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地給了自己腦袋幾下,劉大壯腦子有些暈乎乎的,踉蹌了幾步,扶著大門才站穩。

他垂眸衝唐唯露出陰險的笑,繼續對著門外大喊:“救命啊,唐唯真的想打死我,我不想死啊。”

“我求求你,彆過來,彆再打我了。”

唐唯始終坐在屋簷下,微微皺眉看著劉大壯自導自演了一切。

小小年紀,偷摸就算了,現在還學會栽贓陷害彆人。

這劉家也真夠有意思的,養出來的女兒到處和男人搞破鞋,兒子當賊不算,還栽贓陷害反咬彆人。

唐唯對劉大壯露出一臉嘲諷的笑,真是活久見。

劉大壯在院子裡又喊又叫的,馬上就吵醒了在屋裡睡覺的顧平顧安。

二人穿上衣裳出來,看到劉大壯的頭在流血,都嚇了一跳,轉頭見唐唯坐在屋簷下,都紛紛來到唐唯身邊。

顧平揉了揉眼睛,問:“娘,他咋會在咱們家啊?”

“他是咋了?”顧安不敢看滿頭鮮血的劉大壯。

“他來咱們家偷東西,被我抓住了,現在又自己打了自己,說是我打的。”不想隱瞞兩個孩子,她把實情告訴他們。

顧平惡狠狠瞪向劉大壯,“你居然敢來我們家偷東西,你活該了。”

顧安冇說話,往唐唯身後縮了縮。

“叩叩——”

敲門聲落下,周春梅的聲音響起,“唐唯,你想對大壯做啥?我剛纔可是聽見大壯的聲音,從你家裡傳出來,開門,你趕緊給我開門。”

周春梅聽出劉大壯的聲音,趕緊來到唐唯家門外。

好不容易逮住一個弄死唐唯的機會,她衝小路上的村民們喊:“不得了了,唐唯要打死人了,麻煩你們去把劉懷民兩口子,還有隊長請來,這唐唯居然把劉大壯關在她家,一定要請隊長過來來看看。”

聽了周春梅的話,大家再回想剛纔聽到的聲音,好像還真是劉大壯。

幾個熱心的村民就趕緊走開,去喊人了。

其他的幾個村民,跟著周春梅來到了唐唯家門口站著,透過門縫看向院子裡發生的一切。

周春梅繼續敲門,“唐唯,你個喪儘天良的小娼婦,趕緊開門,再不開門我們就要撞門了。”

唐唯不慌不忙站起來,先轉頭看向兩個孩子,“平平,你帶安安進屋去,娘先處理了他們,你們再出來。”

顧平握緊了顧安的小手,眼裡流露著男子漢的堅韌來,堅定拒絕,“不,我要和妹妹在這裡陪著娘,爹說過我是家裡的男子漢,爹不在的時候,我要保護娘和妹妹。”

唐唯眼眶一熱,腦海中短暫掠過了顧向東的臉。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冇空去想顧向東的事,她隻能先處理眼前的麻煩。

她衝顧平二人笑笑,“好,那你們就在這陪著我。”

話音落,她又抬眼看向劉大壯,“劉大壯,你以為你誣賴我,我就怕了你?”

劉大壯知道門外有人,心裡的底氣就更足了,索性轉頭衝門外的周春梅大哭起來。

一邊哭,一邊哽咽說:“表姑救我,唐唯要打死我了,你看我都流了好多的血,我馬上就要死在她手上了?”

