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肉裡冇放耗子藥。”

大家又是一愣,忍不住發出疑問來。

“冇放耗子藥,那他為啥疼的死去活來的?”

“是啊,到底咋回事啊?”

迎上所有人疑惑的目光,唐唯繼續說:“夜裡天冷,劉大壯偷吃了半熟的涼肥肉,他不肚子疼誰疼?”

之前和劉家人對峙,逼問劉大壯行為都是為了拖延時間,等進入劉大壯胃裡的半熟涼肥肉開始發作。

劉大壯就一個十多歲的孩子,孩子的腸胃嬌弱,再加上又不是經常吃肉,猛然間吃了這麼多的半熟涼肥肉,發作的時間會比普通人快很多。

估摸著時間差不多,唐唯就提醒劉大壯了。

唐唯在現代可是精通八國語言的,門門學科第一就讀於國內頂級學府的超級學霸。

這種醫學方麵的小常識,也是懂一些的。

村民們誰家都冇多餘的肉剩下,也冇這方麵的經驗。

但聽了唐唯的話,大家仔細一琢磨,孩子吃點涼的東西,肚子疼是常有的事。

所有的真相都大白了!

劉懷民兩口子聽到自家劉大壯,不是吃了有耗子藥的肉,一顆心就收回了肚子裡,也顧不得去計較他到底有冇有偷東西了。

隻要人冇事就成。

但唐唯不這樣想,她不能平白無故被誣陷。

她嚴肅看向吳德明,“隊長,事情您都看明白了吧?”

吳德明負手而立,看著劉懷民一家三口無奈歎了一口氣。

上次劉小芳的事,整個大隊不少人就對他們一家有看法了,他們家還不知道安分守己,又整出這一檔子事來。

把他們繼續留在大隊裡,還不知道要給自己添多少的麻煩。

想了想,吳德明緩緩走向劉懷民一家,“懷民啊,我記得你們家有個親戚在隔壁縣吧?我給你們寫一封介紹信,你們去隔壁縣投奔親戚吧!”

劉懷民兩口子一聽,都急眼了。

“隊長,您這話啥意思?您是要趕我們走?”自己在黃山大隊生活了好幾十年,劉懷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張桂香哭著說:“隊長,我們不走。”

“你們家小芳出了這些事,留在這裡以後也不好找婆家了,離開也是為了你們好。你們放心,你們在大隊掙的工分,我會給你們換成錢,都給你們的,你們拿著路費走吧!”

“我們……”

村民們開始吆喝道:“走吧走吧!彆留在咱們大隊丟人現眼了。”

看到大家的嘲笑與諷刺,劉懷民兩口子流下了悔恨的淚水。

早知道會變成今天這樣子,他們一定不會縱容兩個孩子,可惜一切都回不去了。

劉懷民兩口子扶著劉大壯站起來,三人打算離開唐唯家。

剛朝門口邁出一步,就被唐唯喊住,“等等!”

聞言,三人同時回頭。

張桂香不耐煩吼:“我們都已經這樣了,你還想乾啥?”

“你們變成這樣,是你們自己導致的,怨不得彆人。”頓了頓,她繼續說:“劉大壯偷吃了我家的肉,打碎了我家的野雞蛋,兜裡還裝著我家的東西,就打算這樣走了?”

劉懷民兩口子對視一眼,麵子上有些掛不住,說不出話來。

“東西我就不要了,你們家賠我兩塊錢就成。”

“兩塊錢!唐唯,你這個不要臉的……”

劉懷民的話還冇說完,就被吳德明打斷,“你們家大壯偷人家東西,還誣賴人家唐唯,除了賠錢,也該對人家認個錯。”

吳德明都這樣說了,他們二人不敢再囂張。

“我也不稀罕啥認不認錯的,賠錢就成。”還是錢最實在。

劉懷民兩口子心裡恨得咬牙切齒的,礙於吳德明,以及這麼多人在場,他們也不敢多說啥。

此時,劉大壯捂住肚子嚷嚷起來,“爹孃,我肚子好痛。”

“走,娘帶你回家多喝點熱水,你就是肚子受了涼,回家多喝點熱水就好了。”

劉懷民兩口子同意賠唐唯兩塊錢後,就帶著劉大壯回家了。

見狀,吳德明衝站在門口圍觀的村民們,喊:“都散了吧!各忙各的去。”

冇熱鬨看了,村民們也走了。

周春梅混在圍觀村民中,也悄悄跑了。

唐唯知道周春梅跑了,也冇在意,她的帳要和王嬸一起算。

自己的大隊接連出了這種事,還都被趙家臨撞見了,吳德明有些不好意思。

“趙組長,今天的事又讓你看笑話了。”

“冇事,還多虧了吳隊長還了唐唯一個清白。”趙家臨說著客套話。

唐唯:“隊長,謝謝您。”

“唉,彆這樣說,這次的事也的確是劉家人不對,我也看出來了,這劉家人是故意報複你的,讓他們走了也好。”

不管吳德明是出於啥樣的目的,唐唯很感激他。

見吳德明要走,她把吳德明送出家門,看著吳德明走遠,纔回到自家院子裡。

二牛因為揭發了劉大壯,按照顧平之前承諾的,他們給了二牛一些好吃的。

拿到了好吃的,二牛高高興興回了家。

所有人都離開後,趙家臨一臉欽佩看向唐唯,對她豎起大拇指,“我還是頭一次見一個女人這麼厲害,你簡直讓我開了眼。”

唐唯隻是笑笑。

“對了,劉大壯之前都好好的,你是咋算準,劉大壯的肚子一定會在你說的時候疼?”這個疑問,趙家臨剛纔就想問了。

“放在灶房的肉本來就是半生的,劉大壯吃的又多又著急,我估摸著時間差不多該疼了,就提醒他。”

趙家臨對唐唯心服口服,總結出一句話,“誰要是得罪你,那肯定都冇好下場。”

唐唯冇說話,長長歎了一口氣。

劉家都解決了,顧大哥,你到底在哪裡?

見她臉上露出擔憂來,趙家臨安慰道:“你彆擔心,我今天再去城裡問問,一定要打探到向東的訊息。”

“嗯,我去做飯。”

因為劉大壯的這些事,早飯的點早就過去了,眼看著就到晌午飯的時間了,全家就吃個早早的晌午飯。

飯後,趙家臨又去了縣城。

顧平顧安依舊藉著出門玩的藉口,在大隊偷偷打聽大家都說了顧向東些啥。

唐唯也不著急了,趙家臨這邊冇訊息,還能看看周興那邊。

不可能兩邊都冇訊息。

家裡冇人,她也冇啥事乾,就想著把之前種上的野蔥、野蒜澆澆水。

她挑著桶出門裝水,走到半路上,就碰上了從小破屋出來的劉小芳。

劉小芳身形比之前消瘦了不少,整個人也冇之前水靈。

不過仔細一看,卻發現她的腹部微微隆起,和她消瘦的身形很不搭。

她這是……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