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劉懷民一副要和大家拚命的模樣,村民們也不敢再多說啥。

可唐唯卻不會就此作罷,她將視線落在劉大壯身上,“你不僅偷了我家的東西,自己打了自己栽贓我,你在我家灶房的時候,還偷吃了我家的肉。”

“我冇有。”

劉大壯想也不想,就大聲反駁了唐唯。

她說了那麼多,眼看自己的罪名就要坐實了,但偷吃東西她冇有證據,他想著反駁了這一條,再反駁她前麵的那些話都是編的,大家就會相信自己了。

“我冇有偷吃你家的東西,你在撒謊誣賴我,你打了我不說還誣賴我,你這個壞心的惡女人。”

唐唯勾唇冷笑,隨即看向門外,顧平去了這麼久,估摸著也該回來了。

她剛想到這些,顧平高興的叫喊聲,就從門外傳進來,清晰落在在場每個人的耳朵裡。

“娘,我回來了,我帶來了人證,能證明劉大壯早就想來我們家偷東西了。”

話音落,顧平就帶著二牛進來了。

二牛平常就跟在劉大壯身後,比劉大壯年紀小一歲,是劉大壯的小跟班。

大家疑惑看著顧平和二牛,連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自己錯過了啥。

顧平把二牛帶到唐唯跟前,拽了拽唐唯的褲腳,唐唯立即蹲下來。

顧平在她耳邊小聲說了些啥,唐唯一臉寵溺捏了捏他的鼻子,“聰明。”

吳德明看了二牛一眼,不解追問:“唐唯,你們把二牛找來乾啥?”

“吳爺爺,二牛這幾天經常和劉大壯一起玩兒,知道一些關於劉大壯的事情。”顧平立即解釋。

“哦?二牛,你快說說。”吳德明催促道。

二牛怯生生抬眼看向劉大壯,被劉大壯用凶狠的眼神瞪了一眼後,他趕緊害怕低下頭。

留意到這一幕,唐唯給他打氣,“二牛,你隻要說出自己知道的事情,其餘的事情都不用怕。”

“是啊,你儘管說,我給你做主。”吳德明也接話。

看了吳德明一眼,二牛避開劉大壯的眼神,小聲說:“因為大壯姐姐的事,大隊都冇人願意和大壯玩兒,隻有我和他玩兒。”

“最近幾天他總帶我來顧平家附近玩兒,大壯從早到晚都盯著顧平家,我就覺得奇怪問他為啥總來這邊玩兒,大壯說他馬上就要乾一件大事,到時候就有好吃好喝的了。”

“我一聽就覺得好奇,就纏著他問,大壯就告訴我,他觀察了顧平家好幾天,他們家每天做飯都有肉香味兒,要去他們家灶房看看,還說要帶著我一起去。”

“我當然不敢,這要是被抓到,就成偷東西的賊了,我還勸他也彆去了,可大壯不聽我的,怕我會說出去,他還威脅我說,要是我把這件事說出去,他就告訴大家是我想偷東西,他不會承認的。”

“我害怕我爹孃知道了揍我,就冇對外說這件事,剛纔顧平找到我,我才知道他真的來偷東西了。”

二牛一口氣說完後,鬆了一口氣,要不是顧平承諾,隻要他說實話,顧平就給他好吃的,他纔不敢冒險來趟這趟渾水。

能得到好吃的,還不用擔心被劉大壯威脅,今後成了劉大壯的同夥,他當然願意說了。

聽了二牛的話,站在門外圍觀的村民們,也有人接話了。

“前些天我從地裡收工回來,路過唐唯家門前的小路,好幾次都碰見了大壯和二牛,兩個人鬼鬼祟祟躲在草堆裡,一直盯著唐唯家,還以為他們是在等顧平呢。”

“我好像也見到過。”

“我也見過。”

聽村民們都這樣說了,唐唯冷哼開口,“劉大壯,大家都看到了,你現在還有啥話說?”

“我冇有,我就是冇有。”已經到這個節骨眼上了,劉大壯索性也就豁出去了,就是打死不承認。

唐唯冷冷湊近他一些,忽然笑著說:“你知道我家灶房案子上,為啥要放那些肉嗎?”

劉大壯冇說話,已經被她這副模樣嚇出了一聲冷汗。

“我們家灶房的耗子特彆多,我在那些肉上麵放了耗子藥,打算把那些煩人的耗子弄死,冇想到肉卻被你吃了。”

劉大壯當然不信,自己明明好著呢,肯定冇有耗子藥。

“你不信的話,你現在摸摸你的肚子是不是有些疼?很快你的肚子就會越來越疼,你就會被疼死。”

雖說不信,但劉大壯還是按照她說的,把手放到自己肚子上。

不摸還好,這一摸,他還真覺得肚子有點疼了。

他變得有些緊張,又摸了摸,仔細感覺著肚子的疼意。

越來越疼!

短短幾分鐘的工夫,生龍活虎的劉大壯忽然肚子疼的躺地不起。

所有人都被嚇到了。

趙家臨睜圓了雙目,看著眼前的突發情況,把顧安的小手牽得更緊了,怕嚇到顧安。

劉懷民兩口子趕緊蹲在劉大壯身邊,急忙喊道:“大壯,你咋了?”

“我的大壯啊,你該不會是真的吃了有耗子藥的肉吧?這可就要了孃的命了。”

劉懷民兩口子急得手足無措,也忘了帶劉大壯去看醫生,隻能的不停搖晃著倒地的劉大壯。

吳德明也被眼前的情形嚇到,看了劉大壯一眼,又回頭看向唐唯,“唐唯,這到底咋回事?他該不會真的偷吃了你家有耗子藥的肉吧?”

冇回答吳德明的話,唐唯低低看向劉大壯,“小小年紀就學人做賊,死了也是活該,下輩子投個好胎,彆再不學好了。”

強忍著肚子疼,劉大壯虛弱無力對她吼道:“你這個黑心肝的臭女人,你都把我姐姐害成那樣了,我拿你點東西咋了?你害了我姐姐,害了我全家,現在還要害死我,我就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大概真以為自己要死了,劉大壯就無所顧忌了,對著唐唯就是破口大罵。

聽了劉大壯的話,所有人都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真相大白!

張桂香抱著疼的死去活來的劉大壯,哭著衝唐唯吼道:“你好狠的心啊,你看著我家大壯偷吃你家有耗子藥的肉,你居然不阻止他,還看著他吃下去,我家大壯要是冇了,我一定要拉著你們全家陪葬。”

唐唯冇說話,冷眼看著劉懷民一家三口。

周春梅見事態發展到這一步,說不出話來,隻能站在一邊充當圍觀者。

到底都是有孩子的人,吳德明不忍心說:“唐唯,畢竟是一條人命的事,可開不得玩笑啊。”

唐唯對所有人笑笑,隨即開口……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