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兄弟二人剛纔的對話來看,他們對鄧子豪十分牴觸,就好像之前就有啥過節似的。

知道陶建國喜歡馬小麗,唐唯索性就搬出了馬小麗來。

“我和小麗是好朋友,知道小麗喜歡鄧子豪,我勸過她,可她不肯聽我的,所以我纔想來找你們打聽鄧子豪以前的事,看看這個人到底靠譜不。”

聽到馬小麗的名字,陶建國動了動嘴唇,剛想說些啥,就被陶建軍再次截胡。

“我們隻是一起分到這裡來的知青,真的和鄧子豪不熟。”

唐唯冇繼續問下去,而是和顧向東對視了一眼。

見陶建軍的防備心這麼重,她就更好奇他們之前和鄧子豪之間是不是發生了啥。

“我覺得鄧子豪這個人不錯,斯文白淨,對人也很有禮貌,關鍵是小麗也喜歡他,他們在一起最合適不過了。”撬不開這二人的嘴,顧向東索性換了種方式說話。

唐唯抬眼看向顧向東,故意當著他們的麵說:“你說的也對,小麗馬上就要和鄧子豪結婚了,我還操心這些乾啥。”

“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了。”

抱歉看了陶建國兩兄弟一眼,唐唯和顧向東轉身,就打算離開了。

二人纔剛邁出一步,身後的陶建國就焦急喊住他們。

“等等。”

聞言,二人同時停下腳步。

唐唯回頭看向他們,“你還有啥事?”

“小麗真要和鄧子豪結婚了?”陶建國急切追問。

“對啊,鄧子豪已經寫信給父母,讓父母親自上門來提親了。”

真切聽到這句話,陶建國本就黝黑的臉,更是黑的反光,情緒也顯得有些激動。

見狀,陶建軍趕緊拽了拽他,小聲說:“他們都要結婚了,你這回該死心了吧?”

“不,他們不能結婚,小麗不能嫁給那個衣冠禽獸。”

“哥,你胡說啥呢,咱們和鄧子豪又不熟,咱們……”

“誰說不熟的,咱們都已經和他同時下鄉兩回了,對他那點破事,早就知道的清清楚楚。”陶建國乾瘦的身子,因為憤怒微微顫抖,打斷了陶建軍的話。

看了唐唯和顧向東一眼,陶建軍無奈歎了一口氣後,生氣坐到了一邊的田埂上,“我不管你了,你愛咋樣就咋樣。”

唐唯和顧向東相視一笑,知道突破口來了。

她笑著看向陶建國,“陶建國同誌,你知道些啥可以告訴我們,要是鄧子豪的人品真有問題,我們一定會阻止小麗嫁給他的。”

“你們真的能阻止小麗嫁給鄧子豪?”

唐唯和顧向東目光堅定點頭。

“好,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訴你們,鄧子豪其實就是個……”

從陶建國那裡得知,他們兄弟倆和鄧子豪一起下過兩次鄉。

剛開始他們也覺得鄧子豪斯文白淨,為人和善是個好人,可等到了當地鄉下後,鄧子豪的嘴臉就逐漸顯露。

他在當地和不少婦女牽扯不清,有寡婦,已婚婦女,甚至連清白的好姑娘也不放過。

陶建國兄弟倆看不慣他這種行為,就和他劃清界限,疏遠了。

二人之前也曾提醒過那些婦女,可每一個婦女都沉醉在鄧子豪的溫柔鄉,冇人願意相信他們的話。

甚至,鄧子豪還反咬陶建國兄弟倆合夥針對他,四處散播二人的壞話。

因為陶建國兄弟倆不愛和人說話,解釋啥的,村民們就相信了鄧子豪的話。

二人因為鄧子豪的緣故,在原來下鄉的地方就待了半年,就提前申請回了城裡。

冇想到這次來了黃山大隊,又和鄧子豪遇見了,真是冤家路窄。

聽完了陶建國的話,顧向東握緊了拳頭,憤憤不平道:“可惡,我這就去教訓這個禽獸。”

“彆去了,我已經教訓過了。”唐唯製止了顧向東,繼續問:“你們是提前申請回城,那鄧子豪是因為啥回城的?為啥又會再次下鄉?”

陶建國搖頭,“這個就不知道了。”

坐在田埂的陶建軍冇好氣接話,“他那種人還能因為啥,指不定是被哪個女人的男人抓住了,被迫回了城裡唄。”

唐唯仔細一想陶建軍的話,也不是冇道理。

知青運動開始後,下鄉插隊的知青被稱為小知青,在鄉下待的時間不會太長,隻要找到機會就能離開鄉下。

鄧子豪大概是在原來的鄉下發生了啥,才藉機回了城裡。

想了想,唐唯又問:“你們以前下鄉的地方是哪裡?”

陶建國仔細回憶了片刻,堅定道:“叫雷家山大隊。”

“這個雷家山大隊我知道,離咱們幾百裡,不算遠。”

知道這些資訊後,唐唯逐漸有了揭穿鄧子豪真麵目的辦法了。

陶建國忽然激動握住了顧向東的手,懇求道:“你們一定要阻止小麗嫁給那種人渣,他配不上小麗那麼好的姑娘。”

這話聽著挺招人稀罕的。

唐唯索性打量了憨厚老實的陶建國一眼,故意說:“大隊的人都嫌小麗年紀大,長得不好看,你還是頭一個說她是好姑孃的人。”

說到馬小麗,陶建國麵上一熱,不自在低下頭,撓了撓後腦勺。

“她在我眼裡就是個好姑娘,隻要他不嫁給鄧子豪,嫁給誰都成。”

“放心,我一定不會讓小麗嫁給鄧子豪。”

“謝謝你們。”

唐唯冇揭穿陶建國喜歡馬小麗的心思,又和二人打聽了一些鄧子豪的情況,就和顧向東離開了。

太陽逐漸偏西,把二人的身影拉得老長。

走遠後,唐唯轉頭問顧向東,“顧大哥,你覺得陶建國這人咋樣?”

“是個老實本分的人,在大隊乾活兒也從不偷懶,一看就是個實在人。”

“你覺得他和小麗合適嗎?”

“你是想撮合他們?”

唐唯笑著點頭,“總要有人把小麗從鄧子豪造成的傷害裡帶出來,我看陶建國人不錯,你幫我多留意他。”

“嗯。”

二人又往前走了一段路,唐唯想到了小白狐,忽然停下腳步。

“顧大哥,我去找找平平安安,省的他們又忘了回家。”

“嗯,我回家騎自行車去縣城一趟,看看辦事員回來冇。”

“你路上小心啊。”

“好。”

目送顧向東走遠,唐唯立即朝後山方向走去。

深秋,枯黃的乾草隨處可見,冇活兒的村民們就揹著背篼在割乾草,回家當柴燒。

一路上,她看到不少割乾草的村民,每個人都和她禮貌打招呼。

但等她走遠後,又都在背後小聲議論她。

八卦是人類的天性,尤其是閒得冇事乾的人,更喜歡八卦。

唐唯權當聽不見,就讓她們暫時說吧!反正很快就能堵住她們的嘴了。

走到大隊背麵的時候,唐唯遠遠就看到了張勇。

張勇冇看到她,嘴裡叼著一根草,正蹲在小路上四處張望著啥。

等她走近了,張勇一回頭忽然看到了她,整個人立即驚跳起身,慌慌張張看了她一眼,拔腿就想跑。

見張勇反應過於反常,唐唯攔下他。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