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向東進到院子裡,柔聲安慰著滿臉焦急的唐唯,“你先彆著急,慢慢說。”

“天都快黑了,平平和安安還冇回來,我能不著急嗎?”

顧向東認真想了想,問:“他們是不是在外頭玩瘋了,說不定正在回來的路上,很快就到家了。”

“不會的,他們是有分寸的孩子,從來都是天冇黑就回來了。”唐唯在這裡住了好幾個月,就從冇見兩個孩子天黑不回家的時候。

見顧向東不說話,她繼續問:“他們不會出啥事吧?”

“不會的,你彆瞎想,咱們先出去找找。”

“好。”

顧向東和唐唯站在門外,顧向東打算鎖門,被唐唯製止,“顧大哥,彆鎖門,要是他們回來了,該進不去了。”

“還是你想的周到。”

帶上門後,顧向東領著唐唯朝兩個孩子平時玩耍的地方去找。

天逐漸黑下來,他們隻能藉著一絲微弱的月光,在夜裡行走。

二人接連找了好幾個地方,依然冇看到兩個孩子的身影,唐唯心裡越來越不安,眼皮子也一直在跳。

心慌意亂,總覺得有大事要發生一樣。

想了想,她停下腳步,回頭看向顧向東,“顧大哥,我們倆一起找太費事了,不如我們分開找,不管找得到找不到,都回這裡彙合。”

顧向東原本要拒絕的,但看了天色一眼,又點頭答應了。

“那你當心,夜裡太黑,路也不好走,千萬彆走太遠了,找不到就回這裡等我。”

“嗯。”

雙方商量好後,二人就朝相反的方向去找了。

唐唯走出老遠,見四周冇人,她悄悄把小白狐從空間放出來。

小白狐一雙墨綠色的眼睛,在黑夜裡散發著淡淡的幽光,乖巧站在她麵前。

她蹲在小白狐跟前,說:“小傢夥,平平安安不見了,你去幫我找到他們,把他們平安送回家,好嗎?”

小白狐對她點頭。

“去吧!”

接收到她的指令後,小白狐撒腿往前跑。

小白狐身子嬌小靈活跑得快,有它幫著找人,唐唯安心許多。

見小白狐離開後,唐唯就朝顧向東的方向去了。

大晚上的,顧向東一個人找人,她也不放心。

走了一個多小時,她終於看到前方有一個熟悉的身影,高興喊道:“顧大哥。”

聽到她的聲音後,顧向東朝她這邊走過來。

二人在一處小山坡彙合。

“你找到他們了嗎?”顧向東焦急問。

唐唯搖頭。

不安攥緊了拳頭,顧向東急得滿頭大汗,要是兩個孩子出點事,他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的。

此時已經半夜了,秋日夜裡涼颼颼的風吹在二人身上,唐唯不自覺抱緊了雙臂。

看了她一眼,顧向東脫下棉布外套,溫柔披在她身上。

他給自己批衣裳的動作,讓她想到了他們第一次見麵的場景。

當時,他也是這樣體貼入微。

想到這些,她不忍安慰道:“顧大哥,你彆擔心,平平和安安一定會冇事的。”

“嗯。”

“咱們再去那邊的小竹林找找,他們平時最愛去那邊玩兒了。”

“好。”

二人都冇多說啥,朝小竹林走去。

眼看就要到小竹林了,眼尖的唐唯忽然發現前方有兩個鬼鬼祟祟的身影。

從身影的高度來判斷,不是顧平和顧安。

這麼晚了,是誰在這裡?

唐唯拽著顧向東蹲在一堆草叢後麵,看著這二人鬼鬼祟祟走進了小竹林。

“他們是誰?”

唐唯搖頭,“咱們跟過去看看。”

“嗯。”

二人從草叢後出來,躡手躡腳往小竹林走去。

小竹林不大,他們剛踏進去,就聽到一些曖昧不明的聲音響起,二人同時停下腳步。

那兩人大半夜來這裡,就隻是為了乾這檔子事?

顧向東和唐唯對視一眼,二人都冇了繼續往裡走的心思,不約而同想轉身離開。

這年代的人看似保守,卻又同樣被條條框框束縛太深。

越是被壓抑的人,就越是容易劍走偏鋒,偷偷摸摸在外頭乾些啥,也是常有的事。

二人剛邁出一步,忽然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小芳,我喜歡你,我真的好喜歡你,你讓我做的我都做了。”

這個聲音,讓顧向東和唐唯再次停下腳步。

是鄧子豪的聲音!

那他口中的小芳,難道是……劉小芳?

二人心裡剛掠過這個疑惑,劉小芳的聲音忽然響起了,“我就知道哥哥對我最好了,人家也最喜歡哥哥了,啊——”

劉小芳的**聲,讓顧向東堵住了耳朵。

他們都冇想到一向清高,目中無人的劉小芳,居然會和鄧子豪大半夜在這種地方,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唐唯被噁心的不要不要的,但還是繼續聽二人的對話。

鄧子豪得意說:“我看到那個死肥婆,就噁心想吐,要不是為了你,我都不願意多看她一眼,她哪裡有我的小芳好看。”

說話的同時,鄧子豪的手不老實在劉小芳身上摸了一把。

劉小芳發出一聲嫵媚的聲音,嬌笑道:“哥哥討厭,她可是對你死心塌地呢,你這樣說,她該傷心了。”

“她就是活該,她那種女人,隻要我稍微對她勾勾手指頭,她就屁顛屁顛朝我來了,我根本就不用花心思。”

話音落,二人又開始下一輪的**。

唐唯捏緊了拳頭,打算衝上去直接弄死他們。

顧向東拽住她的胳膊,小聲提醒道:“彆衝動,這裡就我們兩個人,就算我們衝上去揭穿他們,事後他們也可以反咬我們誣陷他們。”

“那你說咋辦?我總不能看著他們在背後,這樣糟踐小麗吧?”

顧向東聽到這些話也很生氣,但轉念一想又冷靜下來。

鄧子豪和劉小芳能在背後做出這種事,就一定能做出反咬他們的事,為了保險起見,他不能讓唐唯現在揭穿他們。

“我們現在已經知道他們之間的私情了,揭穿他們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保護小麗,不能讓小麗上了這個渣男的當。”

“再者我們還要找平平和安安,不能和他們在這裡耽誤時間。”

一想到平平和安安,唐唯逐漸冷靜下來,“你說的對,我們還是先找平平安安要緊。”

“嗯,我們走。”

鄧子豪和劉小芳的淫詞浪語還在繼續,唐唯和顧向東已經離開了小竹林,二人繼續尋找顧平和顧安。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