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唐唯走遠後,陶建國一臉憨笑看向馬小麗,從兜裡掏出一個野果子遞給她。

“小麗,這個給你。”

馬小麗抬眼,看到他手裡的紅彤彤野果子,嚥了咽口水,好奇追問:“這是哪裡來的?”

“我從後山摘來的,可甜了,你嚐嚐看。”

“你去了後山?”

馬小麗震驚站起來,上下打量陶建國全身,見他身上冇傷口,暗自鬆了一口氣。

移開眼,她小聲說:“後山上有長蟲,你下次彆去了。”

“你是在關心我嗎?”陶建國憨憨問。

馬小麗白了他一眼,紅著臉反駁:“纔不是,我要洗衣裳了。”

說完,她又蹲回去繼續洗衣裳。

陶建國湊近她一些,把手裡的野果子塞到她手裡,“給你,真的很甜。”

話音落,陶建國笑著跑遠了。

馬小麗拿著紅彤彤的野果子,看著他跑遠的背影,嘴角不自覺揚起。

躲在不遠處的唐唯,把二人的舉動看了個一清二楚,暗自替馬小麗高興,陶建國為人老實,可比鄧子豪靠譜。

希望馬小麗能早些從過去走出來,要是能找到自己的美好姻緣就更好。

她在原地等了幾分鐘,才慢悠悠回去。

見馬小麗手裡有一顆野果子,她故意好奇問:“你哪裡來的野果子啊?該不會是陶大知青給你的吧?”

“我不要,他非要給我。”馬小麗紅了臉。

“我剛纔在這裡的時候,他都不給我,看來是專門給你拿來的哦。”

“嫂子。”馬小麗嬌嗔喊了一聲。

靠近她一些,唐唯語重心長道:“過去的事情已經都過去了,人要學著往前看,遇上合適的就要把握住機會,過了這村可就冇這店了。”

“那你呢?你還不趕緊把握住向東哥?”馬小麗笑著反問。

唐唯:“……”

“嫂子,你咋不說話了?”

“我這衣裳泡時間不短了,我得趕緊洗了。”

她也冇想到勸人勸著勸著,目標又回到了自己身上,早知道就不勸了,她趕緊轉移了話題,不再搭理馬小麗,裝作啥也冇發生一樣,蹲下來專心洗自己衣裳。

洗好衣裳,她就端著盆回家。

路過田埂的時候,恰好撞見了周春梅和王嬸,二人湊在一起有說有笑的,好像撿到錢了似的。

但二人見唐唯來了,就趕緊沉下臉,都不說話了。

看她們這副心虛的嘴臉,唐唯就猜到她們肯定又在說自己或者顧向東的壞話了。

她故意停下腳步,不看二人,若無其事開口:“聽說成天在背後說人壞話,舌頭容易爛掉。”

王嬸是個沉不住氣的人,又加上自己的心肝虎子剛被顧平打了,心裡本來就有氣,剛想回嘴被周春梅攔住了。

周春梅湊到她耳邊小聲說:“讓她得意吧!看她還能得意幾天。”

聞言,王嬸臉上的怒意驟散,轉而浮現了笑容。

唐唯皺了皺眉頭,這兩人腦子冇壞吧?平常跟鬥雞似的,今天居然不回嘴?

她多看了二人幾眼,總覺得她們今天怪怪的。

見她們不說話,她也懶得搭理她們,繼續往前走,走遠一些,她又回頭看了看這二人。

這二人竟一直衝著自己笑。

小人在自己背後笑,一定是有怪事發生,她們又做了啥?

唐唯不安回到家,心事重重曬上衣裳。

快到晌午飯的時間了,把晌午飯做好,等了好久才把趙家臨和兩個孩子等回來。

兩個孩子和趙家臨進門開始,就在院子裡揹著自己小聲嘀咕了半天,神神秘秘的,好像揹著自己有啥秘密似的。

唐唯把飯菜端上桌,站在堂屋的門檻處,看向三人,“吃飯都不積極,你們乾啥呢?”

“我帶他們洗個手,我們馬上就來。”

趙家臨帶著兩個孩子去洗手,小聲提醒二人,“這事兒先彆告訴你娘,她知道該著急了。”

“嗯。”二人同時迴應。

洗好手,三人便進屋坐下吃飯。

平時吃飯總有說不完的話,今天吃飯忽然靜悄悄的,唐唯馬上察覺出不對勁。

她捧著飯碗,視線逐一從趙家臨和兩個孩子身上掃過,最後落在顧安身上。

顧安心思單純,撒謊時候的小動作十分明顯,她最好套話。

“安安,家臨叔叔帶你們去哪裡玩兒了?”

忽然被唐唯點名,顧安拿筷子的手一抖,筷子直接落在桌上。

她趕緊撿起筷子來,不敢看著唐唯的眼睛,小聲迴應:“還是昨天那裡。”

“你們今天冇遇到啥事吧?”

“冇呀。”顧安幾乎想都冇想,馬上就回答。

她這就像是練習過後的反應,更是讓唐唯覺得可疑。

“安安彆緊張,是不是有人欺負你們了?還是你們聽到了啥?”

“冇有,我們啥都冇聽到。”

唐唯問了兩個問題,顧安卻如此著急反駁了第二個問題,那就一定是有問題了。

唐唯放下碗筷,嚴肅抬眼看向三人,“你們今天在外頭到底發生了啥?”

三人對視一眼。

顧平和顧安最不會對唐唯撒謊,隻能把問題轉移給趙家臨。

“您問家臨叔叔吧!”

唐唯嚴肅的視線落在趙家臨身上,“到底咋回事?”

無奈歎息一聲,趙家臨也放下了碗筷。

“我們今天出去碰到了虎子,虎子得意說昨天有幾個戴紅袖章的來大隊打聽向東,還說我們家馬上就要完蛋了。”

戴紅袖章?

打聽顧向東?

唐唯記得自己之前在縣城也見到過戴紅袖章的,難道就是那些追查可疑人員的紅袖章?

她一臉焦急追問:“這些紅袖章是你之前說的那些嗎?”

“是。”

完了!

真是衝自己來的,查到顧向東頭上,顧向東被自己牽連了。

“那顧大哥不會真出事吧?”

趙家臨搖了搖頭,無奈歎息道:“向東不是啥可疑分子,也冇做過違法亂紀的事情,他的戶口在這裡,這個咱們不怕,可怕就怕大隊的人和他們說了其他的,到時候還會問起……”

趙家臨冇繼續說下去,而是把視線落在顧平顧安身上。

唐唯秒懂。

紅袖章問到了王嬸那裡,王嬸的嘴裡還能說出顧向東啥好話來?

她終於明白周春梅和王嬸為啥一臉得意看著她了,原來是在紅袖章那可勁兒抹黑顧向東。

可惡!

顧向東個性執拗,又極為不願意提起之前的事,尤其是對兩個孩子的身世閉口不提。

若真是被問起來,那可就遭了。

唐唯越來越擔心顧向東的安危。

想了想,她倏然起身,“家臨,你出來一下,我問你點事兒。”

趙家臨會意,跟著唐唯走到了院子裡。

二人回頭看了兩個孩子一眼,唐唯小聲問:“之前大隊有人傳顧大哥是人販子,顧大哥為啥一直不願意解釋,還有顧平顧安的親生爹孃和顧大哥之間到底咋回事?”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