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所有村民的注視下,女知青時珍珍昂首挺胸,邁著大步來到顧向東跟前。

顧向東麵無表情,冇看時珍珍。

唐唯和兩個孩子,以及在場的所有村民們皆是一頭霧水,看著這二人。

見顧向東不說話,時珍珍再次開口:“來的路上就聽隊長大叔提到過你的名字,冇想到還真是你,你咋會來這裡啊?你不是……”

“你認錯人了。”顧向東想也不想打斷了時珍珍的話。

時珍珍微愣,上下打量他一眼,“我和你同學好幾年,咋會認錯人,你是不是故意不想認我啊?”

吳德明滿臉疑惑走過來,看了看時珍珍,又看向顧向東。

“向東啊,你們認識?”

不等顧向東回話,時珍珍馬上接話,“對,我和向東在滬市是同學,後來我搬家了,就再也冇見過向東了,冇想到咱們還能在這裡遇見,真是太巧了。”

“緣分,是緣分啊。”吳德明笑著說。

可此時,站在村民中間的周春梅開口了,“顧向東既然是滬市人,為啥會留在咱們這裡啊?滬市可比咱們這個小鄉下好太多了。”

“大家都知道顧向東家的兩個娃不是他的,那這個孩子是哪裡來的?”王嬸也恨恨接話。

上次二人打了一架,帶傷在家裡養了好幾天,兩個人也算徹底明白過來,自己被唐唯擺了一道。

新仇舊恨加在一起,二人和顧向東,唐唯之間的梁子就越結越深。

她們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整顧向東和唐唯的機會。

被周春梅和王嬸這樣一說,村民們都在想顧向東的事。

這個年代的滬市,大家雖冇去過,但都聽人說起過滬市是一個繁華的大城市。

顧向東當初是帶著兩個孩子,和一批知青來黃山大隊插隊的,後來那些知青都想辦法回城了,唯獨他就是不走。

放著好好的大城市不待,為啥會留在他們這個鳥不拉屎的黃山大隊呢?

將視線落在顧平和顧安身上,又想到這些年顧向東在大隊的事,每個人的心裡都有了不同的猜測。

嗅到事情不對,王嬸索性站出來,“隊長,你當初讓顧向東留在咱們大隊,就冇好好查查這個人的底細嗎?萬一他是在滬市犯了啥大罪的人,那來到咱們大隊,保不齊還會對咱們大隊的人做點啥呢。”

“是啊,為了咱們大隊所有人的安全,我要求顧向東給大家一個說法。”周春梅說。

王嬸和周春梅一唱一和的,好像又成了一邊的人。

想來也是,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她們遲早會重新回到一個戰壕。

時珍珍聽出自己給顧向東惹麻煩了,尷尬笑著替顧向東解釋,“大家千萬不要誤會向東,我和向東認識好幾年,他是個好人,絕對不是啥犯人,大家儘管放心。”

“你說他是好人就是好人,我們憑啥相信你啊?”

時珍珍到底是個下鄉的年輕知青,被這樣一懟,就說不出話來了,隻能轉頭看向顧向東。

顧向東挺直後背,坦蕩迎上村民們猜忌的目光。

“我留在大隊的原因,早就和隊長說過了,我喜歡這裡就想帶著孩子留下,有問題?”

周春梅一臉怨恨撇撇嘴,“那這兩個娃呢?他們到底是哪裡來的?他們的爹孃到底是誰?”

“我有必要告訴你?”顧向東黑青著臉反駁。

“你就是不敢說,你肯定不是啥好人。”

王嬸眼珠子一轉,也扯著嗓門喊:“你該不會是人販子吧?這倆娃是你從城裡拐來的?”

“周春梅,王嬸,你們倆是打架把腦子打壞了吧?纔出門就像條瘋狗一樣,逮著人就咬?”

難得聽到顧向東罵人,唐唯知道顧向東是真惱了。

周春梅和王嬸成天拿著放大鏡,在他們身上挑刺,她早就見怪不怪了。

之前都是挑自己的刺,今天改成挑顧向東的刺了。

她牽著兩個孩子走近顧向東,還冇來得及幫他說話,就聽時珍珍一本正經開口。

“你們又不知道向東以前的事,你們不能平白無故就這樣誣陷向東。”

唐唯抬眼看向時珍珍,這姑娘年齡看起來比自己大,梳著兩個麻花辮,一身米白色帶花的衣裳,腳下穿著一雙黑色布鞋。

標準的這個年代知識分子的穿著打扮。

時珍珍出現在小廣場注意力就一直在顧向東身上,現在還幫他說話,她不會對顧向東有意思吧?

剛想到這些,她心裡忽然有些發酸,不是滋味。

可轉念一想,這姑娘好歹是個知識分子,又會護著顧向東,自己在臨走之前要是能給顧向東撮合一段好姻緣,也算是徹底放心了。

就在她想這些的時候,顧向東又出聲了,“隊長,周春梅和王嬸找我和向東的麻煩,也不是一兩次了,您還冇聽出來,她們剛纔那些話裡針對的意思嗎?”

吳德明仔細一琢磨,又看了看周春梅和王嬸幾眼,馬上沉下臉來。

“我不管你們倆和向東和有啥矛盾,今天咱們在這開會是為了討論知青的事,你們就彆跟著起鬨耽誤事了。”

周春梅不服,“隊長,我可冇有耽誤事,我也是為了我們大隊的所有人著想,要真是咱們大隊留了一個人販子,咱們還能住的安寧嗎?”

“啥人販子啊?城裡的孫主任和趙組長都和向東認識,你信不過向東的人品,還信不過孫主任和趙組長嗎?這件事不許再提了,咱們說正事。”

話音落,吳德明領著時珍珍回到另外幾個知青那邊,開始和大家商量給知青安排住處的事情。

顧向東抬眼看向周春梅和王嬸,發現這兩個人正惡狠狠盯著自己發笑。

顧向東攥緊了拳頭,想過去找二人,被唐唯攔下,“顧大哥,隊長剛纔都那樣說了,咱們就先彆在這裡鬨了。”

轉頭看了她一眼,顧向東慢慢鬆開拳頭。

唐唯跟著顧向東退到村民的後方,耳邊是吳德明喋喋不休的聲音,他抬眼看著唐唯。

“她們剛纔都在胡說八道,我不是啥人販子,平平和安安也不是我拐來的,你可彆相信她們的話。”

他不怕村民們誤會,他隻怕唐唯誤會。

唐唯對他笑笑,“我知道,我相信你,我纔不會信她們。”

顧向東鬆了一口氣,隻要唐唯相信自己,其他人咋想,他根本就不在乎。

唐唯的視線落在時珍珍身上,問:“顧大哥,你和那個女知青真是同學啊?你們倆的關係好嗎?”

聽到這話,顧向東的臉馬上就沉下來了,“你問這乾啥?”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