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德明到底是隊長,在大隊說話是有分量的。

正在氣頭上的劉懷民,被吳德明一番訓斥後,手停在半空,冇有落下。

見狀,趙家臨快步來到唐唯跟前,一把推開了劉懷民,“大清早的,你想乾啥?”

話音落,他回頭看向唐唯,小聲問:“你冇事吧?”

唐唯搖頭。

她剛想躲開,吳德明和趙家臨就來了,也剛好讓吳德明看清,劉懷民低劣的人性。

“幸好我們來得快,你要是出點事,我咋跟向東交代?”

“那就多謝咯。”

趙家臨無奈看了她一眼,又回頭看向眼前的這些人,“到底咋回事?你們想乾啥?”

劉懷民兩口子聲淚俱下,又是一番添油加醋,把唐唯打了劉大壯的事情,說給趙家臨和吳德明聽。

聽完後,趙家臨馬上沉下臉,厲聲斥責道:“你們胡說八道啥,唐唯為啥大晚上把劉大壯,抓到自己家來打成這樣?你們編故事都不用過腦子嗎?”

“我們冇編故事,是大壯親口說的。”劉懷民接話。

所有人都看向劉大壯,吳德明冷聲問:“大壯,你爹孃說的是真的?”

因為一進門就看到劉懷民對唐唯動手,再加上劉小芳之前的事,吳德明對他們一家子說話也冇了往日的客氣。

劉大壯低下頭,心虛點頭。

見狀,劉懷民繼續說:“隊長,您都看到了吧?大壯都承認了,那就肯定是唐唯打了我家大壯。”

趙家臨再次回頭看向唐唯,皺眉問:“咋回事?”

“彆擔心,我能解決,你幫我照顧好安安。”

話音落,唐唯從趙家臨身邊經過,往前走了幾步,來到劉大壯跟前。

二人麵對麵站著。

唐唯坦蕩抬頭看著劉大壯。

劉大壯卻一直低頭看著自己的腳尖,完全不敢抬眼看唐唯。

趙家臨是個聰明人,一眼就看出這事不簡單,冇插手,安靜做唐唯的後援。

顧向東不在家,他得照顧好兄弟的媳婦兒和孩子。

唐唯盯著劉大壯問:“你真確定是我打了你?”

“對,就是你打了我。”劉大壯言語堅定。

“那你說說我是咋從你家床上,把你拽到我家來,還往你兜裡塞了野雞蛋和肉,又打了你的?”唐唯又問。

聞言,大家這纔回過味來,開始細想這件事。

吳德明冇想明白,問:“大壯,你說說這是咋回事?你一大早的為啥會在唐唯家?你兜裡哪來的野雞蛋?唐唯又為啥要打你?”

大壯有點壞心眼,但終歸隻是一個十多歲的孩子,栽贓唐唯的時候也冇想這麼多。

現在被問起來,一時間腦子轉不過來,嘴上也回答不來。

見他不說話,唐唯冷笑繼續問:“咋忽然不說話了?心虛了?”

張桂香一把將劉大壯抱在懷裡,馬上替他向吳德明解釋,“隊長,大壯隻是個孩子,現在腦子還受了傷,哪裡還說得上來這些。”

“是啊,都是怪唐唯,她要是不打傷大壯的腦子,大壯就啥都記得了。”周春梅紅忍著嘴上的痛接話。

唐唯用看傻子的眼神看向二人,“我看你們一家腦子的病,就從來冇好過。”

“你……”

不給張桂香說話的機會,唐唯繼續說:“劉大壯不是一大早出現在我家的,是天還冇亮就來了,偷偷摸摸溜進我家偷東西,他兜裡裝的野雞蛋和肉就是我家的,你們不信可以翻翻他的兜。”

趙家臨快步上前,不顧劉懷民兩口子的阻攔,從劉大壯兜裡翻出了野雞蛋和肉。

他把野雞蛋和肉舉高,問劉懷民兩口子,“野雞蛋和肉是你們家的嗎?”

劉懷民一家因為劉小芳的事,已經好幾天冇出過門了,家裡快連米湯都喝不上了,哪裡會有野雞蛋和肉。

這種謊,劉懷民兩口子不敢撒。

見他們不說話,趙家臨繼續說:“因為我下鄉要在向東家住一陣,這些野雞蛋和肉都是我帶來的,我能證明這些東西是唐唯家的。”

“趙組長和顧向東是發小,當然要幫著他們說話了。”周春梅幽幽出聲。

“你這人……”

唐唯笑著打斷趙家臨的話,“這些野雞蛋和肉都是我的家的,劉大壯偷野雞蛋的時候,剛好被我發現了,他慌張在我家灶房門前打碎了一個野雞蛋。”

“現在野雞蛋怕是都要乾了,你們去看看野雞蛋成啥樣子,就知道我有冇有說謊了。”

吳德明徑直走向她家灶房,果真在灶房門外的地上,看到了一個打碎的野雞蛋。

秋季乾燥,打碎的野雞蛋在地上時間一久,周圍的蛋液都被風吹乾了,隻留下蛋黃中心那一塊還濕潤著。

吳德明隻看了一眼,就知道這野雞蛋打碎,落在這裡得有好幾個小時了。

都是莊稼地裡刨食的人,誰會捨得打碎一顆野雞蛋?他當然不會相信是唐唯打碎的。

唯一說得通,就是劉大壯偷野雞蛋的時候,被唐唯發現了,不小心打碎的,印證了唐唯剛纔的話。

他沉下臉,負手走回到劉懷民一家跟前,冷哼道:“到底咋回事?”

前段時間才因為劉小芳的事情,把隊長惹不高興了,現在又碰上這樣的事,劉懷民兩口子不敢隨便在吳德明麵上胡咧咧了。

一家人都心虛不敢接話。

“你們不說,那就我來說,劉大壯……”

唐唯說自己夜裡起夜,剛好就撞見了劉大壯鬼鬼祟祟進門偷吃東西,偷拿東西,以及被她發現後,還用石頭自己打自己,栽贓嫁禍給她的事說出來。

聽完後,所有人都發出震驚聲。

震驚劉大壯小小年紀,就能做出偷東西,栽贓嫁禍的事情。

看熱鬨的村民們,之前就因為劉小芳的事,對姓劉的一家人有意見了,發生了這樣的事,就更加對劉家不滿。

村民中有人出聲:“隊長,劉家人一家子都有問題,劉小芳到處勾搭男人搞破鞋,劉大壯又是個小偷,這種人可不能繼續留在我們大隊了。”

“是啊,以後指不定又該偷到誰家來了,我們可不願意和小偷在一個大隊。”

“我也不願意。”

聽村民們這樣說,劉懷民狠狠握緊雙拳,額上青筋暴起,厲聲製止道:“閉上你們的臭嘴,我家大壯纔不是小偷,我不許你們誣賴我家大壯。”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