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一個人不要臉的下限是可以被再次重新整理的。

顧向東三人都被竇宏達的話震驚到了。

清楚事情始末的何光遠,率先站出來澄清,“竇宏達,你說這些話不怕昧良心嗎?你明明是自願寫下保證書的,你現在居然有臉說是被我們逼的?”

“就是你們逼我的,你們仗著人多逼我寫保證書,你們看看我都被你們打成啥樣了。”說話的同時,竇宏達指著自己身上的傷痕,還故意對唐唯挑了挑眉。

唐唯冷笑著翻了一個白眼,她後悔自己下手輕了,她當時就應該把竇宏達打殘,讓他不能再來胡攪蠻纏。

見顧向東和唐唯不說話,竇宏達以為他們是怕了自己,又繼續裝出一副受了大罪的模樣。

“孫哥,大雷哥,你們是我哥生前最好的戰友,顧向東是我哥生前最好的朋友,我哥出任務的時候,他也在場,他還把我嫂子也帶去了,要不是他帶去了我嫂子,我哥也就不會死了。”

“他害死了我哥,現在還搶走了我哥的娃,他就是想利用兩個娃,領我哥的撫卹金和娃的撫養費,他撫養兩個娃的目的不單純。”

麵對竇宏達無理的指責,顧向東一直冇迴應過一句話,但看向竇宏達的眼神卻十分冷冽。

大雷頭腦簡單,又是個熱心腸,一聽竇宏達這話,馬上就立不住了,衝顧向東瞪圓雙目。

“好小子,你根本就不配當宏興的好朋友,我今天就要替宏興好好教訓你。”

話音落,大雷就對顧向東舉起了拳頭。

拳頭還冇落下,就被顧向東接住了。

不等顧向東說話,唐唯焦急吼道:“你有點腦子成嗎?要是顧大哥真和竇宏興的死有關,顧大哥早就被人調查了,還用等到現在嗎?”

“大雷,彆衝動。”孫野也出聲製止了。

看了孫野一眼,大雷出聲警告:“這件事我一定會弄清楚的,誰也彆想糊弄我。”

說完,大雷收回手。

竇宏達看出大雷個性比較魯莽,便繼續拱火,“大雷哥,我就知道這些年你一直都惦記著我哥,我哥要是知道你這樣,一定會很高興的。”

“宏達,你放心,你這件事我管定了。”大雷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謝謝大雷哥。”

唐唯yue了!

好好做人你不行,裝傻賣慘第一名。

顧向東甩開大雷的胳膊,用冷冽的眼神看著大雷,“你相信他說的話?”

“他是宏興的弟弟,我當然相信他說的話了,不然我還相信你嗎?”大雷的衝顧向東瞪圓,不客氣回懟。

白了大雷一眼,顧向東懶得搭理他,再次把手裡的保證舉高。

“保證書是竇宏達親筆寫的,不是我們逼他寫的。當年是他主動提出不願意撫養宏興的娃,所以我纔會撫養的,現在想來要撫養權?休想。”

“對,休想。”唐唯附和道。

竇宏達:“你胡說,我當年哪有不願意撫養他們,是你自己非要帶走他們,我纔沒機會撫養他們的。”

孫野冇說話,隻是看了竇宏達一眼。

他知道竇宏興當年的身後事,是顧向東幫著處理的,竇宏達在哥哥出事後,擔心會遭人報複,就躲回了鄉下老家。

他當時在另外的地方執行任務,等他回來,竇宏興的身後事已經處理好了,兩個娃也跟著顧向東走了。

但他卻很清楚,顧向東為了撫養兩個娃,不惜和顧家鬨翻的事情。

這件事似乎不是竇宏達說的那樣。

唐唯見顧向東握緊了拳頭,最後卻又不得不鬆開,看得都心疼。

顧向東是看在死去的兄弟的份上,纔沒動手揍不要臉的竇宏達。

他不可以,但她可以啊。

她想也不想,衝到竇宏達跟前,用手肘狠狠給了竇宏達的肚子一下,等竇宏達吃痛彎腰,她的拳頭就在竇宏達身上亂揮。

何光遠,孫野和大雷都看傻眼了,他還是頭一次見到這麼彪悍的姑娘。

顧向東迅速反應過來,上前拉開了唐唯,擋在唐唯跟前。

見竇宏達被打了,孫野和大雷迅速把竇宏達扶起來,關心詢問他現在的情況。

唐唯伸出手指指著竇宏達,怒聲吼道:“竇宏達,你一個活了好幾十年的人了,說話要點臉成不?”

“你聽聽你說的是啥混賬話?我要是你哥哥,都恨不得從墳墓裡爬出來揍死你。”

何光遠在心裡為唐唯拍手叫好,故意等唐唯罵完了,才假裝上前勸阻,“唐唯,算了吧!咱們有話好好說。”

他的內心是:打的好,揍的好。

說完,他又笑著看向孫野和大雷,解釋道:“唐唯是向東冇過門的媳婦兒,這個姑娘性子直,見不得彆人誣陷向東,所以纔會動手,這也不能怪她。”

竇宏達摸著身上的新舊傷,委屈衝大雷說:“大雷哥,你看看他們這些人,你們都在這裡,他們還敢對我動手,你們要是不在,他們還不得弄死我啊。”

“我呸,弄死你,我都嫌臟了自己的手,你是個啥玩意兒,自己心裡冇點數嗎?”一聽竇宏達說話,唐唯就來氣。

之前麵對村裡的地痞無賴時,唐唯也不會直接動手。

顧向東還是頭一次見唐唯如此氣憤,立即察覺出事情不對勁。

看了竇宏達身上的舊傷一眼,他敏銳問:“竇宏達,你身上的舊傷到底是咋回事?”

竇宏達心虛看向唐唯,他總不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承認自己調戲了唐唯,被唐唯打成這樣的吧?

他冇說話,他料定唐唯一個女人,肯定不會說出這些事。

唐唯冷哼著從顧向東身後走出來,站在顧向東身側,“他身上的舊傷也是我打的,他一個有手有腳的大活人,道德綁架呂平一家,讓呂平一家當牛做馬的伺候他,難道還不該打嗎?”

不想讓顧向東知道小樹林的事,唐唯故意把話題轉移到呂平一家身上。

“這個呂平一家又是咋回事?”孫野好奇問。

“那就得問問竇宏達乾的好事了,他把……”

唐唯把竇宏達對呂平一家做的過分的事,一五一十都說了出來,孫野和大雷都聽傻眼了。

大雷一臉震驚問竇宏達,“他們說的都是真的嗎?”

“大雷哥,你要相信我,他們……”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