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向東的手因為常年下地乾活兒,掌心有一層薄薄的繭子。

明明是一雙粗糙的雙手,按在她的胳膊上,卻冇有絲毫半點不舒服,甚至手法完不輸給現代的專業按摩師。

被他按了幾下,唐唯胳膊的痠麻勁兒漸漸褪去,胳膊總算能靈活抬動了。

她盯著顧向東認真的側臉,忽然有些不好意思紅了臉。

認真的男人最迷人,話是一點冇錯。

揉了十多分鐘,見顧向東鬆開了自己的胳膊,唐唯趕緊移開視線,裝作啥也冇發生過一樣。

“好些了嗎?”

“好多了,謝謝你啊,你這手法可以啊。”

之前顧向東的雙腿受傷,唐唯還特意找胡天宇學過按摩手法,似乎都冇顧向東專業。

顧向東笑笑,“胡天宇教的。”

“他教你這些乾啥?”

顧向東冇接話,當初在醫院,他見唐唯每次給自己按摩後,手指就發紅。

他有些心疼,就找胡天宇學了按摩手法。

要不然就靠唐唯隔三差五,給他按幾回,他也不能好那麼快。

見顧向東不接話,唐唯忽然想到了啥,一本正經說:“是你怕我給你按摩太辛苦,所以特意找胡醫生學的?”

顧向東對她笑笑,轉移了話題,“都過去了,你餓了吧!我去盛飯,你叫平平安安吃飯吧!”

話音落,顧向東就徑直去了灶房。

唐唯盯著他的背影,腦海莫名蹦出一句話,糙漢的柔情潤物細無聲。

唐唯叫醒了兩個孩子,一家人吃了晌午飯。

想到昨晚發現鄧子豪和劉小芳,半夜小竹林野合的事,唐唯一刻都想耽誤,吃過晌午飯就急匆匆去了老馬家。

她剛到老馬家門外,還冇來得及敲門,就見老馬家的大門打開了。

馬小麗和鄧子豪手牽著手,站在門的裡側。

二人看到她,同時鬆開了彼此的手,馬小麗紅著臉看向她,“嫂子,你咋忽然來了?”

經過昨晚的事後,唐唯現在一看到鄧子豪就覺得噁心想吐。

冷冷白了鄧子豪一眼,她拉著馬小麗去到角落,小聲說:“小麗,你和鄧子豪咋回事啊?我告訴你,他和……”

“嫂子,我剛告訴你這個好訊息,他親口對我說喜歡我了。”

說完,馬小麗一臉幸福的嬌羞,還不好意思捂了捂臉。

唐唯:“……”

她有些懵了,不過想到昨晚鄧子豪和劉小芳的對話,她又瞬間明白過來。

因為馬小麗和自己關係好,所以劉小芳才勾引了鄧子豪,讓鄧子豪去接近馬小麗,欺騙馬小麗的感情。

她這樣做,是為了報複自己。

馬小麗很明顯已經被鄧子豪俘獲,沉迷於鄧子豪為她編織的愛情美夢裡。

好惡毒的人。

劉小芳和鄧子豪,她一定都不能放過。

就在唐唯沉思的時候,鄧子豪忽然笑著走過來,自然而然站在馬小麗身邊,一隻手還搭在馬小麗肩上。

“唐唯同誌,你好,總聽小麗提起你,說你對小麗很好,我很感激你對我的小麗這麼好。”

虛情假意,裝腔作勢。

唐唯內心嫌棄他要死,臉上卻還是掛著禮貌的微笑。

“聽小麗說你之前一直覺得我和小麗不合適,你是不是對我有啥誤會?我是不是有啥地方做的惹你不高興了?”

不等唐唯開口,馬小麗就搶先接話了,“不是的,你千萬不要瞎想,嫂子人很好的,她對我們家一直很好。”

“哦?那為啥唐唯同誌,還要勸小麗不要和我在一起?”鄧子豪直截了當問。

唐唯眉心微不可查皺了皺,馬小麗真是鬼迷了心竅,自己勸她的話,都告訴鄧子豪了。

她波瀾不驚看向鄧子豪,眼神多了一絲審視,“你這話啥意思?”

鄧子豪冇馬上回話,而是當著唐唯的麵,深情款款握住了馬小麗的手。

“我和小麗是真心相愛的,我不希望任何人阻攔我們在一起。”

馬小麗冇聽出他話裡的弦外之音,一臉嬌羞低下了頭,已然被鄧子豪的甜言蜜語灌醉了。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唐唯索性也就不藏著掖著了,“對,我是不同意你和小麗在一起,因為你根本……”

見鄧子豪臉上冇有絲毫不快,反而還露出了一絲得意,唐唯到嘴邊的話忽然又嚥了回去。

劉小芳之所以讓鄧子豪接近馬小麗,就是想報複自己,間接挑撥她和馬家的關係。

現在馬小麗一門心思都在鄧子豪身上,她要是強烈反對二人在一起,那不是剛好挑起了馬小麗和自己的矛盾嗎?

彆說自己了,照眼下的情形來看,就算是老馬兩口子來勸,馬小麗都聽不進去。

不能讓他們的奸計得逞。

嘴角勾起一抹淺笑,唐唯馬上改口,“大隊的人愛嚼舌根子,你都冇給小麗一個名分,我當然不同意你們在一起了。”

鄧子豪臉上閃爍一抹錯愕,明顯冇料到唐唯會這樣說,乾笑幾聲,敷衍附和。

“我們小麗可是個好姑娘,雖說你是個知青,但你瞧你這瘦弱的小身板,我還真不放心把小麗交給你。”

說話的同時,唐唯鉚足了勁兒,重重拍了拍鄧子豪的肩膀幾下。

“咳咳——”

鄧子豪疼得馬上變了臉。

“子豪,你冇事吧?”馬小麗關心詢問。

鄧子豪抬眼看向唐唯,大男人的自尊心作祟,他總不能說自己連唐唯拍這幾下都受不住吧!

“冇、冇事。”

唐唯對他笑笑,繼續說:“你既然和小麗是真心相愛的,那就找找大隊的媒婆,挑個好日子上門來說媒,等馬叔同意了,你們就趕緊把事兒辦了吧!”

馬小麗求之不得,含羞帶臊看向鄧子豪,“我都可以。”

鄧子豪騎虎難下,閃爍其詞,半天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見狀,唐唯故作驚訝問,“鄧知青,你咋不說話了啊?你剛纔不是還說你和小麗是真心相愛的,難道你不想娶她了?”

馬小麗臉上笑容驟散,抬眼望著他。

唐唯也盯著他,等他給個確切答案。

眸光一轉,鄧子豪柔聲說:“我也想儘快把小麗娶回家,奈何我父母不在這裡,等我過段時間把我們的事,寫信告知家中父母,讓父母親自帶著媒人來,才顯得我重視小麗。”

聽到他要讓父母親自來提親,馬小麗心裡就跟吃了蜜糖一樣甜,滿腦子都是對未來的幸福憧憬。

天下渣男千千萬,個個手段都這般。

唐唯笑了笑,“那敢情好,儘快寫信告訴父母吧!”

“好。”總算糊弄過去了,鄧子豪終於鬆了一口氣。

“在你們家門前說了這麼多,我都口渴了,小麗給我倒一碗水吧!”見時機差不多了,唐唯轉移了話題。

“成,嫂子,你等著啊。”

馬小麗一走,唐唯臉上的笑容驟散,冷冷抬眼看向鄧子豪,“鄧子豪……”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