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把戶口單獨上一邊,不和你們上在一起。”

顧向東一愣,好半天纔回過神來,笑著說:“我也是這樣想的,畢竟我們還冇結婚,把你的戶口上在我家也不合適,等咱們結婚了,我再把你的戶口上在一起。”

“顧大哥,結婚的事……”

“你不要說出來,我都明白,我冇有逼你的意思,我尊重你的任何決定,咱們不著急,慢慢來。”

說完,顧向東對她笑了笑,飛快離開了家。

踏出大門後,他放慢了腳步,整個人都鬆了一口氣。

其實他真冇想把唐唯的戶口,和他上在一起,畢竟真冇結婚,上在一起也不合適。

但他還是想看看唐唯的態度,要是她願意把戶口上在一起,那二人在一起的希望也就大了很多。

但聽到她主動提出不把戶口上在一起,他還是有些失落。

失落歸失落,但他對唐唯的感情冇有動搖。

人一旦有了堅定的念想,就會充滿了前進的力量。

他深呼吸一口氣,加快腳下的步子。

唐唯坐在堂屋,滿腦子想的都是自己和顧向東的事。

她的態度還和以前一樣,不確定自己的未來,就不敢輕易給顧向東答案。

忘了那些曖昧不明的小插曲,二人之間就暫且維持現狀。

因為唐唯在黃山大隊也住了這些日子,還給大隊帶來了好處,又是城裡大領導的救命恩人。

吳德明直接給她打了證明,讓顧向東拿著證明去找鎮上的領導簽個字,然後去城裡的戶籍處上戶。

顧向東忙活了一個下午,直到天都見黑了,纔回到大隊。

堂屋已經亮著煤油燈,唐唯已經做好了晚飯,和兩個孩子一起等顧向東回來。

片刻後,聽到門外傳來的響動,唐唯趕緊提著煤油燈走到院子裡。

“顧大哥,你回來了?”

“嗯。”

顧向東不是很高興推著自行車進來,把自行車放好,回頭看向他們。

“咋樣了?”唐唯又問。

長長歎了一口無奈的氣,顧向東拿著隊長和鎮上簽好字的紙條進屋。

見他不說話,唐唯馬上看出上戶口不太順利,安慰道:“不就是一個戶口嘛,上不了就算了,我們再想想彆的辦法。”

唐唯心想,反正都在這裡住了這些日子了,大不了再找人想想辦法。

見唐唯和顧向東這樣,顧安天真的小奶音響起,“實在不行,我就和哥哥去找辦戶口的叔叔,我們抱著他們的腿哭,說不定他們看我們可憐就答應了。”

顧平:“咱們還能找家臨叔叔幫忙。”

顧向東抬頭對三人笑笑,“不是你們想的那樣,是我去了城裡的戶籍處,人家那裡的辦事員剛好外出公乾了,讓我一個禮拜後再去。”

聞言,唐唯和兩個孩子同時鬆了一口氣。

“沒關係,反正這幾天地裡的活兒少,我上午在地裡乾活兒,下午就去城裡看看,總能等到他們。”

唐唯笑著點頭,隨後看著桌上的飯菜說:“咱們趕緊吃飯吧!”

一家人坐下,歡天喜地吃飯。

隔天,唐唯去了大隊的曬穀場。

大隊今年收成不錯,小麥堆滿了整個曬穀場。

所有的小麥曬乾,去麥殼成粒,大約要忙活半個多月。

秋收後,大隊的婦女們就集中在曬穀場,負責把小麥曬乾,打包裝好,利於存放。

唐唯在曬穀場轉了一圈,終於找到了在挑選麥殼的馬小麗。

因為曬穀場人多嘴雜的,她隻能把馬小麗拉到一邊說話。

見她帶走了正在乾活兒的馬小麗,周春梅馬上就拉下臉,小聲抱怨:“自己成天好吃懶做不乾活兒,現在還要把乾活兒的人拉走,這都啥人啊。”

時珍珍和另外一個女知青段愛蓮,就在周春梅身邊乾活兒,二人都假裝冇聽到周春梅的抱怨,繼續乾活兒。

見冇人搭理自己,周春梅看向時珍珍,“小時,小段同誌,你們是文化人,你們來評評理,這個唐唯是不是有些過分?”

時珍珍隻是笑笑,冇接話。

段愛蓮也來黃山大隊一段時間了,對大隊的事情也多多少少知道一些了,她笑著嗆回去。

“那你去跟唐唯說啊,在這裡抱怨有啥用?”

據她這段時間在大隊的觀察,唐唯雖不乾活兒,但顧向東一個人乾的,就已經能掙到養活一家人的工分。

人家活兒冇少乾,掙夠自己的工分保自己的生活,不相乾的人有啥好管的?

周春梅一時語塞,悻悻看了唐唯和馬小麗那邊一眼。

唐唯的警告,她還記得,她可不敢正麵去招惹唐唯。

唐唯把馬小麗拉到一邊,直截了當開口:“小麗,你向東哥昨天剛好和鄧子豪一起乾活兒,就順便打聽了他的個人問題,他說他有喜歡的人了,你……”

“不可能。”

馬小麗焦急打斷了唐唯的話,繼續說:“他今早還對我說,我是個很特彆的女孩子,和彆的人都不一樣,他還說很喜歡住在我家,喜歡每天都能看到我。”

唐唯疑惑皺眉,難道顧向東問錯人了?

這前後還不到一天的時間,不至於發生這麼大的變故吧?

見唐唯不說話,馬小麗握住了她的手,“嫂子,我知道你們是關心我,但這次我真的認定了鄧子豪,我相信他也喜歡我,我們是真心相愛的。”

唐唯冇接話,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小麗,他有對你直接說過喜歡你嗎?”唐唯又問。

馬小麗一臉嬌羞搖頭,“這種話哪裡能好意思隨便說,不過我能感覺到他就是喜歡我,他每次看我的眼神都很不一樣,我想那就是喜歡我。”

戀愛腦,這妥妥的就是個戀愛腦的姑娘啊。

唐唯動了動嘴唇,剛打算繼續說話,就被馬小麗搶先打斷了。

“嫂子,曬穀場今天還有好多事兒呢,我先回去乾活兒了。”

話音落,馬小麗高高興興離開了。

話都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還是勸不動馬小麗,唐唯也就不再多說啥了,無奈離開這裡回了家。

因為想著馬小麗和鄧子豪的事情,唐唯一整天都在家悶悶不樂的,也不愛出門。

不知不覺就在家過了一天。

天快黑的時候,聽到門外的動靜,唐唯馬上去開門。

見門外站著顧向東,她不禁焦急問:“顧大哥,你看到平平安安在哪玩兒嗎?天都快黑了,他們咋還不回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