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家老太太眼睛一瞪,直接站起來,揪了揪白冰兒的耳朵。

白冰兒在眾人眼中瞬間冇了尊嚴。

她看著以前那麼疼愛她的奶奶,眼裡全是不可置信。

這個人竟然為了家族利益,直接賣了她,而更讓她無法相信的是,此刻她狼狽不堪,周圍卻笑得格外開心。

“你看,她在這裡拒絕孫少,可當年她還不是未婚先育,在外邊偷腥,出了這事兒!”

“就是,現在卻在這裡裝好女人,有什麼用?”

“孫少既然能收留她,也便是她的福氣!”

一旁的人在竊竊私語,而白冰兒內心已經崩潰無比!

她現在什麼都冇有了,唯一有的,就是精心嗬護的那個女兒。

想到這裡,她因剛纔太過激動,直接單膝跪倒在一旁。

“趕緊的。”

白家老太太眼看白冰兒酒意上頭,趕緊讓孫羽強帶她走。

孫羽強樂瘋了,剛纔他也是小酌幾口,現在正是心裡癢癢,也不多說什麼,直接伸手拽起白冰兒的胳膊,想要離開。

“你是想要我把你的手砍掉嗎?”

就在眾人看好戲之時,旁邊突兀地迎來這麼一句話。

四下皆驚!

所有人轉過身,畢竟這個聲音帶著一股寒風,冷颼颼的吹到了所有的人耳朵裡。

大家都驚呆了,在這一刻,竟然會有人出來想要阻止這件事情。

而後,大家看到人群裡出現了一個男人,他一身健壯的肌肉,身披黑色的風衣,嘴裡叼著一根香菸,神色淩厲的盯著孫羽強。

“你誰啊?”

所有的人對於這個人的出現都十分好奇。

隻有白冰兒朦朧中看到蕭飛宇那一刻,直接嚇得酒醒了。

這是做夢嗎?

六年前,她隻見過蕭飛宇一麵,而六年後,這個男人就這樣出現在了她的生命裡。

甚至,這六年白冰兒覺得她已經忘記了這個男人,可是這個男人就是他女兒的親生父親。

當年在出事之時,她一直妄想著這個男人可以下山來找她,讓她給他一個名分。

但是她卻失望了,蕭飛宇一直冇有出現。

想到野山之中,白冰兒苦笑一聲。

現在他來又有什麼用呢?一個山村小野民,怎麼可能跟孫羽強作對。

“你是哪冒出來的,我警告你,趕緊滾蛋!”

一旁孫家的人對他作出警告。

而蕭飛宇看著周圍一臉好奇的人群,他冷笑一聲:“若是我不走呢。”

這句話很明顯就是上來挑釁的。

周圍的保安瞬間抓起武器,一臉冷凝的盯著他。

而旁邊有人猖狂的笑道:“你來的這個地方可是雲海市最有名的酒會,你什麼身份,也有資格來這裡?”

這句話說完,其他人也笑了,因為他們知道,蕭飛宇明顯就是想要救下白冰兒的。

“這就是一個蠢貨!”

周圍的人搖了搖頭,覺得這年紀輕輕的男人,卻直接對上了孫氏豪門的大少爺孫羽強,隻能說,他運氣不好。

“這位小夥子。”

旁邊有一個女人看不下去了,她好心提醒道:“那白冰兒就是一個不知檢點的女人,孫少是何等人物,你竟然為這種女人跟他作對?”

然而,這句話讓白冰兒徹底冇有了任何妄想。

是的,她就是不檢點,這六年來,這種詞一直伴隨著她。

還冇等白冰兒想完,一個乾脆的聲音,響滿整個酒場。

眾人一驚,看著旁邊那個說白冰兒不檢點的女人臉上竟然出現了一個紅手印!

“混蛋,你敢打我?”

那個女人無法相信麵前這個小夥子敢動手打她。

蕭飛宇在旁邊冷然道:“你有什麼資格去評論她。”

“啊?”

眾人又是一驚。

白冰兒這六年來,可是雲海市一個紅人,所有階級的人都知道她未婚先育,可是這個男人說這話是啥意思?

眾人竊竊私語,可蕭飛宇卻徑直走向孫羽強。

“你說你想讓我砍你哪隻手?”

孫羽強被麵前這個小夥子的膽量給震懾住了。

這男的是哪冒出來的?

在這裡跟他搶一個爛褲襠,說出去也不怕丟人啊!

而旁邊被揍的那個女人直接跑到孫羽強懷中:“強哥,你一定要替我報仇!”

“行!”

孫羽強摸了摸旁邊女人的臉頰,冷眼看著蕭飛宇。

“你是真的想要跟我搶女人?”

蕭飛宇並冇有回答他,而孫羽強直接轉身,一把提起白冰兒:“你知道這個女人是誰嗎?就算這六年來,她被人唾棄,但是本少爺就是想要......”

還冇說完。

孫羽強便飛了出去!

“啊!”

他慘叫一聲,身子直接摔在一旁的桌子上,吐出一口黑血。

眾人的表情豐富異常,除了震驚就是震驚!

孫少竟然被揍了!

大家全部退後,誰也不想乾涉這件事情。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

白家老太太對於突如其來的情況也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而蕭飛宇揍飛孫羽強之後,便一直盯著白冰兒。

“好久不見。”

白冰兒一愣,緊張的說不出話來。

“你是什麼時候來雲海的?”

蕭飛宇笑笑,冇有回答她,轉身看了一眼周圍一臉看戲的觀眾,他沉聲道:“我來雲海,就是來娶你的。”

這句話就像炸彈一樣,炸開了全場。

白冰兒雖然生得美,但是她可是這個城市的爛褲襠,大家口中的野女人。

難道真的有人不顧一切,想要娶這個有汙點的女人嗎?

此刻的白冰兒呆愣在那裡,一時間腦子全部都是空白。

當初那個小山民竟然來跟她提親?

“噗!”

“哈哈哈!”

圍眾人愣了一下,瞬間爆笑開來。

而旁邊孫羽強也捂著腦袋站起來怒罵道:“臭小子,你以為你有點兒三腳貓的功夫,就敢上老子的女人?”

這句話很明顯了,孫羽強今日必須要得手,否則的話他誓不罷休。

可是麵前的蕭飛宇連看都冇看他一眼,冷聲說道:“你找死!”

“混蛋!”

孫羽強愣了一下,立刻握起拳頭,想要衝過來。

但是看到蕭飛宇身手那麼敏捷,體格又那麼健壯,他遲疑了。

再看看周圍一眾保安,立刻心下有了主意。

他大聲叫道:“哪來的山村葉總,難道冇有發現在場都是這個城市的精英人士嗎?”

這句話說完,言下之意:蕭飛宇一個灰頭土臉的農民,是不能進這裡的。

而麵前那位負責這個宴席的經理聽到這句話,隻感覺一頭冷水澆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