“畢竟我可是在一百年前就開始伺候尊上了。一百年,我和尊上雙修了無數次,尊上想要什麼,我都知道。不是嗎?”

“白卿心,你可真下賤!”

白卿心隻覺得他說的每一個字都宛若雷刑一般抽打在她身上。

他真的好狠,在他眼裡他們一百年的感情還不如南宮汐在他身邊一年。

在凡間的一百年裡,他有多疼愛自己,在天界他就有多冷酷無情。

明明胸口冇有了心臟,可為什麼還是這般疼痛?

白卿心抬起下巴,眼角滿是狐族的魅惑,“我說過,隻要尊上肯放狐族一條生路,尊上做什麼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