門外的周春梅一聽,就急忙吼道:“唐唯,你不要亂來,趕緊給老孃開門,你要是還敢對大壯動手,我肯定饒不了你。”

“唐唯平時說話斯斯文文的,可不像會對一個娃子動手的人,你啥都不知道可不要亂說。”

“是啊,彆亂說,等開門進去看看再說。”

兩個村民對周春梅的話,表示不太讚同。

因為劉小芳之前的事,村民們對劉家都很不待見,即使從門縫看到劉大壯滿頭鮮血的模樣,大家對劉大壯的話還是半信半疑。

唐唯冷笑著上前打開大門,把門外的人放進來。

進門後,周春梅見劉大壯頭上、臉上都是鮮血,假惺惺抱住他,抬眼指著唐唯。

“你這個黑心的娼婦,大壯不過是個娃子,你居然就對他下這麼重的手,你還要不要點良心了?我今天要和你……”

周春梅的話還冇說完,唐唯“啪啪”兩巴掌落在她嘴上,她的嘴很快就腫起來,嘴唇破了,滲出血絲。

周春梅一愣,一顆牙從嘴裡掉出來。

她看著自己被打掉的牙,吼道:“唐唯,你、你……”

站在門口的幾個村民也愣住了,但都冇人幫周春梅說話,周春梅為人咋咋呼呼的,成天說三道四,在大隊冇啥好人緣。

顧平和顧安站在唐唯身後,惡狠狠瞪著罵人的周春梅。

半晌,周春梅擦了擦嘴上的血絲,把牙收到兜裡,滿眼憤怒看向唐唯,“你憑啥打我?”

“你親眼看到我打劉大壯了?”

被唐唯問得又是一愣,她看了頭上鮮血結痂的劉大壯一眼,心虛說:“我雖然冇親眼看見,但大壯都這樣說了,那就準錯不了,肯定是你打了大壯。”

“哦?劉大壯是你爹?他說啥你都信?”

“你、你這人說話咋這麼難聽?你還……”

“我說話難聽,還是你說話難聽?就你這種冇憑冇據張口就給人潑臟水的人,就活該把嘴縫起來,你要是再廢話一句,就彆怪我動手了。”唐唯打斷了周春梅的話,冷聲警告道。

村民當中有人出聲提醒道:“周春梅,你一個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表姑,就彆跟著湊熱鬨了,還是等劉家人和隊長來了再說吧!”

“你們……”

周春梅不服氣看向門外的村民,他們明明就是自己叫來的,為啥不幫自己說話?

惡狠狠瞪了唐唯一眼,周春梅低頭關心著受傷的劉大壯,“大壯,你放心,有表姑在絕對不會讓任何人欺負你,表姑一定會替你要個說法的。”

“嗚嗚嗚~表姑,我好痛,唐唯要打死我了,我好害怕。”

周春梅把劉大壯抱在懷裡,活像劉大壯是她的親兒子一樣。

唐唯勾唇冷笑,真是兩個戲精湊一起了。

那就把劉家的新賬舊賬一起,好好算算。

想了想,她回頭看向顧平,湊近他耳邊小聲說了些啥。

“娘放心,我這就去。”

話音落,顧平立即從家裡跑出去了。

見顧平跑了,周春梅又說:“彆以為你把趙組長請來,就能幫你說話,大壯是在你家受傷的,這回你是跑不掉了。”

唐唯不耐煩掃了她一眼,都懶得接話。

大約十多分鐘後,劉懷民兩口就著急忙慌來到唐唯家,在門口就看到劉大壯頭上的傷,二人心疼來到劉大壯跟前。

劉大壯就是劉懷民兩口子的命,見自己的寶貝兒子流了這麼多血,張桂香紅著眼眶從唐唯吼道:“唐唯,我家大壯咋得罪了你,你要對他下這麼重的手?”

不給唐唯說話的機會,周春梅和劉大壯便添油加醋,把事情的經過和劉懷民兩口子說了。

二人一聽馬上就氣炸了。

劉小芳的舊恨,和劉大壯的新仇摻雜在一起,瞬間就引發了劉懷民對唐唯的所有憤怒。

惡狠狠瞪了唐唯一眼,他從地上撿起一塊帶血的石頭,就朝唐唯衝過去。

眼看石頭就要落在唐唯頭上,剛好進門的吳德明看到了,他冷聲嗬斥道:“劉懷民,你給勞資住手!”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