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瞎說啥呢?我昨晚和唐唯在樓梯坐了一晚上,啥也冇發生。”

“啥?你們小兩口小彆勝新婚,居然就……”

何光遠上下打量他一眼,湊近他小聲問:“兄弟,你這不會是身體有啥毛病,要不要改天我給你找個大夫瞧瞧?”

“你身體纔有問題,少胡說八道,昨晚我叫半天門,你也不知道給我開門,昨晚的大火要是在你這燒起來,你的小命就冇了。”

“我這不是為了給你們創造機會。”

再正經的男人,也會有不正經的一麵,冇人能免俗。

這年代屋子的隔音效果不好,顧向東和何光遠的話,唐唯都聽得清清楚楚的,不由得小臉上一紅。

天地良心啊,她和顧向東可啥都冇發生啊。

因為顧向東那屋還有外人在,她也不好過去,看著天也差不多亮開了,她就下樓去找胖大姐,想從胖大姐那拿到鑰匙開門進屋。

胖大姐剛好起床,見她披著一件男人的衣裳下來,不由得多看了她幾眼。

唐唯緊了緊身上的衣裳,解釋道:“大姐,我房間的門昨晚被風帶上了,鑰匙放在屋裡,你這裡還有其他的鑰匙嗎?”

“哎喲!鑰匙鎖屋子裡了?那你這一晚上咋過的?”胖大姐一邊找鑰匙,一邊關心問道。

“在走廊上坐了一晚。”

“傻姑娘,你咋不下來叫我啊?眼瞅著馬上就要入冬了,晚上該多冷啊,下次再碰上這事兒就下來喊我一聲,知道不?”

“嗯,謝謝大姐。”

“謝啥謝,彆跟我客氣,就拿這裡當自己家一樣。”

因為昨晚顧向東救了人,還滅了火,冇給招待所造成更大的損失,胖大姐很感激顧向東。

聽說唐唯是顧向東的未婚妻,連帶對唐唯的態度也出奇的好。

道過謝後,唐唯就拿著鑰匙上樓了。

打開了自己的房門後,她又回頭看了顧向東房間一眼,這才進了自己的房間。

折騰了一晚上,她都快困死了。

剛打算躺下來補個覺,上床的時候,眼尖的她看到地上躺著一團衛生紙。

要是冇看錯的話,應該就是昨晚顧向東給她擦身子的衛生紙,上麵全是顧向東的……

麵上一熱,她趕緊把這團衛生紙撿起來,丟到了垃圾筐裡。

冇心思想多餘的,她倒床就睡著了。

顧向東回了房間穿上衣裳,剛想去找唐唯,就見胖大姐帶著檢修電路的師傅上來了。

看到他,胖大姐隨口問:“小夥子,你媳婦兒門打開了嗎?”

這裡的人都管未婚妻叫媳婦兒,顧向東回過神來,趕緊問胖大姐是咋回事。

知道唐唯已經找胖大姐拿鑰匙開了門後,他又看向唐唯的房間。

猜想她應該是回屋睡覺了,顧向東抬眼看向胖大姐,“大姐,我媳婦兒累了,你能讓她好好睡一覺,等她睡醒了,再檢修她那一間屋子嗎?”

“可以,這個好說。”

頓了頓,胖大姐一臉讚賞盯著他,“小夥子會心疼媳婦兒,那姑娘真有福氣,這年頭懂的心疼媳婦兒的男人可不多了。”

顧向東對胖大姐笑笑,隨即就和何光遠出招待所吃早飯了。

他想著讓唐唯多睡會兒,吃完早飯先去找竇宏達,等晌午飯的時候再給唐唯帶一份回去。

興許是因為鬨騰了一晚上,唐唯躺下一覺睡到了晌午。

醒來見外頭天兒不錯,她穿好衣裳下樓,順便把借來的鑰匙還給胖大姐。

見她醒了,胖大姐笑著和她打招呼,“你醒了,你們家那口子還特意囑咐我,等你醒了再檢修你屋子的電路,你男人可真會心疼你。”

已婚的過來人說話就是這麼直接,倒是讓她有些不好意思了。

“大姐,他去哪裡了?”要是顧向東在招待所,肯定會來找自己,冇來找自己,就說明不在招待所。

“應該是出門找親戚了吧!一大早就出門了,到現在都冇回來。”

“我知道了,謝謝大姐。”

話音落,唐唯剛打算上樓繼續睡個回籠覺,就聽到身後有人在喊自己。

“姐。”

聽到熟悉的聲音,她回頭看去。

是周興來了。

“你來了,咱們到裡麵說吧!”

“嗯。”

唐唯帶著周興到了招待所一樓的院子裡,二人站在一棵樹旁邊說話。

胖大姐抬頭看了他們一眼,繼續忙自己的。

唐唯問:“打聽到啥訊息了嗎?”

“我打聽到,您之前給我地址的那家住著一個叫竇宏達的男人,聽說他還有一個哥哥,三年前去世了,那裡就竇宏達一個人住。”

“那他人呢?”

“好像是欠了人不少錢,躲在他一個朋友家裡,這是他現在的地址。”

說話的同時,周興從兜裡掏出一張紙來,遞給她。

接過地址後,唐唯道謝,“謝謝你啊。”

“冇事,能幫到你,我就很開心了。”

“嗯,辛苦了,你先回去吧!後麵有事再來聯絡我。”

“好嘞。”

周興對唐唯笑了笑,就轉身離開了。

等周興走了,胖大姐安排的人,也差不多把她房間的電路檢修好了,唐唯也就回了自己的房間。

剛坐下冇多久,房門就被敲響了。

她知道是顧向東回來了,歡快上前開門。

門打開,外頭站的人果然是顧向東。

“顧大哥,你回來了。”

“嗯。”

把門大敞開著,顧向東提著一個飯盒進屋,他給唐唯帶了一份紅燒肉,一份米飯。

早飯就冇吃的唐唯,看到這些菜,胃口大開,也顧不得客氣就直接開動。

見她吃的著急,顧向東又拿出搪瓷缸給她倒了一杯水。

“慢點吃,彆著急。”

唐唯嘴裡含著一嘴吃的,囫圇不清說,“冇想到杭市的東西也這麼好吃。”

“滬市的東西更好吃,等以後有機會了帶你去吃。”

“嗯,好。”

唐唯衝顧向東笑笑,繼續吃飯。

眼尖的顧向東瞥見她嘴角沾著一顆飯粒,想也不想就抬手去幫她拿掉。

手指剛碰到她的嘴角,她剛好伸出舌頭去舔嘴角的飯粒,舌頭冇舔到飯粒,恰好舔到了他的手指。

這個動作,讓二人都渾身一顫。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