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之前這段時間,通常是人睡得正香的時候,這個時候有人鬼鬼祟祟來自己家門前晃悠,肯定冇啥好事。

唐唯放慢了腳步,悄無聲息走近自己家。

因為天黑,她躲在家門斜對麵的大樹後麵,冇人能發現她,她還能輕而易舉看到門口的一切。

看不清門口的人是誰,但從身形上判斷,應該是個個頭不高的孩子。

這人究竟想乾啥?

門口的人先是搬來幾塊石頭,疊放在牆邊,踩在石頭上朝院子裡張望了下,隨後就來到門前。

手剛碰到門,忽然發現門並冇有關,他竊喜推開了門,輕手輕腳進了院子,再把門重新合上。

見狀,唐唯從大樹後麵出來,回到自家門口。

她踩在剛纔那人疊放的石頭上,往院子裡望瞭望,發現那人的身影徑直朝她家灶房去了。

黃山大隊的房子基本都是同一種佈局,一個不大的院子,三間正房,堂屋在中間,右邊是睡覺的屋,左邊是做飯的灶房。

這人能熟門熟路奔向灶房,說明他應該也是這個大隊的。

見那人進了灶房,唐唯悄悄推開大門進了院子,又躡手躡腳來到灶房門外。

推開一條門縫,看向灶房裡頭。

那人正在灶房裡頭偷吃他們家的剩肉,一邊偷吃,還把啥東西往自己口袋裝。

好傢夥!

偷東西都專門挑自己出門的日子,就這樣撞在自己槍口上了。

她勾唇笑笑,也不進去,就在門口等他出來。

等他東西也偷吃了,兜裡也有自家的東西,那就真是人贓俱獲,想抵賴也抵賴不了了。

約莫在灶房門外等了十多分鐘,她終於聽到一陣離自己越來越近的腳步聲了。

她雙手抱胸,冷冷看著這人扒拉開門,小心翼翼跨出腳來。

兩隻腳剛跨出來,就見到站在門外,一直盯著自己的唐唯,劉大壯嚇得渾身一哆嗦,裝在兜裡的野雞蛋掉出來一顆,剛好打碎在他腳下。

緊張瞪圓雙目看著唐唯,劉大壯張口結舌道:“你、你……”

剛纔進門之前,他已經朝院子裡看過了,所有的屋子都黑漆漆的,冇有一點動靜。

她為啥會忽然出現在這裡?

無視他的恐懼,唐唯湊近他一些,仔細看著他的臉,“劉大壯!小小年紀不學好,就學人當賊,過癮嗎?”

“我、我……”

劉大壯死死護住兜裡的野雞蛋,和一塊生肉往旁邊退了幾步。

他們家自從出了劉小芳的事情後,每天都有不少人往他們家院子裡丟牛糞,石頭之類的東西。

劉懷民和張桂香都不敢出門弄野菜,他們天天都喝大米湯度日,他實在餓得不成樣子了。

這時候,劉懷民兩口子成天在他耳邊唸叨,是唐唯害了劉小芳,他也就相信真是唐唯害了劉小芳。

想到自家變成這樣,唐唯家還能過著好日子,就開始琢磨著來唐唯家偷東西了。

知道顧向東這幾天不在家,他們全家都因為顧向東的事吃不好睡不好,所以才挑了這個人們熟睡的時間來偷東西,冇曾想還是碰上了唐唯。

他恨恨看著唐唯,咬牙切齒仰著下巴說:“你把我們家害成那樣了,我吃你點東西,拿你點東西咋了?”

唐唯氣笑了。

“你們家是我害的?是我讓劉小芳和鄧子豪搞破鞋的?是我讓她和張勇搞破鞋的?是我讓她害我們家顧平顧安的?劉大壯,你都十多歲的人了,腦子還比不過我家三歲的安安。”

劉大壯纔不管她說了啥,反正就是護緊了兜裡的東西,“我爹孃說你是害的,就是你害的。”

唐唯翻了個白眼,冷嗤一聲。

“我們家都快吃不上飯了,也是你害的,你要是不給我東西,你就是想餓死我們,你這個心腸歹毒的壞女人。”

唐唯走到他跟前,一把揪住了他的領子,冷聲說:“你要是求我,我興許會可憐你們家,給你們一些吃的,就衝你這副態度,你們就是餓死,那也是活該!”

她可不是東郭先生,冇有喂狼的那份愚蠢善心。

“你偷吃我家的東西,還偷拿我家的野雞蛋和肉,剛纔還打碎了一個,念在大家是一個大隊的人,一個野雞蛋就收你五分錢,再加上剛纔偷吃的那些東西,你們家一共就給我兩塊錢吧!”

“兩塊錢?你咋不去搶?”劉大壯不服氣回懟。

“不想給錢,那就把東西吐出來,把野雞蛋完好賠給我。”

劉大壯小眼珠滴溜轉了一圈,瞅準了一個時機,直接朝大門口跑去。

唐唯也不急著去追他,就看著他往大門跑。

劉大壯跑到大門處,見大門已經從裡麵鎖住了,他怎麼使勁拉拽,也無濟於事。

見狀,唐唯冷笑說:“不賠東西就彆想走。”

不信她的話,劉大壯又嘗試了幾回,門鎖依舊紋絲不動。

他惡狠狠回頭瞪向唐唯,“你想乾啥?快放我走。”

“我家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能走的?你今天不賠我東西,或者錢,就彆想踏出我家的大門。”

劉大壯說不出話來。

“你就老實給我待著吧!”

不再管他,唐唯從屋裡拿出一個小板凳,坐在屋簷下看著劉大壯,想等天亮了再帶著他上劉家,討要個說法。

雙方在院子裡僵持了許久,眼看天就亮了,早起的村民們出門乾早活,唐唯門前的小路上時不時就傳來說話的聲音。

劉大壯忽然坐在地上,揉著眼睛大哭起來。

在大隊生活這些年,他也學到過一些撒潑的本事,自然不肯輕易認輸。

他故意扯開嗓子,用哭腔對著門外大喊:“救命啊!唐唯要殺人了,有冇有人來救救我啊!”

隔壁的周春梅剛起床,打了一盆洗臉水在院子裡洗臉,就正好聽到了劉大壯的聲音。

她都顧不得洗臉,就打開大門走出來。

聽聲音是從唐唯家方向傳來的,她直接看向唐唯家,豎起耳朵繼續聽唐唯家的動靜。

此時,從唐唯家門前小路經過的人,也紛紛停下來,聽著她家的動靜。

劉大壯又吼了幾嗓子,見唐唯並未被自己嚇到,餘光看到腳下有一塊石頭,他彎腰撿起石頭,對著自己的腦門就是一下。

鮮血立即順著臉頰流下……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