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唯對王嬸笑了笑,朝虎子走過去。

王嬸站在虎子跟前,攔住她,“你要乾啥?你還想對我家虎子動手不成?”

“我不想對你家虎子動手,我想看看他的傷口。”

“不行,我家虎子怕你。”

王嬸話音剛落,虎子一副驚悚狀,躲在王嬸身後。

唐唯知道這母子二人是心虛了,這傷口一定有貓膩。

顧平氣鼓鼓吼:“虎子撒謊,我娘根本就冇打他,是他先打我孃的,還罵我娘,他就是活該。”

顧安:“虎子活該。”

王嬸黑著臉,睨向兩個孩子,“你們兩個小野種瞎說啥?你們信不信我撕爛你們的嘴。”

小野種三個字有些刺耳,唐唯的臉馬上就黑下來了。

她學著王嬸雙手叉腰,冷臉開口:“有啥樣兒的娘,就有啥樣兒的娃,今天彆說我冇打虎子,就是我打了,你們也彆想在我這裡討到半點好處。”

“小娘們兒,你還囂張得很,你信不信我去找隊長,讓隊長把你趕出我們大隊?”

“你去啊,正好找隊長說說你們家虎子都說了些啥。”

王嬸一聽這話,囂張的氣焰馬上收了一些,心虛嚥了咽口水。

“隊長都同意我住在顧大哥家裡,還把我的身份跟大家說的明明白白,虎子還張嘴到處瞎說,是不把隊長的話放在心上,想破壞黃山大隊團結,我懷疑你們是混入黃山大隊的不良分子。”

這個帽子就扣的高,罪名就大發了。

王嬸聽得一愣一愣的,過了好久才接話。

“你、你少胡說,我們在黃山大隊這麼多年,根本就不是啥不良分子,你個來路不明的女人纔是不良分子。”

“咱們現在就去找隊長說叨說叨,看隊長覺得誰有理。”

說話的同時,唐唯拽起了王嬸的胳膊,把她往大隊方向帶。

吃過上次的虧後,王嬸可不敢再去找隊長了。

她今天來這裡,也就是想把上次的五十斤稻穀,弄回家。

瞧唐唯這架勢,她又慫了。

彆到時候東西冇要回來,又搭出去一些,那就劃不來了。

心虛甩開唐唯的手,她退回到虎子身邊。

“誰要和你去找隊長,我不去,你就說我虎子腿上的傷咋辦吧?”

總算繞回來了,王嬸鬆了一口氣。

“虎子腿上的傷,我願意賠償。”

王嬸笑了,“好,那就把上次的五十斤稻穀還給我,另外再給我們五十斤小麥吧!”

胃口還不小。

唐唯勾了勾唇,“可以。”

顧平和顧安一愣,二人同時走向唐唯。

顧平:“娘,您不能給她。”

顧安:“娘彆怕,我們去找爹回來,爹會保護咱們的。”

唐唯滿臉笑容回頭看向他們,“彆怕,交給娘來解決。”

說完,她再次回頭看向王嬸和虎子。

“東西,我可以給,但我總要看看虎子腿上的傷吧?”

王嬸心想著那些東西,又看了看唐唯。

虎子腿上的傷,可是她精心“弄”上去的,一個啥也不懂的小姑娘,能看出個啥?

給她看了,就能拿回稻穀,還能白得小麥。

這個買賣怎麼看都不虧。

“好,給你看就給你看,不過我們家虎子怕你,你隻能遠遠地看。”

“成。”

剛好回家的顧向東,走到路口聽見這邊的動靜後,一直躲在一棵大樹後麵。

他很好奇唐唯到底要乾啥?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