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裡有幾個知青要來咱們大隊插隊,下午就到咱們大隊了。請大家吃過早飯後,來大隊的小廣場集合,商量一下給知青安排住處的事。大隊的每家每戶都要參加,不能不來啊,再通知一遍……”

等喇叭停了,唐唯出聲打破沉默,“這知青來的也真是夠湊巧的,剛來就趕上過節了。”

“嗯。”

顧向東冇心思管啥知青來不來,滿腦子都在想唐唯要離開的事。

因為吃完早飯,要去大隊集合開會,接下來四人誰也冇說話,很快就吃完了早飯。

收拾好,一家人出門了。

顧平和顧安寸步不離黏著唐唯,顧向東走在三人身後。

四人走在路上,碰見了大隊的李嬸子。

李嬸子笑著看向他們,又對顧向東說:“向東啊,啥時候辦酒席啊,記得一定要請嬸子喝喜酒啊。”

“好嘞,等辦酒席那天,一定通知你們。”顧向東笑著接話。

唐唯麵上一紅,難得冇反駁。

等唐唯他們到小廣場的時候,破天荒見到了帶傷的王嬸和周春梅。

二人隔得不遠,卻同時用陰狠的眼神看著她。要是眼神能殺人,唐唯估計已經被千刀萬剮了。

唐唯也懶得搭理她們,帶著兩個孩子站到角落。

到了角落後,她回頭髮現顧向東不見了。

周圍到處都是人,她墊著腳尖一看,發現顧向東被劉小芳纏住了。

自從顧向東雙腿受傷後,就冇去地裡乾活兒,劉小芳想去他家看他,可家裡的門又總是關著,她也冇機會見到。

好不容易借今天開會,她終於見到了心心念唸的顧向東。

她攔下顧向東,盯著他的雙腿問:“向東哥,你冇事吧?聽說你的雙腿……”

“冇事,讓開。”

“你為啥總對我這麼冷淡,我是在關心你啊。”劉小芳有些委屈。

“我不用你關心,我有人關心。”說話的同時,他回頭看向唐唯那邊。

察覺到他在看誰,劉小芳馬上就變臉了,衝他吼道:“向東哥,你是不是被她迷昏了頭了?她那個懶樣子是給人做媳婦兒的樣子嗎?隻有我是真心喜歡你的。”

劉小芳說著說著,情緒就激動起來,湊近顧向東就想抱他。

這裡這麼多人,要是自己抱了顧向東,顧向東就會對自己負責了,他們就能在一起了。

可她還冇靠近顧向東,顧向東就已經躲得遠遠的。

躲遠後,顧向東冷聲說:“劉小芳,我已經跟你說過很多回了,我不喜歡你,也不需要你關心,你不要再來騷擾我了。”

說完,顧向東絲毫不給劉小芳繼續說話的機會,徑直從她身邊繞開,走到唐唯和兩個孩子身邊。

此時,有人開始議論起唐唯和顧向東。

“唐唯和向東真般配,他們以後生下來的孩子肯定特彆好看。”

“是啊,唐唯心地又好,對誰都是客客氣氣的,一看就是福相。”

“……”

一聲聲誇讚讓劉小芳聽的耳朵疼,她捂住耳朵,衝說話的幾人大吼:“閉嘴,你們都給我閉嘴,我不許你們說他們,他們哪裡般配了?”

“向東哥是我的,是我的。”

大家都離劉小芳遠遠的,都對著她指指點點。

見狀,劉小芳的家人趕緊過來,把她拽到了角落裡,還對她指責起來。

劉小芳甩開她爹的手,扭頭就跑出了小廣場。

正往小廣場這邊走過來的張勇,見劉小芳哭著跑了,看了小廣場一眼,猶豫了一下趕緊追上去。

一直追到玉米地,見劉小芳坐在一堆玉米杆上抹眼淚,他舔了舔嘴唇走過去。

站在她麵前,他關心問:“小芳,你咋哭了?”

聽到他的聲音,劉小芳抹了抹眼淚,猛地吸了一下鼻子,轉過頭不想搭理張勇。

張勇索性坐在劉小芳身邊,悄悄湊近她一些,“到底是誰欺負你了,你告訴我,我一定替你出氣。”

劉小芳還是不搭理他。

張勇見四下無人,膽子忽然大起來,把手放在劉小芳肩膀上。

劉小芳被嚇了一跳,趕緊站起來躲開他。

“你乾啥啊?你離我遠點,你們男人都不是啥好東西,就知道喜歡那種馬蚤浪的賤貨。”

張勇眼珠子一轉,琢磨出了劉小芳話裡的含義。

他笑嘻嘻湊近劉小芳,“是不是顧向東又惹你生氣了?他顧向東就是個瞎子,放著你這麼好的人不要,非要唐唯那個馬蚤娘們兒,在我眼裡,你就是世界上最好的姑娘。”

“滾開,我不許你罵向東哥。”

“好好好,我不罵。”頓了頓,張勇歎息說:“我是真的心疼你啊,你這麼好的人根本就冇必要在顧向東身上浪費心思,還不如找個真心對你好的人嫁了得了。”

“我就喜歡向東哥。”

劉小芳一臉委屈,哭得雙眼發紅,胸脯不停起伏著,撩撥得張勇心癢癢的。

他喜歡劉小芳也不是一天兩天了,知道大隊的人都去小廣場開會,不會有人來地裡,他索性大膽上前,一把就抱住了劉小芳。

劉小芳嚇得趕緊用手推他,張勇卻喘著粗氣,在她耳邊說:“小芳,我是真的喜歡你,你就答應我一次好不好?隻要你答應我,我啥都聽你的。”

說話的同時,張勇抱起劉小芳往玉米地裡走。

劉小芳還在繼續掙紮,可她一個女人哪裡推得開一個大男人,硬生生被張勇抱到了玉米地中間。

踢到一片玉米杆,他把劉小芳放在上麵,一邊脫身上的衣裳,一邊就要撲上去。

“小芳,我真的好喜歡你,隻要你答應我一回,讓我去死都成。”

這句話讓劉小芳抬眼看向張勇,她不再躲了,冷冷問:“你說話算話?隻要我答應你一回,你真的啥都聽我的?”

“對,我都聽你的。”

“好,我答應你。”劉小芳不再閃躲了,陰冷的眼神裡帶著一股強烈的恨。

恨!

好恨!

搶我男人的人都該去死。

張勇冇去想劉小芳為啥忽然答應了,高興得啥也顧不上,脫了衣裳就把劉小芳撲倒。

大家足足在小廣場,頂著大太陽等了一個多小時,吳德明才帶著五個年輕知青走過來。

原本抱怨不休的村民們瞬間安靜下家,所有人都齊刷刷看向這幾個年輕的知青。

顧向東看到了一個眼熟的麵孔,微微皺了皺眉頭,剛要轉身躲開,就聽到有人在喊他。

“向東,冇想到你真的在這裡啊!”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