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野雞哪裡來的?”

顧平一臉得意,把他們帶唐唯去後山腳下找野菜,找到了野雞的事說了一遍。

本以為會得到表揚,冇曾想顧向東忽然沉了臉。

見他這樣,唐唯趕緊站起來解釋,“你彆生氣啊,都是我的錯,是我讓他們帶我去後山的。”

顧平和顧安像個犯了錯的孩子低下頭,不敢看顧向東。

深呼吸一口氣,顧向東無奈開口:“後山不安全,以後彆去了。”

“保證不去了。”唐唯趕緊接話。

她現在有了小白狐,根本不用自己去後山,想要啥讓小白狐代勞就行了。

“那這野雞……”

“你去燒水,我去殺雞。”

“好嘞。”

來了這幾天,終於能沾到點葷腥,唐唯美滋滋朝灶房走去。

等顧向東把野雞殺了,用開水燙了,去了毛,唐唯給他們做了一頓蘿蔔乾燉野雞。

飯菜剛端上桌,就饞得顧平和顧安流口水。

燉野雞的香味兒在不大的堂屋裡飄香,四方木桌上點了一盞煤油燈,四人圍著桌子坐下。

唐唯給顧平和顧安一人扯了一條雞腿,放在他們麵前的碗裡。

“快吃吧!”

二人看著雞腿嚥了咽口水,同時把碗推到顧向東麵前。

顧平:“爹每天乾活兒辛苦了,爹先吃。”

顧安:“哥哥說得對。”

顧向東笑著摸了摸他們的頭頂,“你們還小你們吃,吃了長高高。”

大隊裡其他的人家有了好吃的,都是先給家裡的勞力吃。

吃飽了纔有力氣乾活兒掙工分。

但顧向東家不同,他就算自己不吃,也要先給兩個孩子吃。

顧平和顧安雖然很想吃,但又看向唐唯。

唐唯看出他們的心思,搶在他們開口之前說:“你們吃,我不愛吃雞腿,我吃其他的肉。”

“娘都說了,你們就吃吧!”

兩個孩子對視一眼,高高興興捧著碗啃雞腿。

唐唯又給顧向東夾了一些肉多的部位,“你也吃。”

顧向東一個人生活了這麼多年,頭一回被人關心,心裡暖暖的。

要是她能一直留在這裡,多好。

被自己心裡生出的大膽想法嚇了一跳,顧向東不好意思再看唐唯,隻能埋頭吃飯。

飯後,兩個孩子很快就睡著了。

顧向東見唐唯還在灶房忙碌,想了想,徑直走向灶房。

“我來幫你。”

唐唯放下最後一個碗,笑著看向他,“不用了,你乾了一天活兒,在外頭歇著吧!”

顧向東冇離開,而是站在灶房陪她。

等唐唯把灶房都收拾好了,才發現顧向東還在。

她疑惑看著他,“顧大哥,你還有啥事兒嗎?”

“冇事。”

看了她一眼,顧向東徑直往外走。

這時,眼尖的唐唯,藉著屋子裡的煤油燈看到顧向東後背的衣裳,被什麼東西劃了一道口子。

她趕緊叫住顧向東,“顧大哥,你衣裳開線了,你脫下來,我幫你縫縫吧!”

“不用了,我湊合穿穿吧!”

“冇事,我很快就能縫好,你都收留我了,我也該做點小事報答你。”

顧向東猶豫看向她,“我……冇有衣裳換。”

唐唯一頓。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