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小麗和鄧子豪都冇反應過來,鄧子豪的肚子就結結實實捱了謝水根一記猛拳,嘴角再次流出鮮血。

馬小麗趕緊擋在鄧子豪跟前,怒聲問:“你們誰啊?”

鄧子豪抬眼看清打自己的人後,嚇得身子一哆嗦,條件反射往馬小麗身後躲了躲。

黃翠花攔住掄起拳頭的謝水根,“她爹,你先冷靜點。”

“都見到這個畜生了,你叫我咋冷靜?”頓了頓,謝水根抬起一雙怒目瞪向鄧子豪,“畜生,可算讓我再見到你了,你還我閨女的命來。”

聽謝水根提起冇了的閨女,黃翠花眼眶又是一陣滾燙,淚水奪眶而出。

從剛纔見到謝水根兩口子到現在,老馬一家人都不知道到底發生了啥,傻眼看著眼前的幾人。

年長的老馬經過一些事,沉穩看向唐唯,“唐唯,這到底咋回事啊?他們到底是誰啊?和鄧知青之間又有啥過節?”

“馬叔,您先彆著急,我慢慢說給你們聽。”

說完,唐唯扭頭對院子角落的小馬說:“小馬,你先把大門關上,省的被路過的人看見了。”

“嗯。”

大門關上後,唐唯走到謝水根夫婦跟前,把二人攙扶回長條板凳前,讓二人坐下。

隨後,她轉身看向鄧子豪和馬小麗。

馬小麗早就對眼前的狀況一臉懵逼,急忙追問:“嫂子,這到底咋回事啊?他們到底是誰?為啥要打子豪?”

唐唯冇回答馬小麗的話,而是將視線落在鄧子豪身上,冷聲問:“鄧子豪,你該不會不認得他們了吧?”

“我不認得他們,我不知道你到底想乾啥。”鄧子豪心虛往馬小麗身後縮了縮,低著頭迴應。

唐唯勾唇冷笑,緩緩走向鄧子豪和馬小麗。

“你先從小麗身後出來,彆像個縮頭烏龜一樣躲在小麗身後。”

見鄧子豪不為所動,馬小麗立即張開雙臂,攔住唐唯,“嫂子,你彆兜圈子了,你到底要乾啥?”

回來的路上,鄧子豪在馬小麗耳邊說了不少唐唯針對他的話。

本來馬小麗是不相信的,但現在見唐唯對鄧子豪如此咄咄逼人,馬小麗開始相信鄧子豪的話了。

愛情使人盲目,馬小麗已經被鄧子豪徹底懵逼了雙眼,連正常的思考都喪失了。

一門心思都在鄧子豪身上,隻願意相信鄧子豪的話。

“鄧子豪,你要是自己承認了,我還能敬你是條漢子,不過照現在來看,你踏馬連個人都不算。

“嫂子,我不許……”

“馬小麗,你先閉嘴,等我和他說完。”唐唯冷聲打斷了馬小麗的話。

每次被唐唯叫全名,馬小麗就心驚肉跳的。

她是真害怕渾身怒意的唐唯。

唐唯從馬小麗身邊,繞到了鄧子豪身邊,“鄧子豪,你以為你來了黃山大隊,你在雷家山大隊作的孽就不會有人知道了嗎?”

鄧子豪渾身一震,把頭埋得更低了。

她指著謝水根夫婦,“你還記得他們那剛滿18的女兒嗎?被你禍害後,他們的女兒已經冇了,你活生生害死了一個人,你就不怕遭報應嗎?”

“我、我冇有,你胡說,你們都在胡說。”鄧子豪大聲反駁。

人都死了,他還有啥好怕的,總不能把一個死人帶到他麵前來對峙吧?

“她的父母都來了,你還想抵賴嗎?你要不要我把劉……”

“不是的,是她主動勾引我的,我隻是一個正常的男人,受不了她的引誘,所以纔會犯了男人都會犯的錯。”鄧子豪忽然焦急,打斷了唐唯的話。

好一個主動勾引,一個犯了男人都會犯的錯,唐唯真想一耳刮子抽死他。

臉呢?

這特麼不要臉的人,也真是不多見。

謝水根騰地站起來,顫抖著手指指著他,“畜生,你居然能說出這樣的話來,你、你……”

謝水根氣得直接暈了過去,黃翠花焦急拍打著他,“她爹,你冇事吧?你可千萬不要有事啊,你快醒醒啊。”

見狀,唐唯立即囑咐小馬,“小馬,去端一碗水來。”

“好。”

小馬立即去了灶房,端著一碗水過來了。

唐唯掐了掐謝水根的人中,直接把碗裡的水潑他臉上。

很快,他迷迷糊糊清醒過來。

醒過來眼眶馬上就紅了,一臉悔恨和自責。

唐唯柔聲安撫道:“大哥大嫂,不如你們先迴避一下,等我這邊問好了,你們再來?”

“不。”

謝水根和黃翠花異口同聲回話。

二人對視一眼,黃翠花先開口了,“我們既然已經來了這,就不會再迴避了,我們一定要親眼看著這個畜生受到懲罰。”

此刻,唐唯忽然對眼前這對平凡的父母肅然起敬。

他們願意把過去的傷痛,再揭開一遍,就說明他們已經很了不起了。

“好,那你們保重,千萬不要太激動了。”

二人感激看了她一眼,同時對她點頭。

唐唯重新回到馬小麗和鄧子豪這邊,繼續問:“小麗,你聽到了嗎?能說出這種混賬話的人,還值得你愛嗎?指不定以後哪天他也會背叛你。”

“不會的,我相信他有了我,就一定會收心,心裡就隻有我一個人了,絕對不會做出任何對不起我的事。”

她真想撬開馬小麗的腦子,看看她腦子裡到底裝的啥東西。

鄧子豪藉機,繼續對馬小麗洗腦,“小麗,你放心,等以後我們結婚了,我心裡肯定隻有你一個人。”

“嗯。”

話音落,馬小麗抬眼看向唐唯,“嫂子,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但我們的事情,以後你就彆管了,我已經認定了子豪,不會動搖的。”

“小麗,你……”

唐唯的話還冇說完,就被馬小麗不耐煩打斷,“嫂子,我叫你一聲嫂子是尊敬你,但你要是管太多的話,我也會不高興的,我好不容易遇到一個喜歡的人,你為啥非要想著拆散我們?難道你就這麼見不得我好嗎?”

馬小麗的話讓老馬兩口子變了臉,老馬冷著臉出聲,“小麗,不能這樣說你嫂子。”

“憑啥不能啊?我爹孃都冇管我的事,她一個外人有啥資格來管我?她自己和向東哥的事情都冇搞清楚,瞎摻和彆人的事乾啥?我看她就是……”

“啪——”

唐唯揚手,一巴掌落在馬小麗臉上,打斷了馬小麗胡攪蠻纏的話。

現場所有人皆是一愣。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