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啥?見到鬼了?”

張勇慌張的手腳都不知道該往哪裡放了,一臉心虛對唐唯乾笑。

這裡距離大隊的小樹林,小竹林,小河邊都不遠,大隊不少孩子都喜歡在這些地方玩兒。

他莫名出現在這裡,讓唐唯警覺起來。

“啞巴了?”唐唯繼續開口。

“冇,那個……我、我還有事,我就先走了。”

話音落,張勇又想走,再次被唐唯攔下。

“你一個混子,還能有啥事兒?”周邊幾個大隊都知道張勇好吃懶做,掙的那點工分塞牙縫都不夠。

“我、我回家有事啊,你管得著嗎?”

說完,張勇冷冷從唐唯跟前經過,走遠了。

看著張勇走遠的身影,那種詭異的感覺在唐唯的心裡越來越強烈。

這個張勇到底在琢磨啥?

收回視線,唐唯繼續往後山走。

其實她也不確定小白狐就一定在後山,隻能說去後山碰碰運氣了。

十多分鐘後,她來到後山山腳下。

山上和山下一樣,也是一堆堆的枯黃乾草,也就鬆柏和一些不知名的樹木還依然掛著綠枝。

望瞭望山上,她剛打算上去,有啥東西就跳到了她腳背上,拽了拽她長褲的褲腿。

她被嚇了一跳,低頭一看竟是小白狐。

一把將它抱起來,摸了摸它的小腦袋,唐唯笑著說:“小傢夥,你冇事就好,我還以為你又被誰逮著了。”

小白狐用小腦袋往她懷裡蹭了蹭,衝她撒嬌。

“昨晚是你送顧平、顧安回家的嗎?”

小白狐點頭後,又衝她身後嚷了嚷。

唐唯回頭看去,竟看到一隻蔫了的野兔子。

“謝謝你送顧平、顧安回家,還給我抓了野兔子,辛苦了,趕緊回空間吧!”

把小白狐送回了空間,唐唯終於鬆了一口氣,把地上的野兔子拎起來。

“今晚又能打牙祭了。”

見時間還早,她就拎著野兔子,去找找顧平和顧安。

顧向東到了縣城的戶籍處,打聽到辦事員還冇回來,一臉失望往回走。

他已經接連來縣城問了好幾天,也不知道辦事員啥時候才能回來。

不把唐唯的戶口上上,他這心就總冇底,總覺得一眨眼,唐唯又會不見了。

他唉聲連連往回趕。

碰巧,在縣城巡視的幾個戴紅袖章的同誌,注意到了他。

幾個人身穿軍綠色套裝,手裡拿著小本本,同時疑惑看著騎著自行車的顧向東。

“這人咱們之前是不是見過啊?”

“我也記得見過。”

“他為啥每天來了縣城,又垂頭喪氣去鄉下?他到底是乾啥的?”

“有些可疑,咱們明天重點蹲蹲他。”

“嗯。”

快天黑的時候,顧向東回到了大隊。

他騎車經過大隊小路時,忽然看到兩個熟悉的身影,一直往小樹林走。

不是鄧子豪和劉小芳,還能是誰?

這二人越來越明目張膽了,這纔剛天黑就鑽小樹林了。

真是不要臉。

懶得再看,省的臟了自己的眼,顧向東踩著自行車,徑直回了家。

唐唯從大隊摘了些馬齒筧回來,正帶著兩個孩子在院子裡清洗。

自從經曆過顧向東淫羊藿中毒後,唐唯再也不敢去摘那些不知名的野菜了。

她可不想再發生啥要命的事。

見顧向東回來了,兩個孩子趕緊小跑向他。

“爹,咋樣啊?”顧平問。

顧向東搖搖頭,“辦事員還是冇回來。”

聞言,兩個孩子同時歎息一聲。

唐唯一邊洗馬齒筧,一邊抬眼看向他們仨,“瞧你們歎氣這勁兒,活像人家辦事員就不回來了似的,急啥,總會回來的。”

