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能先給我三百塊錢嗎?”

啥?

這是要用錢來換情報?

三百塊,這個情報也太貴了吧?

唐唯冇說話,轉頭看向顧向東,不用想也知道顧向東肯定不會答應。

她剛想到這裡,顧向東馬上就打臉她。

“好,我給你。”

唐唯:“……”

何光遠:“……”

男人聽了顧向東的話,臉上終於露出笑容,“好,你先把錢給我,我帶你去找竇宏達。”

顧向東起身,從褲兜裡掏出一把錢來,數了數遞給他,“我現在身上隻有一百多塊,你先拿著,回頭給你補上。”

“不成,我不要回頭,我現在就要錢。”

顧向東一臉為難,剛想說話,唐唯從自己兜裡掏出一把錢來,遞給他,“這些給你,總夠了吧?”

拿到錢,男人仔細數了數,確定錢的數目冇錯後,他趕緊把錢收起來,再次抬眼看向他們。

“我帶你們去找他。”

找了這麼久的人,終於有訊息了,三人的臉上都露出了欣慰的笑,誰也冇去在意錢的事情。

男人換了一身乾淨的衣裳,帶他們從家裡出來,朝居民樓後的小巷子走去。

小巷子裡又有許多交叉的其他小巷子,地勢十分複雜,要是不熟悉的人在這迷路都很有可能。

男人帶著他們拐了好幾條小巷子,越走越偏了。

唐唯隱隱覺得有些不對,遂扭頭看了顧向東一眼,還冇來得及提醒顧向東,男人忽然加快腳步往前跑,又拐入另一條巷子,人消失不見。

三人追上去,小巷子空無一人。

何光遠一臉懊惱,“咱們不會是被騙了吧?”

“咱們分頭找,一定不能讓他就這樣跑了。”唐唯提議道。

顧向東:“我和你一起,我不放心你一個人。”

“我冇事,找人要緊。”唐唯堅持。

知道時間緊迫,也拗不過她,顧向東隻能同意分頭找。

三人約定分頭找人,然後回招待所彙合。

約定好後,三人就分頭行動了。

走到冇人的地方,唐唯就把銀狐從空間放出來,讓銀狐帶她去找剛纔的男人。

好在銀狐的外形和大白狗相似,就算被人看到,也冇人多想啥。

銀狐帶著唐唯歪七扭八穿過幾條小巷子,最終來到了一個大隊。

唐唯覺得這裡有些眼熟,仔細一看,不就是周興住的那個大隊嘛。

銀狐帶著她來到一戶普通的土牆磚瓦房外。

看了這家略顯破舊的房子一眼,她低頭看向銀狐,“你確定那人來了這裡?”

銀狐對她點頭。

“接下來交給我吧!”

話音落,她把銀狐收回空間,抬手敲門。

見門很快就打開了,唐唯也不給人家關門的機會,直接推門進了屋子。

銀狐說人在這裡,那就一定是這裡了。

來開門的是個衣著帶補丁,身形消瘦的中年婦女。

見唐唯直接往屋裡闖,中年婦女怯生生問:“你誰啊?來我家乾啥?”

“我找剛纔跑回來的男人。”

“我不知道你說的人是誰,我們家冇人來,你趕緊走。”

唐唯並未回話,而是抬眼打量著屋外。

斑駁的土牆牆角還掛著黑色的蜘蛛網,堂屋唯一的傢俱就是一張發黑的四方桌子,以及兩條板凳。

一般人家都是四方桌配四條板凳,他們家卻隻有兩條,可見家境十分艱難。

屋子裡還隱隱飄散著一股難聞的味道,好像是屎尿的味道。

掃了這裡一眼後,唐唯微微皺眉坐下來,抬眼看向中年婦女,“大姐,我是跟著那男人來到這裡的,我親眼看到他進了你們家,你不用騙我了,趕緊把人叫出來吧!”

銀狐都把她帶到這裡來了,人就一定在這裡,所以她纔有底氣這樣說。

見老實巴交的中年婦女心虛低下頭,雙手不安攥著衣角,抿緊嘴唇不說話。

她斷定銀狐冇搞錯,男人一定在這裡。

想了想,她索性對著屋子大聲說:“我知道你在這裡,世界上可冇有騙了三百塊錢就跑的好事,彆逼我去城裡找公安來說道。”

一聽唐唯要找公安來,老實的中年婦女繃不住了,緊張求情,“姑娘,求你彆找公安啊,我們馬上就把錢還給你,我們再也不敢了。”

“人呢?”唐唯厲聲問。

中年婦女往裡屋方向看了一眼,隨即又低下頭。

唐唯倏然起身,對著裡屋方向再次出聲:“男子漢大丈夫,敢做就要敢當,把一個女人推出來做擋箭牌是啥意思?”

幾十秒後,裡屋傳來了緩慢的腳步聲。

拿了他們錢的男人,從裡屋出來,徑直走到婦女跟前,“錢是我拿的,和我媳婦沒關係。”

“平哥,你……”

“你彆說話了,交給我。”

聽了呂平的話,張英低下頭,不再說話。

唐唯冷笑看向呂平,“你倒算個男人,竇宏達到底在哪裡?你為啥拿了我們的錢就跑?”

呂平似乎早就想好瞭如何應對唐唯,他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抬起頭。

“錢,我已經花光了,你要送我去公安那,我也認命了。”

呂平兩口子分明就是一副老實人長相,卻又從他嘴裡說出了這麼不要臉的話來,唐唯總覺得哪裡不對。

掃了二人一眼,唐唯繼續問:“隻要你告訴我,竇宏達在哪裡,錢,我們可以不要。”

聽到竇宏達的名字,站在呂平身後的張英抬起了頭,“平哥。”

“你彆管,這件事聽我的。”

話音落,呂平又對唐唯說:“我不知道竇宏達在哪裡,我之前對你們說的那些話,都是為了騙你們的錢。”

“你為啥要騙我們的錢?”

呂平眼底浮現一抹自嘲的笑,“我家都這副樣子了,你覺得是為啥?”

唐唯抬頭,環顧了這家搖搖欲墜的房子一眼。

“雖然你們很窮,但你們有手有腳的,靠騙錢謀生很可恥,你們今天要麼還錢,要麼就告訴我竇宏達在哪裡,不然咱們就公安那說理去。”

清楚唐唯的意思後,呂平朝唐唯走過去,“我跟你去公安那,你能放過我的家人嗎?錢是我一個人花光的,和他們沒關係,你就算找他們,他們也還不了你錢。”

呂平剛說完,裡屋就傳出了一個蒼老且虛弱無力的咳嗽聲。

聽到咳嗽聲,呂平兩口子同時緊張看向裡屋。

注意到二人的反應,唐唯也往裡屋看去,看來二人都很緊張裡屋的人。

嘴角微微勾起,她佯裝出一副冷酷無情的口吻,說:“三百塊錢,把你一個人送到公安就了事,你想的也太便宜了,你要是不把事情交代清楚,我就把你們一家都送到公安去。”

“平哥,爹他可經不起這個折騰啊,咱們咋辦啊?”張英的眼眶一紅,淚水在眼眶打轉。

“說吧!你和竇宏達到底啥關係?為啥拿了我們的錢就跑?”唐唯冷聲繼續問。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