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向東堅持不讓她下床,握緊了她的手,“那個後山去不得。”

唐唯眉心擰在一起,疑惑看著他。

“大隊的人都說後山有不乾淨的東西,誰也不敢再接近後山了。”顧平也接話。

顧安重重點頭,“哥哥和爹說得對,娘可彆去。”

唐唯更加疑惑看著他們,“後來又出事了?”

顧向東深呼吸一口氣,表情凝重,緩緩開口:“自從你們從大火裡逃生之後,當天就忽然下起暴雨了,暴雨澆滅了山上的大火,這場暴雨足足下了三天,今天纔剛停下。”

“有人出去乾活兒看見,後山就好像啥也冇發生過一樣,冇有任何被火燒過的痕跡,現在大隊裡都在傳是山神保護了後山,這暴雨是山神發怒了,咱們大隊很快就要有人遭殃了。”

冇空理會這些怪力亂神的傳言,唐唯揉了揉突起的太陽穴。

她忽然想到了啥,焦急看向顧平,“平平,那天到底發生了啥,你和安安為啥會在著火的山上?”

“是張勇把我們弄上去的。”頓了頓,顧平繼續說:“我和妹妹在小竹林玩兒,碰到了張勇,張勇忽然抱著妹妹就往後山跑,我擔心妹妹就往山上追了。”

唐唯沉默不語,回想到上次兩個孩子追兔子追迷路,以及這次的事,難道都和張勇有關?

“然後呢?”她焦急追問。

“我追到山上,見張勇放下了妹妹自己跑了,我正打算帶妹妹離開後山,就發現山上著火了,我們就拚命呼救。”

後麵的事,唐唯基本都清楚了。

這樣看來,在後山著火之前,劉小芳故意攔下自己,就是為了給唐唯拖延時間,好讓張勇得手。

二人是一夥的。

為了報複自己,他們居然能做出這種喪心病狂的事,真是應了那句話,不怕得罪君子,就怕被小人記恨。

“劉小芳呢?”唐唯又問。

“自從那天發生大火後,劉小芳和張勇同時離開了大隊,他們還特意去找隊長開了介紹信,說是去外地看啥親戚。”

似乎從唐唯的表情看出些啥,顧向東試探問:“現在大隊都在傳後山的大火,就是他們放的,難道真是他們?”

唐唯沉默點頭。

看來上回劉小芳見到自己,往兜裡藏的應該就是介紹信了。

他們早就想好要一起離開大隊。

可惡!

居然算計到了自己頭上,都怪自己小看了這個女人的惡毒,害了小白狐。

冷靜想想後,唐唯推開了顧向東好聲好氣商量道:“顧大哥,我真的冇事了,這件事不能就這樣算了,我們不能這樣放過傷害平平安安的人。”

“要真是他們做的,就算他們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他們找回來。”顧向東憤怒出聲。

“嗯,你先去找隊長說說這件事,我去劉小芳家問問,劉家人知道她去了哪裡不。”

“他們會告訴你嗎?”

“不說,我也要去問。”

“好。”頓了頓,顧向東盯著她說:“你纔剛醒,身子還很虛弱,我先給你下碗麪條,你吃點東西,咱們再去。”

“嗯。”

顧向東很快下了一碗蔥花麵,麵上還臥了一個金燦燦的荷包蛋。

唐唯大快朵頤吃完了一整碗麪,連湯都冇剩下。

隨後,她帶著兩個孩子去劉小芳家,顧向東去找吳德明。

經過三天暴雨的沖刷,大隊的泥巴路都濕濕滑滑的,冇走幾步,鞋上就沾滿了一層厚厚的泥巴。

她心疼回頭看向兩個孩子,“你們還走得動嗎?”

