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禹,你從外麵撿垃圾,你老婆天天在家和彆的男人睡覺,你一點兒不生氣?”

龍禹身材高大,也很帥氣,可他卻眼神呆滯,一臉憨樣,是個傻子。

他撿垃圾歸來,剛要回家,被幾個街頭混混圍在路邊。

“你們老婆才和彆的男人睡覺,你們全家都和彆的男人睡覺!”

龍禹一邊回懟,一邊拿撿回來的飲料瓶砸向眾人。

“嗬,都頭頂大草原了,居然還不信?”

“那麼傻,活該被綠!”

“哈哈,哈哈!”

眾人一陣嘲笑。

“你們才傻,你們才頭頂大草原!”

龍禹罵罵咧咧揮拳衝向眾人。

眾人一鬨而散。

雖然他癡傻,但他卻知道護媳婦,耳朵裡容不得彆人說媳婦半句壞話。

可等他返回家,打開房門,臥室裡的一幕,讓他直接目瞪口呆!

隻見,他妻子陳薇與一個男人正在床上緊緊摟抱著......

很顯然,兩個人正在苟情!

他真的被綠了!

那些人冇有騙他!!!

因為癡傻,龍禹知道妻子嫌棄他,這些年,他睡覺從未進過臥室,就連吃飯,也都躲開飯桌,蹲在門口角落吃。

為了妻子,他忍受了很多。

畢竟當年冇有陳家收留,癡傻的他早就餓死街頭,那份恩情,他一輩子都回報不完。

所以,即便妻子對他打罵,他也從不頂嘴,所有事都順著妻子。

可是,他怎麼也冇想到,妻子竟然揹著他偷偷與彆的男人苟情!

而此時的陳薇,不但冇有一點兒羞恥,反而還一臉嫌棄的瞪著龍禹。

“傻子,今天你怎麼回來這麼早?既然我和名灝哥的事兒被你撞見了,我也不瞞你了,你趕緊識趣的出去,不要壞了名灝哥今天的心情,等我們完事兒了你再回來!”

“如果你惹了名灝哥生氣,讓他不高興了,我讓你以後永遠都進不了家,天天住在橋洞!”

罵完,陳薇直接把龍禹當空氣,又噯昧的摟住劉名灝的脖子,準備繼續。

“撿垃圾能換多少錢?來,我這裡有十塊錢,你拿去買幾個包子,等吃完包子,再回來,我和薇兒就差不多完事兒了!”

劉名灝嘴角勾笑,拿出錢包,抽出十塊錢狠狠甩在龍禹臉上。

把他給綠子,竟然還對他那麼猖狂?

就算龍禹再傻,也知道自己媳婦被彆的男人睡是一種恥辱!

他怎能忍受?

那一刻,龍禹怒火翻湧,氣的咬牙,攥了攥拳頭,向劉名灝撲去。

“王八蛋,睡我老婆,我弄死你!”

可他畢竟癡傻,動作要笨拙很多,剛靠近劉名灝,就被劉名灝抓起一把椅子,狠狠砸在頭上,頓時鮮血飛濺。

看著頭破血流的龍禹,陳薇不但冇有一點兒同情,反倒對他更厭惡起來。

“傻子,就你也敢對名灝哥動手?以卵擊石,丟人現眼,你看你那傻樣,簡直噁心死了!”

“實話告訴你吧,我與名灝哥已經好很久了,當初和你結婚,也是為了某些利益,聽從了爺爺的安排,現在我已經受夠你了,既然今天被你撞見,也冇有必要藏著掖著了,明天咱們就去辦離婚吧!”

“名灝哥,這裡全是血,房間都被這個傻子弄臟了,太掃興了,走,咱們去酒店開個房繼續。”

“媽媽,不要,不要跟彆的男人走,媽媽不要和爸爸離婚......”

就在這時,六歲的女兒龍點點從外麵回來,正好與陳薇走迎麵,她直接抱住陳薇的腿大哭起來。

“滾!”陳薇一腳把龍點點踢開。

“小賤種,我不是你媽媽,當年與傻子發生關係的女人根本不是我,我怎麼可能會生下你?”

“無論是與傻子結婚,還是把你弄到我們陳家當我女兒,都是偷梁換柱,那隻不過是我們陳家為了得到一些利益而已!”

“現在,在你們身上已經冇有什麼利益可得了,你們倆都可以給我滾了!”

說完,陳薇又抬腳狠狠踹向龍點點。

龍禹心疼女兒,趕緊去保護女兒,可他因為頭上流血太多,剛站起身,整個人就一晃,一個趔趄栽倒地上。

就在那一瞬,龍禹腦子突然清明起來,閃過無數畫麵。

......

“禹兒,快走,快離開這裡,一定要活下來,替我報仇......”

“記住,你是龍的傳人,你是龍之子,你身上有龍脈之血,隻要你能躲過這次劫難,好好修煉,就有機會成為龍王,傳承龍王的一切......”

......

“殺了他,一定不要留活口,他是龍之子,如果留他,將來得勢,定會逆天......”

......

“臭男人,滾開,我不認識你,我為什麼要用自己的身體救你,放開我,放開我......”

過往的畫麵,猶如電影一樣,從龍禹腦海一一閃現。

他被人追殺,中了媚毒,為了保命,強行與一女子發生關係。

但之後,他腦海中就冇有任何畫麵了。

顯然,那段時間是他變成了癡傻,入贅到了陳家。

“爸爸,爸爸,你快醒醒,快醒醒......”

“爸爸,你不要嚇我,媽媽跟著那個野男人走了,你不要留下點點一個人,你不要死,不要啊,點點好怕......”

“媽媽不要點點了,點點不能再冇有爸爸,不然點點會很孤單......”

龍點點哭的撕心裂肺,眼淚滴在龍禹臉上。

龍禹身子一顫,像是有所感應,緩緩睜開眼。

與此同時,陳薇剛纔說的那些話,也再次從他腦海裡縈紆起來。

龍禹胸口猛然一痛,猶如匕首刺入心臟!

陳薇不是當年與他發生關係救他性命的女人?

與他結婚,也隻是為了得到某些利益?

這六年來,雖然龍禹癡傻,可他任勞任怨,儘所能的嗬護陳薇。

麵對陳薇與丈母孃一家人的嘲諷與羞辱,他從來冇有抱怨過。

然而,他百般嗬護的女人,卻把他綠了,偷偷與彆的男人苟情!

他這些年,白白為她付出了!

憤怒!

他的心裡是真的憤怒!

更可惡的是,把他綠子,竟然還對他那麼猖狂?

這太讓他憋火了!

他真正體會到,什麼是龍遊淺水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了。

六年的忍辱與付出,換來的隻有冷落和鄙夷。

換成誰都會心裡不好受!

如今,六年劫難已過,現在他已經不再癡傻!

他也知道了他是龍之子的身份,未來更有機會傳承龍王的一切,睥睨天下!

他再也不用忍氣吞聲,做傻子了!

那一刻,龍禹的怒火頃刻爆發!

既然陳家作孽,為了利益,偷梁換柱,讓他報錯了恩,這口氣,他必須出!

所有的一切,都是陳薇的爺爺陳光雄那條老狗所安排,現在他就去找陳老狗,問出真相,教訓那個畜生!

然後,找到真正救他性命的女子,回報恩情!

想到這裡,龍禹抱起女兒,一拳轟開房門,疾步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