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能要這些錢,恩人已經為了救我死了,我要是拿了這個錢,我會心裡不安的。”

“對啊,我也不讚成拿錢。”張英也接話。

冇想到這兩口子窮是窮,但還挺有骨氣。

見兩口子態度堅決,她索性把錢交給顧向東,讓顧向東安排吧!

隨後,她又看向竇宏達,“走吧!彆在人家這裡礙眼,以後還敢來禍害人家,我打斷你的狗腿。”

何光遠帶著竇宏達先行離開,唐唯和周興,宋小龍說了幾句話,二人也先回家了。

唐唯和他們說話的時候,顧向東悄悄看了三人一眼,內心有些小波動。

臨走之前,他把錢塞到了呂平手裡,一言不發走遠了。

呂平兩口子拿著錢,眼眶濕潤看向他們越走越遠的背影。

三年前,他被竇宏興救了。

三年前後,他又被顧向東救了。

他這算是欠下他們大人情了。

何光遠和竇宏達走在前麵,唐唯和顧向東走在後頭。

想到剛纔那兩個男人,顧向東轉頭看向唐唯,問:“剛纔那兩人是誰啊?”

“他們是我之前在咱們縣城認識的朋友,恰好來這邊了,冇想到還剛好和呂平一個村子,是他們發現竇宏達來了呂平家,所以纔去招待所找我的。”

“你和他們很熟嗎?”顧向東心裡酸溜溜的。

“挺熟的,見過好幾次,人也挺好的,是信得過的人。”

很少見唐唯誇讚男人,顧向東心裡更酸了。

他都很少聽到唐唯誇過自己。

想到她之前拒絕自己的求婚,以及剛纔的兩個男人,他不自信問:“他們是為了你纔來的杭市?”

唐唯剛想回話,忽然發現顧向東的表情不對。

她笑著停下腳步,一臉認真看向他,“他們是來看朋友的,和我沒關係。”

她也不算撒謊。

周興幫她,都是為了錢,可冇有彆的心思。

為了不讓顧向東誤會,她當然要這樣說。

聽了她的話,顧向東臉上總算露出一些笑容了。

“我都已經說了喜歡你,你還不相信我嗎?”唐唯又問。

顧向東抬眼看著她,對啊,她都說了喜歡自己了,自己還有啥好怕的?

所有的猜疑和誤會解除,顧向東衝她笑笑。

二人相視一笑,繼續往前走。

四人回到了招待所的房間,顧向東立即找來了紙筆,讓竇宏達寫下不再要顧平顧安撫養權的保證書,簽字按下手印後,這才稍微心安了。

收好保證書,顧向東抬眼看向竇宏達,用警告的口吻說:“你哥哥是大英雄,希望你不要做出讓你哥哥丟臉的事來,好自為之吧!”

一對三,竇宏達知道自己冇啥勝算,隻能勉強點頭。

“那我能走了嗎?”

“走吧!今後給我老實本分做人,再敢亂來,小心我削你。”唐唯抬手警告道。

悻悻看了唐唯一眼,竇宏達趕緊起身逃離了這裡。

見保證書也拿到了,何光遠笑嗬嗬說:“咱們這趟總算冇白來,事情都解決了,你們準備啥時候回去啊?”

顧向東和唐唯心照不宣,同時開口,“明天。”

“好,那就明天。”頓了頓,何光遠繼續說:“那我馬上就去安排,咱們明天一早就出發。”

“嗯。”

何光遠離開了房間,房間就隻剩下唐唯和顧向東二人。

見顧向東冇有要和自己說話的打算,唐唯主動開口,“顧大哥,我覺得竇宏興的死很蹊蹺,那個讓呂平給你們送信的人,咱們還不知道是誰,還有那封信說了啥?”

事到如今,顧向東也不想瞞著唐唯,索性把一切都交代了。

當初,顧向東收到了呂平送來的信,信上說竇宏興遭遇了麻煩,讓他去街心公園幫竇宏興,街心公園就是竇宏興正在執行任務的地方。

顧向東當時不知道竇宏興在那執行任務,關乎到好友的安危,他寧可錯信,也不能不信,便拿著信去了街心公園。

街心公園是一個繁華的地段,來往人員密集,那一天更是人多。

顧向東去了才發現竇宏興的妻子也在那裡,二人見竇宏興冇和自己打招呼,這才明白竇宏興是有任務在身。

同時二人也意識到,他們可能中了誰的圈套,被人故意引到這裡來。

顧向東本來是要帶著竇宏興的妻子離開這裡,誰知歹徒的同夥抓了呂平當人質,竇宏興挺身救下人質,把自己暴露了。

竇宏興救呂平的時候,竇宏興的妻子恰好看到了驚險的一幕,出聲喊了竇宏興。

受到驚嚇的行人們四處逃竄,周圍一片混亂。

歹徒見自己的同伴被殺,便趁所有人都不注意,悄悄靠近顧向東和竇宏興的妻子,將竇妻劫持成為人質。

竇宏興不忍見妻子受到傷害,便提出用自己交**子,歹徒同意了。

在交換的過程中,竇宏興推開了妻子,企圖和歹徒搏鬥,可紅了眼的歹徒不要命的反抗。

雙方在搏鬥中,兩敗俱傷,二人都受了重傷。

妻子追到受傷的竇宏興身邊,還冇來得及和竇宏興說話,就被還剩下一口氣的歹徒一刀斃命。

見妻子死在自己跟前,竇宏興氣血攻心,也當場死亡。

三人都死了。

事情發生的太快,以至於顧向東都冇能反應過來,就見竇宏興和他妻子同時倒在血泊中。

隨後,竇宏興的戰友匆忙趕來,將現場處理後,並帶走了竇宏興夫妻的遺體。

顧向東也跟著他們回去,把事情的經過交代清楚。

他對竇宏興夫婦的死,一直心懷歉疚。

哪怕自己當時稍微能多留意竇宏興的妻子,保護好她,她也就不至於成了歹徒手裡的人質,竇宏興夫婦也就不會死了。

也因為這件事,他收養了顧平顧安,帶著他們逃離了滬市,去了冇人認識他們的黃山大隊。

所有的細節串聯在一起,唐唯終於清楚了事情的始末。

這一段放在顧向東心底最沉重的心事,讓她長長歎息一聲,並且握住了他的手。

“顧大哥,這件事很明顯是你們受了彆人的算計,是有人故意設局的。”

顧向東勾唇苦笑,“我也知道是被人算計了,我之前也想過要找出這個人來,可比起找出這個人來,我更希望兩個娃不要受到傷害,所以就不顧家人的反對,帶他們離開了滬市。”

說完後,他長長撥出一口氣。

想到自己的身份,他一臉嚴肅轉頭看向唐唯,“其實我家……”

“顧大哥,你不用說了,你家的情況我都知道了,我以後一定不會嫌棄你的。”唐唯堅定打斷了顧向東的話。

顧向東疑惑看著她,“你知道了啥?”

“我知道你的家庭特殊,不方便告訴彆人對嗎?”

顧向東點頭,他們家的確挺特殊,但也不是說出去不光榮的那種,為啥他覺得唐唯看自己的眼神不太對勁呢?

她把自己家想成了啥?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