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平緊握唐唯的手,揚起下巴說:“這是我娘。”

顧安:“對,這就是我娘。”

這哪裡是帶她出來挖野菜,這分明是帶她出來官宣身份。

唐唯笑了笑,趕緊配合接話,“是,我是他們的娘。”

反正她過四個月就走了,也不怕被人說什麼,索性就讓兩個孩子高興四個月。

挖野菜的孩子們,紛紛朝顧平和顧安投來羨慕的眼神。

“你娘好白,好漂亮啊。”

“你娘是天上的仙女兒吧?”

“……”

唐唯被他們天真的話逗笑了,高興不過三秒,就聽到一個充滿敵意的聲音,從側後方傳來。

“啥仙女兒?就是個破鞋。”

所有人都回頭看過去,一個七八歲左右的男孩,正惡狠狠瞪著唐唯。

顧平氣不過剛打算衝向男孩,被唐唯攔下。

“平平,他是誰?”

顧平回頭安慰唐唯,“您彆聽他瞎說,他是王嬸的兒子叫虎子,都不是啥好人。”

原來是王嬸的兒子。

那就怪不得了。

唐唯牽緊了顧平和顧安的小手,眉眼上揚,“你奶昨天可是在全隊人麵前向我道歉,還賠了我們家五十斤大米,你要是還敢胡說的話,我就找隊長去,到時候再叫你們家賠五十斤大米。”

“你……”

虎子跺了跺腳,看向她的眼神更幽怨了。

就因為她,他們家現在連稀粥都喝不上了。

他恨這個女人。

虎子氣鼓鼓彎腰,從腳下撿起一顆石子,直接丟向唐唯。

唐唯閃身躲避,石頭砸在身後的樹皮上,結果反彈回去。

虎子冇能躲開,石子不偏不倚砸在虎子的小腿上。

“哎喲——”

虎子蹲下來,抱著自己的小腿,“你這個壞女人,你一定會遭報應的。”

“你娘胡說八道毀人名聲都不遭報應,我怕什麼報應。”

“你……”

給一點教訓就夠了,唐唯也懶得和一個孩子一般見識,帶著顧平和顧安走遠了。

因為剛纔的插曲,顧平小跑著帶她們來到後山下的小山坡。

立夏前後,小山坡綠油油的,長滿了不知名的野菜,野草之類的。

唐唯一眼就看到了長在野草中間的魚腥草,這可是天然的好野菜啊。

她趕緊拿著小鋤頭和小簍子過去,打算挖些魚腥草回家吃。

在現代,她可喜歡涼拌魚腥草了。

人間美味。

唐唯不太會用鋤頭,嘗試了好幾次,才勉強能挖出魚腥草來。

兩個孩子趕緊從土塊裡,把魚腥草掰出來,放到小簍子裡。

見這一片挖的差不多了,唐唯停下來,抬眼看了看周圍。

“平平,安安,你們在這裡撿,我去那邊再挖一點。”

“好。”

“好~”

對二人笑笑,唐唯扛著小鋤頭,到另一麵找魚腥草。

經過一團簇擁的野草時,她看到野草忽然動了動,好像裡麵藏著什麼東西。

這個時代生態環境好,野雞,野兔什麼的一般會在草叢裡搭窩。

難道自己碰上野雞,野兔了?

她小心翼翼往草叢走去,用小鋤頭扒開草叢。

當看到草叢裡東西時,愣住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