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隨你便。

強扭的瓜不甜。

蕭玉容想退婚,李旭成全她。

看李旭答應的這麼痛快,蕭玉容更加覺得不真實。

她緊緊打量著李旭,想看看他在玩什麼花招。

忽然,她接觸到李旭的眼神,瞬間恍惚起來。

一個月前,天將軍救她後,就是用這種眼神看她的。

難道

忽然,蕭玉容清醒了過來。

李旭不過是一個紈絝,而天將軍武藝超群,忠君愛國,是何等英雄。

兩人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李旭的眼神跟天將軍如此相像,簡直是對天將軍的褻瀆。

你還有什麼話要說嗎?

李旭現在隻想好好的吃喝,不想跟蕭玉容過多糾纏。

說著,他又給自己倒了一杯酒。

蕭玉容看李旭還是自顧自吃喝,一點都不收斂。

當即怒道:

李旭,不說天將軍,就是你的父親驃騎將軍昔日何等英雄!

而你不思進取,反而在此大吃大喝,枉為將門之後!

你要真是個男兒,就應該像天將軍那樣去殺突厥人。

這纔不負叔父的在天之靈!

如今大梁城上下,誰不稱頌天將軍。

甚至有的人已經受天將軍鼓舞,投身行伍。

蕭玉容雖然很厭惡李旭,但蕭、李兩家是世交,她還是希望李旭能上進一些。

說完,蕭玉容轉身就走了。

李旭苦笑著又喝了一杯酒。

難道上了戰場的男兒纔是好男兒嗎?

前世我殺的人已經夠多了,現在我隻想做一條鹹魚。

冇人知道,李旭其實是一位穿越者

他的前世身份是一名國之利器,一把飛刀耍的比子彈還要準,還要快,人稱刀神。

他保護過總統,刺殺過政要、富豪,也曾在非洲和中東浴血。

後來,在一次執行任務的過程中發生了意外。

等他醒來的時候,他已經身在這裡了。

再世為人,他想換一種輕鬆的活法。

李旭是驃騎將軍府的獨子。

十八年前,匈奴入侵雁門關,他的父親李江南在那一戰中救瞭如今的大將軍蕭長風。

不過那一戰後,李江南下落不明。

朝廷認定李江南戰死,追封他為驃騎將軍,夫人趙思楠被封為一品誥命夫人。

大將軍蕭長風感恩李江南,也對李旭視若己出。

有蕭長風撐腰,李旭在大梁城內冇少禍禍,儼然大梁城內一害。

李旭穿越過來後,雖然不再禍禍,但還是很享受紈絝的生活。

然而他還冇享受多久,匈奴就再次入侵,還一路打到了大梁城下。

眼看城門被突厥攻破了,他不得不親自上陣......

思緒消散。

李旭看了一眼蕭玉容的背影,苦笑了一聲。

不知道蕭玉容知道自己就是她心心念唸的天將軍,會是個什麼樣子?

希望不要用劍砍我。

蕭玉容樣貌極美,又是大魏境內出了名的奇女子。

要是能娶她為妻,確實是個不錯的選擇。

不過她現在卻喜歡上了李旭另一個身份,他也是哭笑不得。

世人隻知英雄好,何曾感知英雄苦?

兩世為雄,他流的血與汗夠多了。

他累了。

天將軍的事已經過去了一個月,但還有很多人在惦記他。

李旭一路回家,就聽到了不少人在談論天將軍。

什麼亂七八糟的都有。

像什麼身高五米,手臂有梁柱子那麼粗,眼若銅鈴......

李旭差點冇笑噴,這哪裡說的是他,分明是在說寺廟裡的佛門金剛。

他剛進家門,正好遇到他母親趙思楠的貼身丫鬟小桃。

小桃告訴他趙思楠在等他。

李旭找到趙思楠。

娘,您找我?

趙思楠聞到李旭身上的酒味,微微皺了皺眉。

旭兒,你喝酒了?

喝了一點。

旭兒,你大病初癒,還是不要喝酒的好。

好,一個月內我不喝酒。

在前世,李旭隻有執行不完的任務,現在他很享受趙思楠的關心,

聽到李旭這麼說,趙思楠也是欣慰的點了點頭。

如此便好,旭兒,你已經十八歲了,不知道你對以後可有打算?

李旭撓了撓後腦勺。

娘,這個不用急吧。

身為驃騎將軍府的少將軍,自有朝廷奉養。

他可以理所當然得當一條鹹魚。

趙思楠笑著搖了搖頭。

旭兒,你不急,但玉容等不及了。

如今玉容也到了嫁人的年紀。

她是我看著長大的,我知道她的心思。

她想找一個能頂天立地的人做夫君。

而她受你蕭伯父影響頗深,認為有勇有謀的軍人纔是頂天立地之人。

你要是不在這方麵下功夫,依著她的性格,隻怕她永遠不會跟你完婚。

其實她也知道李旭配不上蕭玉容,一個大梁城內有名的紈絝,一個赫赫有名的美女將軍。

要不是蕭、李兩家有交情在,兩人隻怕連交集都不會有。

但李旭再差,她也希望他能娶一個好媳婦。

那個好媳婦,就是蕭玉容。

李旭暗暗好笑。

何止不會完婚,現在人家已經明言要退婚了。

忽然,他有些回過味來。

娘,您不會想讓我去投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