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向東渾身火燒火燎的難受。

尤其在聽到唐唯的聲音後,渾身的血液直接彙聚到身體某處,煩躁舔了舔乾涸的嘴唇,他看向唐唯的眼神越發炙熱。

他是揹著煤油燈站的,唐唯看不清他的表情,以及眼神。

見他不說話,唐唯焦急湊近他,“顧大哥,你咋渾身都是汗啊?你趕緊坐下,讓我好好看看你的腿。”

唐唯以為他腿上的傷口發炎了,纔會導致他變成這樣。

她伸出手去攙扶顧向東,手指剛觸碰到顧向東火熱的身體,條件反射往回縮了一下。

“你身上咋這麼燙?”該不會是傷口真的惡化了吧?

她抬眼,發現顧向東眼神迷離,整個人昏昏沉沉的,難道是傷口發炎導致的高燒,被燒迷糊了?

想到自己屋子有醫藥箱,她提議道:“醫藥箱在我屋子,去我屋子,我給你找點藥。”

顧向東渾身難受得說不出話來,隻能任由唐唯把自己拽到她的屋子。

唐唯的屋子很小,也就容納下一張床,和一張小桌子。

把煤油燈放在桌子上,她讓顧向東坐在自己床上,就給他找醫藥箱。

狹小的空間裡,到處都飄著少女的馨香之氣,顧向東僅存的一點自製力在此刻徹底崩塌。

他抬眼看向找藥的唐唯,從身後抱住她的腰,強行把她抱到床上,順勢將她壓在身下。

唐唯的腦子有些發懵,雙手放在他胸前,想推開他。

“顧大哥,你到底咋了?”

顧向東聽不清她說了啥,隻看到她兩片紅得誘人的嘴唇在開合,好像在邀請他品嚐。

見他湊過來了,唐唯偏頭躲開他,大腦飛速運轉。

剛纔吃晚飯的時候還好好的,為啥忽然變成這樣了?

她努力回想著之前發生的一切。

晚飯的時候,一家四口都冇說話,隻顧著埋頭吃自己跟前的飯菜。

她炒了顧平帶回來的野青菜,剛好就放在顧向東坐那裡,好像被顧向東一個人吃光了。

難道是那盤“野青菜”有問題?

溫熱的氣息噴灑在自己脖子上,緊接著濕膩的吻落下。

她渾身宛若電擊一般,想推開他,卻怎麼也推不開。

嫌她雙手礙事,顧向東直接把她的雙手扣在頭頂,粗重的嘶啞的聲音,在她耳邊呢喃,“唐唯,唐唯,是你嗎?”

“顧大哥,你能聽見我的聲音嗎?顧大哥——”

“唐唯,我好難受,幫幫我,幫幫我好不好?”

顧向東的吻再次落下,並且還一路往下,所到之處帶給她一陣戰栗。

大掌勾勒出她的身型,也在不斷往下。

唐唯緊張的都不敢呼吸了,今晚的顧向東比起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熱烈,彷彿已經不受控製了。

不安的情緒越發強烈,她已經把要離開的事情忘得乾乾淨淨,隻想著眼前的事。

她猜測那盤野青菜可能有毒,顧向東應該是中了毒,他現在的行為不受自己的意識支配。

能把一個一向冷靜的男人變成這樣,可見那盤野青菜的毒性有多強烈。

她想到了空間的靈泉,要不要帶他去泡泡靈泉試試?

眼看身上的衣物被一點點挑開,唐唯努力使自己變得冷靜下來。

察覺到身下人兒不再反抗,顧向東忽然停下來,用朦朧的眼神看著她。

“唐唯,我好難受,我——”

顧向東的話冇說完,一滴鼻血滴在唐唯白皙的小臉上。

緊接著,顧向東的身體忽然一歪,倒在唐唯身邊,嘴裡還在不停發出難受得囈語。

她趕緊翻身,趴在顧向東身邊,問:“顧大哥,你冇事吧?”

“難受,難受,我好難受,唐唯……”

說話的同時,顧向東忽然抓起唐唯的手,把她的小手放在了自己的……

火熱的觸感,讓唐唯的想收回自己的手,可顧向東不讓。

“唐唯——”

唐唯心亂如麻。

就顧向東眼下這狀態,她不敢輕易帶他嘗試泡靈泉。

畢竟她也不能保證靈泉水,就一定能讓顧向東好起來。

萬一人冇好,還暴露了自己有空間的事,那就得不償失了。

溫熱的鼻血還在繼續從顧向東的鼻子往外流,見他難受得整張臉都皺在一起,身體也越來越滾燙,唐唯低頭盯著自己手握著的……

她咬咬牙,心上一橫,“我幫你。”

……

不知過了多久,顧向東終於消停了。

唐唯手痠得都要脫節了,累得躺在床上,屋裡的煤油燈已經滅了,漆黑的屋子裡瀰漫著一股顧向東的味道。

宣泄後的男人滿足躺在床上,大口大口呼吸著新鮮空氣,之前發生的一切都清晰印在腦子裡,唐唯居然會幫自己……

老臉一紅,他轉頭,在一片漆黑中隱隱約約能看到唐唯的一些輪廓。

誰也冇說話,誰也不知該說些什麼。

忽然雞鳴聲響起,唐唯忽然從床上驚坐起來,直接走出屋子,到了院子裡。

當看到遙遠的天邊已經泛白,唐唯一臉懊惱跺了跺腳。

天快亮了,八月十五已經過了。

她錯過了回現代的機會!

顧向東跟著她從屋裡出來,見唐唯雙手抱頭蹲在地上,他心疼且愧疚上前,蹲在她跟前,直接抱住她。

“唐唯,嫁給我吧!我一定會對你好的,讓你過上好日子。”

今晚發生的事,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

他也冇想到自己忽然變成這樣,唐唯還用手幫自己……

既然他們都已經這樣了,那他就必須要給唐唯一個名分了。

“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聽她這樣說,顧向東的呼吸都變得小心翼翼起來,生怕她會不聲不響離開。

“你有啥想法就告訴我,你要是覺得剛纔的事,那我向你道歉,我……”

“不關你的事,是我自己的事。”唐唯打斷了他的話。

推開顧向東,她起身進了屋。

顧向東內心複雜看著她進屋,坐在了屋簷下的石階上。

唐唯腦子一片混亂,進了屋就躺在床上,屋子裡還隱隱殘留著顧向東的味道。

回不去現代,剛纔又和顧向東發生了這樣的事,她已經不知道天亮後該怎樣麵對顧向東。

煩躁抓了抓頭髮,想著這些糟心的事情,她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