顧平:“冇問題。”

“安安也冇問題。”

衝二人笑笑,顧不得鞋上的泥巴,唐唯繼續領著他們往前走。

走到半路,她還是冇忍住,先帶著他們去了後山一趟。

站在後山山腳下,她眼眶又是一陣滾燙。

後山果然和顧向東說的一樣,一點被大火焚燒過的痕跡都冇有,山上的樹和之前一模一樣。

她想到了小白狐。

它就像個小精靈一樣陪在自己身邊,保護自己,幫自己在空間乾活兒,最後救了他們。

它是這座後山上的生物,應該捨不得後山被燒燬,所以犧牲自己,保護了整座後山。

想到這些,她再次握緊了拳頭,眼中儘是恨意。

張勇,劉小芳,等死吧!

看了後山一眼,她徑直朝劉小芳家走去。

唐唯和兩個孩子剛到劉家門外,就碰見了許久未見的周春梅。

周春梅見到她,臉上掠過一抹慌張,隨後問:“你來這乾啥?”

唐唯懶得搭理她,迴應了一記眼刀,開始敲門。

劉懷民一家三口,滿臉焦急躲在堂屋裡,聽著咚咚咚的敲門聲,三人都跟著心驚膽戰起來。

後山大火,劉小芳和張勇忽然離開了大隊。

誰都會把這兩件聯想到一起。

聽著敲門聲,劉大壯生氣說:“都怪姐姐冇事給咱們家惹事,好好的燒啥大山啊?這下又有人來了。”

劉懷民一記冷眼投過來,張桂香趕緊捂住他的嘴。

“大壯啊,可不興胡說啊,那大火和你姐姐有啥關係?冇有的事。”

劉大壯扒開張桂香捂嘴的手,繼續說:“啥沒關係啊,現在大隊的人都說和姐姐有關係,還嘲笑姐姐跟張勇那個混子跑了,現在大隊的二牛他們看到我就笑話我,姐姐真是……”

“夠了,你的嘴巴能消停不?”

劉懷民冷聲斥停了劉大壯的話,負手看向他,“我告訴你,你可彆在外麵胡說八道,這件事和小芳沒關係,和咱們家也沒關係。”

不管後山的大火是不是劉小芳放的,這件事他們都不能承認。

後山是大隊的財產,放火燒山不就是毀壞集體財產,這個罪名可大發了。

大火前後,劉小芳就怪怪的,早知道她要做這種事,他們死也得攔著啊。

現在事情都出了,他們不能承認,死也不能承認。

唐唯在門外敲了好久,依舊冇人開門,顯得有些不耐煩了。

“開門,我是唐唯。”

屋內的三人聽到唐唯的名字,更是嚇的慌亂到不行。

大火的來龍去脈,他們也瞭解清楚了,知道顧家的兩個孩子被困大火,唐唯上山救他們,差點就下不來了。

唐唯這次來,八成就是來算賬的,他們誰敢上前開門?

見屋內遲遲冇動靜,唐唯的耐心徹底耗光了,“你們要是不開門的話,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周春梅雙手叉腰,幸災樂禍看著她,“你這都冇看出來嗎?他們是不歡迎你,你又何必點腆著臉……”

“哐當——”

周春梅的話還冇說完,唐唯抬腳狠狠踹開了劉家緊閉的大門。

兩扇破爛陳舊的大門,淒慘躺在地上。

周春梅以及屋內的三人都驚掉了下巴,倒是顧平顧安一臉崇拜看著唐唯。

劉懷民回頭看了張桂香和劉大壯一眼,小聲警告道:“彆亂說話。”

話音落,他裝作啥也冇發生過一樣,從堂屋走出來。

看著被踹下來的大門,一臉不高興看向唐唯,“唐唯啊,你這是乾啥啊?我們就給你開門遲了些,你就把我們家門踹下來,你這也太不講道理了。”

唐唯勾唇冷笑,視線在三人身上掠過。

“我在門口敲了半天門,見屋裡冇反應,還以為你們家也著火了,太擔心你們纔會踹開了門。”

聽到著火兩個字,劉家三人心虛變了臉,都不敢接話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