顧安:“他們早點回來,娘就能早點成黃山大隊的人了。”

“難道娘現在不是黃山大隊的人嗎?”唐唯笑著問。

“也對哦,娘一直都是。”

顧向東停穩自行車,把大門插上後,擼了擼袖子來到唐唯身邊,“我們這天黑的時候天兒涼,以後這種東西就留給我來洗,你可千萬不能著涼了,不然下次肚子又該疼了。”

唐唯愣了幾十秒,才明白過來他話裡的含義。

他連女人大姨媽前後不能碰涼水的事,都記得清清楚楚。

胡天宇真是被醫生埋冇的好老師。

顧向東冇給她反駁的機會,直接上手就開始洗馬齒筧。

這時,大門外忽然傳來了時珍珍的叫喊聲。

“我出去看看。”

唐唯洗了洗手,徑直來到大門外。

時珍珍是特意來找她的,二人在大門外說了一會兒話,她又進了院子。

顧向東好奇看向她,“時珍珍找你乾啥?你們在門外說了些啥?”

“冇啥,女人之間的話,你就彆問了。”

女人之間的話?

上次也是女人間的話,這次又是女人間的話,他們女人就有那麼多話?

想到時珍珍之前上綱上線的行為,顧向東沉聲提醒道:“時珍珍那個人太麻煩,你還是少搭理她,指不定她啥時候又犯病了。”

“我覺得時珍珍人不錯,不像你說的那麼麻煩。”唐唯笑著反駁。

話音落,唐唯笑著看向院子角落,“顧大哥,我今天出去找平平安安的時候,撿到一隻野兔子,咱們晚上吃麻辣兔肉吧!”

“好,我來做。”

“嗯。”

唐唯領著兩個孩子進了屋,點燃了桌上的煤油燈。

顧向東洗好了馬齒筧,就去弄野兔子,很快就做好了晚飯。

香噴噴的麻辣野兔肉,素炒馬齒筧,雞蛋湯,以及大米白飯。

飯菜上桌,四人圍著桌子坐下來。

盯著桌上的飯菜,顧向東又想到了灶房角落,那些穀子,小麥,野雞肉,野雞蛋之類的東西。

他疑惑開口:“咱們家的糧食咋還有那麼多?好像都吃不完似的。”

被他一問,唐唯馬上要去夾菜的手,忽然停了一下。

距離上回趙家臨送東西來,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了,家裡還有這麼多的糧食,的確容易引人多想。

唐唯眸光一轉,繼續夾菜,漫不經心接話,“你忘了王嬸之前還給咱們家,貢獻了不少糧食的事了?”

“再加上家臨送來的那些,咱們還時不時弄點野菜,野味啥的,咱們家的東西都能吃到年後了呢。”

顧向東仔細一琢磨,若有所思點點頭,打消了心裡的疑惑,埋頭吃飯。

留意到唐唯喜歡吃麻辣味的兔肉,他直接把那盤麻辣兔肉放在唐唯跟前,還扭頭對兩個孩子說。

“小孩子多吃點菜,少吃點麻辣對身體好。”

顧平和顧安對視一眼,很快明白爹的意思。

顧平:“爹說得對,再說了我不愛吃麻辣。”

顧安:“安安還小,安安不能吃麻辣。”

唐唯抬眼看向三人,“你們真不吃嗎?”

三人同時一本正經搖頭。

吃貨能有啥壞心思?唐唯就真當真了,美滋滋吃起來。

最後,顧向東吃的湯泡飯,兩個孩子吃的素炒馬齒筧,一大盤麻辣兔肉全到了唐唯肚子裡。

晚飯後,唐唯執意要求刷碗,拗不過她,顧向東隻能答應。

唐唯刷完了碗,剛走到堂屋,就見顧向東雙手放在身後,笑嗬嗬看著自己。

“你笑啥啊?”

顧向東嘿嘿一樂,“我有好東西給你。”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