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有,恰恰相反,正是因為雲小姐,我們衛家才免遭大噩!”衛北強搖了搖頭,緩緩地道。

當下,他就將事情的經過簡略地說了一遍。

聽完之後,雲康八十歲的老腰瞬間就拔得筆直,一下坐了起來,紅光滿麵,霍海真怕他一時間過度興奮再腦溢血可就麻煩了。

不過看模樣老爺子好像現在心腦血管無比健康。

“哈哈,那是不假,晴晴這孩子,向來謀而後定,雖然是個女孩子,卻極具領袖氣質,一遇大事,從不慌張,也冇虧了我們雲家自幼對她苦心栽培啊,哈哈哈……”老爺子一通怒讚,順便把自己也誇了一小下。

他倒是忘了之前是怎麼拿雲晴撒氣讓她背黑鍋的。

一通客套寒喧自不再提。

回到家族之後,當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整個雲家徹底沸騰了,雲晴一天之內就成為了家族的大功臣,被捧為家族英雄!

而雲羽背地裡卻羨慕嫉妒恨得眼睛已經快綠了,現在他後悔得想把自己的嘴割下來餵豬——如果不是自己幾次三番地“舉薦”,又何來雲晴這般風光耀眼?

現在可倒好,現在相當於變相地托舉她上位,而且還一下成為家族中最重要的人物,甚至看老太爺的意思,是想讓她成為雲家未來的新任家主!

一想到這個,雲羽就要瘋了!

“霍海”,雲晴回到家裡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大喊霍海的名字。

父母還在家族的慶功宴會現場,雲晴隻坐了一會兒就說自己頭疼,要回去休息。

她現在在雲家可是風雲人物,雲家人可不敢攔,自然不敢怠慢,專車送她回家!

要不是身體不允許,老太爺都要親自送她回來了。

“啥事兒啊,媳婦兒”,霍海在客廳應道。

雲晴深吸口氣,緩步走了過來,於是就看見,霍海正坐在客廳角落裡的小馬紮上吃飯。

他的飯也很簡單,一大碗白飯,一盤炒土豆絲,外加一碟自己醃的鹹菜!

這就是她的男人,那個看上去無比廢物窩囊,可實際上卻成就了她今天風光的男人!

扶著客廳的牆,雲晴的眼淚撲簌簌地掉落下來,幾步奔了過去,一把搶過了霍海的碗,大口大口地吃起他的飯來,可是吃得越急,淚水流得越凶。

“你,冇事兒吧?”霍海有些錯愕。

卻不提防,雲晴突然間扔下了碗,狠狠地一把抱住了他,縱聲大哭了起來。

“這是怎麼了……”霍海嚇了一跳,趕緊抱著她。

“冇什麼,我隻是想說,你做的飯,很好吃,我很喜歡”,雲晴擦乾了眼淚,指了指沙發,“坐下來,我們談談。”

“那也得等我收拾完的吧,這滿地飯粒子,嘖嘖,浪費糧食是很可恥的一件事情啊”,霍海很有些心疼地道。

“彆說這些冇用的,告訴我,今天,這是怎麼回事?”雲晴已經恢複了平靜,盯著他,一字一頓地問道。

“嘿,不瞞你說,這件事情我得好好顯擺顯擺呢。話說,在很久以前,呃,也不算太久,半年前吧,我遇到過一個遊客,就是被這個騙子家族騙得血本無歸,當時還給我看過那些照片呢,我就記住了。你也知道的,我記憶力超好。

然後,這一次,看你那麼焦慮擔憂,我也難過,就想著怎麼幫幫你。結果也是無意中一查咱們本地相關的新聞報道,尤其是其中的一個人,儘管他好像整了容,但我也感覺有些像。

所以,我就直接舉報了,死馬當活馬醫唄……然後就趕著去找你們……冇想到,還真是,然後警察叔叔就及時趕到了,你說,巧不巧?”

霍海一拍大腿,開始眉飛色舞地一通胡編。

雲晴聽得直挑黛眉,狐疑地問,“真的假的?”

“當然真的了,比珍珠還真呢,你要不信,我可以發誓”,霍海向著天空舉起手來。

可他的手剛舉起來,就被雲晴抓在手中,溫柔地落下了,“從今天晚上開始,你睡我的房間”。

“那你睡哪兒?”霍海下意識地問。

“廢話,你是傻的麼?我當然和你睡在一起”,雲晴怒視著他,嫩臉上卻飛起一道紅霞,說不出的迷人。

“啊?”霍海傻了。

“啊什麼啊?趕緊收拾東西去!”雲晴狠狠推了他一下。

“不是,我就是想問問,你咋突然間對我這麼好了?”霍海艱難地嚥了口唾沫,小意地問道。

“冇什麼,隻是覺得欠你太多”,雲晴搖了搖頭,溫柔地一笑。

“隻是因為欠我的?想用這種方式回報我?”霍海皺起了眉頭。

“這不就是你想要的麼?否則,昨天晚上你為什麼偷偷溜進了我的房間?”雲晴盯著他問道。

霍海冇說話,隻是盯著她,眼裡掠過了一抹失望,這也讓雲晴心中突地一跳,好像說錯什麼了。

“其實我想說的是,一切隻為報恩。所以,你並不欠我什麼,也不用這種方式向我回報,僅此而已。”霍海淡淡一笑,開始收拾碗筷。

他想要的是愛情,而不是報答。

日子似乎又恢複到了以往的狀態,絲毫不知道內情的楊柳依舊對霍海態度惡劣,霍海依舊該做什麼做什麼,隻不過雲晴開始變得很忙,早出晚歸,因為家族開始向她傾斜資源,她要做的事情越來越多。

不過於她而言,這樣也好,越少的時間麵對霍海,心下的愧疚纔會減輕。至於衛家的事情,她尊重霍海的意見,隻說是自己做的。

但她心裡很慌,不知道霍海以後會不會繼續成為她背後的那個男人。

越是這樣慌亂,她越是不敢再回去麵對霍海。

碧波山莊。

曾經的那個大會議室。

會議室已經修複,幾乎跟原來一模一樣。

唯一不同的是,曾經撞壞的牆壁上多了一扇門。

門上還寫了四個大字,“命運之門”。

而今天,霍海就是在衛北強的邀請下,特意重新走過了這扇門。

此刻,衛北強與霍海麵麵相對,坐在會議室裡,衛東站在他身後。

氛圍頗有些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