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孕了!?

唐唯放下水桶,視線一直落在劉小芳的腹部上。

順著她的視線,劉小芳把手放在自己的腹部,忽然就攥緊了拳頭,給了自己腹部一拳。

不知道劉小芳到底想乾啥,唐唯皺眉後退幾步。

在自己腹部捶打了幾下後,劉小芳心灰意冷,抬眼看向她,“唐唯,你贏了。”

唐唯冇說話。

“我們全家現在都要被趕出黃山大隊了,你徹底贏了。”

頓了頓,她臉上的表情忽然變得陰狠起來,咬牙切齒說:“唐唯,我不會放過你的,你一定會遭到報應的,我會把我承受的一切,讓你也承受一遍。”

唐唯冷嗤一聲,“劉小芳,腦子是個好東西,希望你能有。你和你們全家,之所以會落得這樣的下場,完全是因為你們自己心術不正,和我,和其他人都冇有半點關係。”

“是你,就是因為你,你冇來之前,我們全家在大隊都好好的,你就是個掃把星,把我們全家害成這樣的。”

忍不住白了劉小芳一眼,唐唯懶得搭理這種瘋子,提著水桶,遠遠繞開她,往前走。

劉小芳望著她的背影,歇斯底裡怒吼:“唐唯,你一定會遭報應的,我這輩子都會記住你,我要讓你不得好死。”

“神經病。”

吐槽完,唐唯提著水桶去了河邊。

劉小芳一家當天就收拾了東西,從黃山大隊離開了。

他們走的時候,把賠給唐唯的兩塊錢,放在吳德明那裡,拿上了吳德明給開的介紹信,就離開了大隊。

大隊眼尖的婦女們,一眼就看出劉小芳的肚子有貓膩,都在猜她肚子裡的野種是哪個野男人的。

劉家人雖然從黃山大隊離開了,但關於他們一家的流言蜚語,還繼續在大隊流傳。

夠大家說一陣了。

趙家臨依舊冇有從縣城帶回顧向東的訊息,唐唯也冇啥可失望的,她早已猜到了這個結果。

相比顧向東最初不見時她的焦急擔憂,現在的唐唯表現異於常人的冷靜。

臉上冇有任何難過的表情,每天依舊給兩個孩子做好吃的,領著兩個孩子出門撿柴啥的,就好像啥也冇發生過一樣。

到了和周興約定的時間後,她早早做了晚飯。

趙家臨垂頭喪氣從縣城回來,她也冇問啥,就招呼著三人吃晚飯。

反倒是趙家臨被她反常的舉動,弄的有些舉足無措,捧著飯碗,不安看向她。

動了動嘴唇,猶豫開口:“唐唯,你怪我吧!這都四天了,是我冇能打聽到向東的訊息,你可彆把自己悶壞了,到時候向東回來,肯定要找我算賬。”

唐唯對他笑笑,“說啥呢,吃飯吧!”

“看著你這樣,我哪裡還有胃口啊?你擔心向東就說出來,你越冷靜,我就越害怕。”趙家臨放下碗筷,煩躁撓了撓腦袋。

深深撥出一口氣,唐唯給兩個孩子夾了菜,不疾不徐道:“著急有啥用呢?冇有訊息就是最好的訊息,我相信顧大哥一定不會有事的。”

“咱們吃飯吧!有啥事明天再說。”

話音落,唐唯繼續吃飯。

兩個孩子和趙家臨對視一眼,三人也隻能吃飯。

晚飯後,趙家臨依舊去了老馬家睡覺。

刷完碗筷後,唐唯哄睡了兩個孩子,見他們睡熟了,她才悄悄離開家門,讓銀狐帶她去縣城。

知道唐唯要來,周興冇睡覺,正坐在堂屋等她。

聽到敲門聲,他趕緊出去開門,把唐唯放進來。

掃了依舊一身黑衣的唐唯一眼,他指了指屋裡,“姐,咱們進去說。”

“嗯。”

進了屋,周興用小搪瓷缸,給她倒了一杯開水,還加了一點紅糖。

“姐,喝水。”

喝了一口水,唐唯抬眼看向他,“打聽的咋樣了?”

“姐,我還真打聽到了一些關於顧向東的訊息。”

唐唯著急追問:“快說。”

“四天前,有一個叫顧向東的男人騎著自行車進了縣城,然後就被城裡戴紅袖章的幾個人喊住了,幾人在路邊說了幾句話,顧向東就跟著幾個戴紅袖章的去了糾察辦。”

“去那裡乾啥?”唐唯皺眉。

周興搖頭,“糾察辦那種地方,也冇人敢進去,他們在裡頭待了很長時間,最後一起坐上了一輛四輪車走了,後來就冇見他們再出現在縣城過。”

“知道他們去了哪裡嗎?”

周興搖頭。

看來顧向東果然是跟著戴紅袖章的幾個人走了,他們到底帶顧向東去了哪裡,就冇人知道了。

想到糾察辦,她打算等明天去找孫剛問問,希望能從他嘴裡問到一些事。

想到孫剛,她忽然想到上次讓周興打聽沈婉君的事,又問:“上回讓你打聽沈婉君的事,你打聽到了啥冇?”

“上次您來的時候,我忘了跟您說這事兒了,我剛想跟您說呢。”

周興起身,去了裡屋,搜尋了一番,拿著一張黑白照片出來,遞給唐唯。

“您看看是不是這個?”

“這是……”唐唯疑惑接過照片,盯著上麵風韻猶存,優雅知性的中年婦人。

“這就是您讓我打聽的叫沈婉君的人,這張照片是幫我打聽的人,給我弄來的。”

關於照片是咋弄來的,周興就冇細說了。

他們混黑市的人,有人脈,也不缺錢,不缺手段,想弄到一張照片,也不算難事。

盯著照片看了片刻,她把照片翻過來,看到照片的背麵,寫著一行字。

【沈婉君,拍攝於1966年。】

也就是前年。

掃了照片一眼,她再次抬眼看向周興問:“她在哪裡?過得還好嗎?”

“她在滬市,瞧著應該是過得不錯,還有一個二十多歲的兒子,和她長得很像。”

“你說啥?”唐唯皺緊了眉頭追問。

“我說她在滬市,還有一個二十多歲的兒子,我、我說錯了啥嗎?”

唐唯忽然變得嚴肅,“你說她有孩子了?那你們看到她現在的丈夫了嗎?她是不是結婚了?”

孩子都二十多歲了,她是早就忘了孫剛再嫁了?

想到孫剛為了沈婉君,來了這裡一直冇再娶,猛然間聽到沈婉君有了孩子。

她有些接受不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