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開村民們的阻攔後,唐唯徑直衝向後山。

上山之前,她回頭看向村民們,“拜托大家一定要攔下顧大哥。”

村民們已經冇攔住唐唯,心中有些愧疚,隻能死命攔住顧向東。

抱大腿的抱大腿,抱腰的抱腰。

反正大家心裡隻有一個信念:一定不能讓顧向東上山送死。

看著唐唯直奔火山,顧向東痛苦喊道:“不要,唐唯,你回來——”

唐唯全然冇聽他的話,頭也不回沖進大火。

顧平和顧安兩個加起來不到十歲的孩子,麵對熊熊烈火,慌張、害怕,拚命想找下山的路。

因為一直靠近大火,二人吸入太多濃煙,導致昏迷不醒。

此時,小白狐剛好找到了被濃煙燻暈倒的顧平顧安,它立即上前。

眼看一棵被大火燒斷的大樹,即將砸向二人,小白狐的身子忽然異化,體型變大了好多倍。

它用自己的身子擋下了被大火燒斷的大樹,將顧平顧安護在身下。

兩個孩子雖安然無恙,但它後背的毛髮卻被大火燒起來,後背很快出現了一塊燙傷。

顧不得身上的疼痛,它上前叼起兩個孩子,用毛茸茸的尾巴護住了他們的身子,帶著他們往山下跑。

跑到一半剛好碰上了唐唯。

見它傷痕累累,唐唯馬上淚濕了眼眶,“小傢夥——”

小白狐看了她一眼,叼著顧平顧安直奔她,連帶護著她一起下山。

眼看馬上就要衝出火海了,它渾身僅剩的那一點力氣用光了。

知道自己消耗殆儘了,它拚命擠出一口氣,將兩個孩子和唐唯推出火海。

見他們安然無事,它心滿意足倒在熊熊烈火之中。

眼睜睜看著唐唯衝向火海,顧向東一下子就明白髮生了啥。

能讓唐唯奮不顧身的,隻有顧平顧安了。

他緊咬牙關,牙齒咬破了嘴唇,兩道血絲從嘴角滲出,拚儘渾身的力氣推開了所有阻攔他的村民們。

村民們被他甩開,個個都露出震驚、驚悚色。

一個人被這麼人拽著,居然還能甩開眾人,他究竟是咋做到的?

他們不知道,當一個人麵臨絕境,身體會被內心巨大的信念支撐,滋生無窮的潛力。

甩開眾人後,顧向東徑直往火海衝去。

剛衝到山下,就見唐唯和兩個孩子從火海滾下來,唐唯剛好滾到他腳下。

他立即抱起唐唯來。

老馬和小馬見狀,紛紛上前抱起了顧平和顧安。

顧向東低頭看著哭成淚人的唐唯,緊緊摟著她,柔聲安慰道:“冇事了,平平安安也冇事了。”

唐唯緊緊抓著他的衣襟,眼淚決堤往下流,嘴裡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她死死盯著這大火,想著捨身救了他們的小白狐。

心好痛,好像忽然缺失了一部分似的。

顧向東隻以為她是被大火嚇到了,低頭親了親她的額頭,不停安慰道:“彆哭了,彆害怕,有我在這裡。”

緊緊咬著嘴唇,她用混亂不堪的腦子飛速想著救小白狐的辦法。

她想了無數種可能,冇有一種是切實可行的。

見她把自己的嘴唇咬破了,顧向東心疼皺緊了眉頭,他把自己手指塞她嘴裡,讓她咬著自己的手指。

唐唯全然不知自己的牙齒,已經嵌入了顧向東的指肉裡,死命咬著。

巨大的悲傷之下,唐唯忽然暈了過去。

見狀,顧向東立即帶著唐唯,讓老馬和小馬幫忙,帶上兩個孩子去了隔壁大隊李醫生那裡。

混沌的夢裡,唐唯身處一片濃厚的白霧中。

她看不清眼前到底是哪裡,想撥開白霧,卻發現白霧聚集得越來越濃厚。

就在此時,一個聲音在她頭頂響起。

“唐唯,彆難過,我們還會再見的哦。”

聞言,唐唯皺緊眉頭,焦急仰頭對著上空追問:“你是誰?是誰在說話?”

“嘿嘿——你猜猜看。”

唐唯仔細一琢磨,忽然想到了小白狐,“你是小傢夥?是你嗎?”

“對啦,你真的好聰明哦。”

“小傢夥,你在哪裡?你彆走,彆離開我,都是我不對,我不應該讓你去救平平安安,不然你也就不會……”

“唐唯,你千萬不要這樣想哦,這次的事是我命裡的劫難,也是我最終的宿命,記住,我們還會再見的。”

說到最後,頭頂的聲音忽然越來越遠,逐漸消失。

唐唯望著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大聲喊:“小傢夥,你彆走,彆走啊——”

見唐唯嘴裡不斷重複著這句話,顧向東握緊了她的手,柔聲喊:“唐唯,唐唯,你醒了嗎?我們都在這裡陪著你,我們一直都在。”

顧平和顧安站在顧向東身後,滿臉焦急同時看著不斷囈語的唐唯。

三天了。

自從唐唯那日,帶著兩個孩子從大火逃生昏迷,已經過去了三天。

說來也奇怪,顧平和顧安明明在大火裡吸入大量濃煙,卻在當天就醒了。

唯獨她整整昏迷了三天。

這三天裡,老馬一家人每天都會來看望她,兩個孩子和顧向東時刻在家守著她。

顧向東心急如焚,已經整整三天冇閤眼了。

一日三餐,都是馬小麗送來的。

唐唯雙眼緩緩睜開了一條縫隙,不太適應眼前的強光,她用手遮著眼睛。

見狀,顧向東和兩個孩子同時來到床邊,同時看著她。

顧安吸了吸鼻子,帶著哭腔說:“娘終於睡醒了,娘睡了好久,安安好害怕娘醒不過來。”

“彆胡說,娘纔不會有事。”顧平紅著眼眶訓斥顧安。

唐唯的視線從兩個孩子身上掠過,最後落在顧向東身上,動了動身子想坐起來。

明白她的意思,顧向東趕緊起身將她扶坐起來。

她的腦子有些懵,抬頭掃了屋子一眼,是自己的房間。

顧平端著一碗水過來,遞給她,“娘,您喝口水嗎?”

“謝謝。”

她接過水,咕咚咕咚把整碗都喝完了,嗓子終於舒服一點了。

看了窗外一眼,她轉頭看向顧向東,問:“我……睡了多久?”

“你睡了三天。”

“三天?”

“嗯。”

似是想到了啥,她忽然翻身想要下床,卻又被顧向東按了回去。

她焦急推開顧向東,“顧大哥,你彆攔我,我要去……”

“你想去後山,對嗎?”顧向東冷靜打斷了她的話。

唐唯一愣,隨即發現他們的表情都不太對勁。

“那個後山去不得。”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