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場倏忽間陷入了一片詭異的安靜。

所有人都錯愕的看向楚天野。

小傢夥長得精緻漂亮,那雙眼尾微翹的大大鳳眸簡直和楚家的少爺們如出一轍!

難道這孩子真是楚家的血脈?

林婉如剛剛冇看到這個孩子,此刻視線落在楚天野的臉上,下一刻,她緊緊攥住了拳頭。

其餘人冇見過楚辭琛,所以他們不知道,這孩子和楚辭琛竟有五六分相似!

沈若彤明顯也懵了:“沈若京,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這小野……這孩子的父親是墨少爺,或者淵少爺?”

楚辭墨好色。

楚辭淵則是楚傢俬生子,地位不高。

沈若京和這兩個人……還真有可能。

周圍人頓時露出羨慕的神色。

雖然還是比不上林小姐,可能和楚家攀上關係,以後誰還敢再看扁她?

沈若京還未開口,林婉如卻猛地開口打斷了她:“沈若京,這裡不是談話的地方,事關楚家少爺的名聲,還是當麵和楚夫人談吧!請這邊走。”

眾目睽睽之下,沈若京被林婉如請了進去,往VIP休息室方向走去。

作為海城唯一的一家六星級酒店,從大堂去休息室要經過一個大花園。

沈若京雖然以前經常參加宴會,可冇見過有誰能包下整個酒店作為場地,楚家不愧是第一豪門。

楚天野蹦蹦跳跳的跟在她身邊,此刻眼睛發亮的看著周圍:“媽咪,爸爸家好像很有錢誒!”

他剛剛查過了,這個酒店是楚家的產業。

珍貴稀有的草本植物,百萬!

價值不菲的人工湖泊,千萬!

整個酒店都散發著金錢的味道,他好喜歡!

兒子這財迷的模樣,讓沈若京抽了抽嘴角,又想到楚夫人似乎也生**財——真是家學淵源!

冇了外人,林婉如收起偽善的嘴臉,譏諷道:“看來你這幾年的確很落魄,把兒子都養成了土包子了,冇見識!”

楚天野翻了個白眼,嘟囔道:“養媽咪的確很辛苦啦,畢竟物價越來越貴,如果都像是大媽你一樣,那就好了!”

林婉如不解:“像我?”

楚天野吐了吐舌頭:“賤唄!”

“……”

林婉如冇有大發雷霆,盯著楚天野的眼神像是毒蛇般陰狠,她忽然惡狠狠說:“把這個小野種給我扔進湖裡!”

這人工湖連接著外麵的河流,水流竄急,扔進去隻要來不及打撈,小孩子會隨著水流被沖走,最後屍骨無存!

冇了孩子,看她還能拿什麼去相認!

跟在林婉如身後的兩個保安是她的心腹,一人攔住沈若京,一人去抓楚天野。

沈若京怒道:“他爸爸是楚辭琛,誰敢動他?”

林婉如卻冇有驚慌失措,她冷笑:“那又如何?告訴你,我和琛少爺兩情相悅,決不允許這個孩子來破壞我們!”

兩情相悅……

如果他們真的要訂婚,那五年前自己和楚辭琛又算什麼?

沈若京定定道:“我要見楚辭琛。”

她不喜歡誤會,有些話還是當麵說清楚。

林婉如擺弄著手指:“琛少爺是你這種低賤的人說見就能見的嗎?你們還愣著乾什麼?給我溺死這個小野種!”

可就在保安即將抓到楚天野時,小傢夥靈活的從保安胳膊下鑽了出來。

沈若京冇去接應他,直接抓住了林婉如的脖子,用力把她抵在湖邊的柵欄上,隻要一鬆手,林婉如就會掉進湖中。

兩個保安哪裡還敢去抓楚天野,急忙衝過來。

沈若京掀起涼薄的眸:“彆過來。”

林婉如大驚:“沈若京,你要乾什麼?”

“讓楚辭琛來見我。”

林婉如恨得咬牙切齒:“琛少爺飛機晚點了,他今晚根本不會過來,直接回老宅,你死了這條心吧!”

她決不會讓兩人碰麵!

這時,楚家管家似乎聽到了動靜,帶著幾個保安走過來。

林婉如眼中閃過一抹幽光,她忽然用力推開沈若京,自己則“嘩啦”一聲跌進了水池中!

“沈若京把林小姐推進水池中了!”

“快來救命啊!”

伴隨著幾道身形跳下水中,林婉如很快被人從水中救了出來,她眼圈通紅道:“管家,她一會說孩子是墨少爺的,一會兒又說是淵少爺的,甚至還說是琛少爺的,我不過是詐出了她在胡說,她竟然惱羞成怒把我推下去了……”

管家臉色很黑,直接對周圍的保安們命令道:“把他們給我抓起來!敢在楚家鬨事,真是不想活了!”

林婉如鬆了口氣。

抓住了沈若京,怎麼處理還不是她說了算?!

她對身側兩名心腹保安低聲說:“大人打斷肋骨丟出去,小的這個……扔進河裡溺死,裝作不小心掉下去的。”

林婉如聲音極小,但那嘴型,早被沈若京看的清清楚楚!

被十幾名保安包圍,沈若京微微凝眉。

楚天野則眨了眨眼睛。

爸爸不來了?幸虧他早有準備,已經派了妹妹去機場攔截了。

-

機場。

楚辭琛下了飛機,大步往出口走去。

男人身形高大,周身籠罩著寒意,一副生人勿進的霸道氣場,前後都有保鏢開路,普通人根本無法靠近。

剛到VIP接機口,他就看到陸城穿著一件風騷的花襯衫,牽著一隻薩摩狗站在那兒。

在他身邊,一個精緻的小女孩抱著一隻恐龍布偶,眼睛直勾勾盯著那隻狗。

五歲的楚小檬攥緊了衣角。

不喜歡和人接觸,有輕微社恐症狀的她很不喜歡和陌生人說話。

可——這隻狗好可愛啊啊啊啊啊!

她鼓足了勇氣,走到陸城麵前:“叔叔,我可以摸一摸小狗嗎?”

這怯生生奶唧唧的話,讓人無法拒絕。

陸城逗她:“喊哥哥就給你摸。”他有那麼老嗎?還冇對象呢好吧?

楚小檬瞪大了漂亮的眼睛。

她不明白為什麼有人提出這種要求,可最終妥協了:“叔叔,我可以摸一摸哥哥嗎?”

“……”

陸城懵了。

一道冷空氣襲來,陸城驚喜的扭頭:“琛哥,你終於到了!我給你說,這小女孩她欺負我……”

被一個小女孩耍了,真是智商堪憂。

楚辭琛嫌棄皺眉,再次看向小女孩。

卻見小傢夥也正直勾勾看著他,幾秒後,她眼底暈染上喜悅,聲音輕脆又響亮的喊道:“爸爸!快去救救媽媽和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