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珍珍趕緊擺手,裝作一臉嚴肅說:“我記錯了,他家啥背景也冇有,我和他也不太熟,我們家搬家的時候我太小了,那些事我也記不清了。”

“唉!還以為能知道一些向東哥以前的事呢。”馬小麗一臉失望。

時珍珍笑著轉移話題,“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還是想想解決眼前的事吧!”

“也是,嫂子,咱們該咋辦啊?”

三人又同時看向唐唯。

唐唯掃了時珍珍一眼,看出她剛纔撒謊了,她一定是知道些啥。

不過現在不是問這些的時候,唐唯沉思片刻,說:“顧大哥那邊啥情況,咱們也不知道,還是等等訊息再說吧!”

“嗯。”三人同時開口。

“你們都先回去吧!要是有訊息,我再通知你們。”

“好。”

馬小麗握了握唐唯的手,安慰道:“嫂子,你有事一定要喊我,我爹和小馬出去乾活兒,我就待在家裡。”

“放心走吧!我冇事。”

唐唯把三人送到門外,忽然喊住了時珍珍,“珍珍,我有幾句話想和你單獨說。”

馬小麗和段愛蓮也冇多問啥,二人和唐唯揮了揮手,就離開了。

時珍珍低頭站在唐唯跟前,已經猜到了她想問顧向東的事了,都怪自己剛纔嘴快。

想了想,她不等唐唯問話,就主動交代道:“唐唯,你彆問我顧向東的事,我和他真不太熟,又加上太多年冇見了,我也不知道他家現在是個啥情況。”

唐唯對她笑笑,“我不是想和你說這個。”

時珍珍又是一愣,糟了,此地無銀三百兩了,她再次低下頭,不敢看唐唯的眼睛。

知道從時珍珍嘴裡問不出啥,唐唯索性也不費這個勁了。

她湊近時珍珍一些,往周春梅家方向看了一眼,壓低聲音問:“周春梅和王嬸最近和你說過啥冇?”

認真想了想,時珍珍搖搖頭,“不過我一直都在幫你留意,她們接觸過誰,又和誰說了些啥。我還專門拿了一個小本子記下來了。”

“謝謝你。”

“說啥謝不謝的,要不是你提醒了我,我到現在還被周春梅和王嬸當傻子耍呢。”時珍珍笑笑。

剛來大隊的時珍珍剛正不阿,見不得任何不良做派。

也正是因為這樣,時珍珍就被周春梅和王嬸盯上,二人冇少在她那裡說唐唯的壞話。

時珍珍眼裡揉不得一粒沙子,又加上和顧向東是同學,就想把昔日老同學拯救出來,不讓他一個大男人深陷兒女私情中。

她也找過唐唯幾次麻煩,但唐唯每次都不和她吵架,而是觀察著她。

接觸幾次下來,唐唯發現她心眼不壞,就是因為一身正氣,被小人利用了。

唐唯和時珍珍談心後,讓時珍珍多留意王嬸和周春梅。

看清二人真麵目後,時珍珍就站在唐唯這邊,假裝和周春梅,王嬸交好,實際上是在背後偷偷蒐集她們散播顧向東的謠言,抹黑顧向東的證據。

她知道唐唯一直在等一個合適的機會,要幫顧向東挽回名聲,揭露周春梅和王嬸醜惡的嘴臉。

唐唯做這些事,她想也不想就支援,並且還加入了。

“嗯,先聯絡下那些人,提前和他們打個招呼,到時候說不定需要他們幫忙。”

“交給我吧!我去聯絡那些人。”看了唐唯一眼,她又說:“向東一定不會有事的,你也不要太擔心了。”

“嗯。”

“那我先走了。”

見時珍珍走遠,唐唯收回視線,轉身打算進屋。

轉身的瞬間,餘光剛好瞥見站在自己家門前,一臉幽怨瞪著自己的周春梅。

周春梅身上、臉上有不少的傷痕,看起來實在狼狽。

這就是報應!

唐唯故意衝她笑笑,高聲說:“喲!這不是周大姐嘛,今天咋還在家呢?不出門找人白話了?”

周春梅垂在身側的雙手捏緊,咬緊了牙關,惡狠狠瞪著她。

“保重身體啊,再瞪下去眼珠子就該瞪下來了。”唐唯故意用言語激怒她,希望她再做點啥。

說完,唐唯笑著轉身進了屋。

周春梅狠狠跺了跺腳,恨恨開口:“小娼婦,你給我等著。”

轉眼間,太陽偏西,天又要黑了。

顧向東還是冇個訊息,趙家臨也走了快一天,遲遲未歸。

唐唯對城裡的情況一無所知,心裡冇底,始終有些不安。

大隊的這些流言蜚語好掌控,無非就是幾個眼紅怪作妖。

可城裡牽扯到了紅袖章那些人,情況就變得複雜了。

現在對投機倒把,家庭背景等問題十分敏感,一旦和這些問題扯上關係,就很難輕易脫身。

按照趙家臨所說,顧向東之所以不肯說出兩個孩子的來曆,是為了保護兩個孩子的話。

麵對那些人的詢問,他肯定啥也都不會說。

那些紅袖章們,一向講坦白從寬,抗拒從嚴,顧向東和他們就是火星撞了地球。

她就怕顧向東本來冇啥問題,就因為不好好交代,變得可疑了。

無奈歎息一聲,她不安坐在堂屋,焦急等著趙家臨回來。

等了半晌,聽到門外傳來腳步聲,她倏然起身走向大門處。

剛走到院子裡,就見顧平顧安進門了。

看到他們,唐唯一臉的失望。

兩個孩子對視一眼,將她的失望看在眼底。

顧安走近她,拉著她的手,仰頭看著她說:“娘,您又在等爹和家臨叔叔啊?”

“嗯。”

顧安不知道該咋安慰她了,隻能轉頭用求救的目光看向顧平。

顧平也走過來,“娘,今天我和妹妹在大隊玩的時候,我們專門留意大隊的人說了啥,冇聽到多少關於爹的事了,我想爹應該很快就能回來了。”

顧向東冇回來,兩個孩子心裡也擔心,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出一點力。

唐唯衝兩個賣力安慰自己的孩子笑笑。

“我也相信爹很快就能回來了。”

話音落,她帶著兩個孩子轉身打算進屋,再次聽到身後傳來了腳步聲。

她立即停下腳步,回頭看去。

趙家臨從暗沉的薄霧中走來,徑直來到他們跟前。

仔細看了趙家臨的身後好幾眼,確定他冇帶著顧向東一起回來,唐唯臉上所有的笑容瞬間消失不見。

“城裡咋樣了?你見到顧大哥了嗎?他啥時候能回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