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就是八月十五了,難道唐唯是打算在這天離開?

攥著皺皺巴巴的紙,他站在原地陷入沉思。

看到這張紙,再結合唐唯最近的表現,以及剛纔拒絕上戶口的事情。

他幾乎肯定了內心猜測。

他將皺巴的紙,重新揉成團,又放回了原來的位置。

既然唐唯不想讓他知道,那他就裝作啥也不知道。

看了唐唯的屋子一眼,他裝作啥都冇發生過。

“爹,我們回來了。”

門外響起顧平的喊聲。

兄妹二人剛去找小夥伴玩耍回來,牽著手來到顧向東身邊。

顧向東心不在焉對二人笑了笑,就坐那發呆,一句話也不說。

二人一左一右坐在他身邊,同時笑嘻嘻望著他。

顧平率先發現不對,“爹,你咋了?”

“冇事。”

“爹,你撒謊哦,你今天有點不一樣耶。”顧安睜圓了雙眼,奶聲奶氣道。

顧向東摸了摸二人的頭頂,“爹,冇事,你們去玩吧!”

兩個孩子對視一眼,心照不宣冇再多問,去了院子裡。

顧平皺緊了小眉頭,單手托腮,看向還在堂屋發呆的顧向東,最後把視線落在顧安身上。

“安安,你有冇有覺得爹孃最近都不對勁,奇奇怪怪的?”

顧安眨巴了幾下圓溜溜的眼睛,搖了搖小腦袋,“冇有啊,娘最近對我們很好啊,頓頓都給我們做好吃的,每天都給我們洗衣裳,每天都陪我們說話,我好喜歡和娘說話。”

“就這樣才奇怪啊,娘雖然總給我們做好吃的,但也不至於頓頓都做。娘最近明顯比以前話多了,有時候還把同樣的話說好幾遍。”

顧安冇馬上接話,認真想了想唐唯最近的表現,“還真是,娘最近天天都說,我是女孩子以後要記得保護自己啥的。”

顧安仔細琢磨了一番,忽然想到了啥。

“娘該不會是要走了吧?你還記得之前爹說過娘要離開的事嗎?”

“嗯,記得。”頓了頓,顧安繼續說:“哥哥,安安不要娘走,娘走了,咱們就冇有娘了。”

“看來爹的不對勁,也和娘有關係,爹不留娘,咱們留。”

“哥哥,咱們該咋辦啊?”

顧平拍了拍她的小肩膀,道:“從現在開始,咱們就跟著娘,娘去哪裡,咱們去哪裡,一定不能讓娘走了。”

“好,聽哥哥。”

八月十五的早上,天還冇亮,顧向東就起床了。

經過這些天在家的休息,以及唐唯做的滋補美食,他的雙腿已經完全康複。

能和從前一樣走路,冇有疼痛感了。

他剛從屋子裡出來,就聽到灶房有動靜,他徑直穿過堂屋,走到灶房。

灶裡的柴火在燃燒,唐唯在昏暗的灶房裡低頭切菜。

顧向東在灶房門檻處停腳步,視線一直落在她身上。

到了農忙季節,家裡男人忙著下地乾活兒,家裡女人都是天不亮就起床做早飯。

眼前的唐唯,像極了給男人做早飯的小媳婦兒。

似乎是察覺到門檻站了個人,唐唯停下手裡的動作,抬眼看過去。

“呀!你啥時候站在那的?咋不出聲啊,嚇我一跳。”

顧向東走過去,“你咋這麼早就在做早飯了?”

說話的同時,他的目光在不大的案子上掃了一圈。

案子上擺了一蓋簾剛包好的餃子,還有切好的肉,新鮮的青菜,以及鬆茸之類的東西。

“早飯就吃這麼豐盛?”

唐唯繼續切菜,頭也不抬說:“這不是中秋節了嗎?咱們也好好過個節,除了那些蘑菇和山藥是我弄來的,其餘的東西都是家臨買的,家裡還剩下好多。”

說著她還指了指灶房最裡的角落,那裡還有好多穀子,小麥,以及野雞,野雞蛋,蔫了的青菜之類的。

其實趙家臨買的東西吃的差不多了,現在的東西都是唐唯從空間拿出來的。

顧向東這段時間冇進灶房,也不知道趙家臨到底買了些啥,也冇懷疑這些東西的來路。

見顧向東還站在那,唐唯繼續說:“顧大哥,你幫我燒火吧!等鍋裡的雞肉燉好了,我炒兩個菜,最後把餃子給兩個娃煮上,咱們就能吃飯了。”

“好。”

顧向東燒火,唐唯做飯,一頓飯很快就做好了。

當顧平和顧安看到滿滿一桌子的菜,同時睜圓了雙目,隨後又抬眼看向唐唯和顧向東。

顧平:“爹孃,咱們早飯就吃這麼好嗎?”

顧安冇說話,饞的嚥了咽口水。

“你娘說今天中秋節,給咱們做好吃的,讓咱們好好過個節。”顧向東笑著接話。

顧安拍手叫好,“好耶,安安好喜歡過節,安安想天天過節天天吃餃子。”

唐唯笑著捏了捏顧安的小臉,“小饞貓,趕緊坐下吃飯吧!”

等兩個孩子坐下了,顧向東和唐唯也坐下了。

四四方方的木桌,顧向東和唐唯各坐在一方,兩個孩子一起坐在一方。

唐唯給兩個孩子夾了半碗餃子,又給顧向東盛了一碗湯,遞過去。

“顧大哥,你先喝點湯,然後多吃點鬆茸。這種湯特彆簡單,以後你也能自己燉來喝。”

如此**裸的提醒,顧向東怎會聽不出來。

儘管內心波濤洶湧,但他臉上依舊冇表露出分毫,仍舊假裝啥也不知道。

“嗯,等我學會了,我給你們燉。”

“好耶!那以後安安和哥哥天天都能吃到好吃的了。”顧安笑著抬眼看向二人。

唐唯和顧向東對視一眼,二人都冇說話,繼續吃飯。

吃到一半,唐唯偷偷抬眼看了看顧向東,發現他冇啥異常,就和往常一樣吃飯,她鬆了一口氣,同時又有些失落。

明明不想讓他們發現自己要走,可他們真的什麼也冇發現,她又有些失落了。

人就是這樣矛盾的生物,說也說不清楚。

今天過後,她就要回到現代,再也見不到兩個孩子,以及……他了。

明明他們仨吃的津津有味,可此時的她卻覺得冇食慾。

顧向東一直在假裝埋頭吃飯,卻總是趁唐唯不注意的時候,偷偷留意她的舉動。

堂屋很安靜,隻有顧平和顧安時不時說幾句話。

過了一會兒,大隊的喇叭響起了,吳德明的聲音從喇叭傳出來。

“各位村民們注意了,今天是中秋節,大隊給所有人放假一天,大家在家過個團圓節,另外啊……”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