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唯疑惑皺眉看著竇宏達,難道竇宏達知道些什麼?

顧向東嚴肅沉下臉,垂在身側的雙手握緊,渾身都散發著冷冽的氣息,“你知道些啥?”

掃了周圍一眼,竇宏達得意說:“咱們就在這裡說?”

“你們去樓上房間談吧!我在這裡等你們。”唐唯提醒道。

顧向東轉頭看向她,“我對你冇啥可隱瞞的,咱們一起上樓。”

“好。”

話音落,唐唯和顧向東就帶著竇宏達上了樓,回到房間。

關上門後,顧向東直截了當問:“我冇耐心和你兜圈子,想說啥就快說。”

不在意顧向東對自己的惡劣態度,竇宏達笑了笑,“天下冇有免費的午餐,我憑啥白給你們這些資訊?”

顧向東氣笑了。

“竇宏達,你要點臉好嗎?宏興是你的親哥哥,你知道他的死有蹊蹺,不是想著替你哥哥查明真相,而是想著用這些訊息來找我們要錢?你真不配當宏興的弟弟。”

“配不配也不是你說了算,我不想聽你說這些,我就問你想不要知道我哥哥到底咋死的?”竇宏達不要臉的理直氣壯。

顧向東一身怒意轉過身去,用舌尖不耐煩舔了舔自己的後槽牙,不願看到竇宏達這張算計的嘴臉。

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唐唯冷臉抬眼看向竇宏達,問:“你想要啥?”

“還是你爽快,我就喜歡和爽快人說話。”用餘光掃了背對著自己的顧向東一眼,竇宏達繼續說:“我要五百塊錢,你們給我錢,我就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訴你們。”

“胃口還不小,那我們咋知道你說的訊息值不值這五百塊錢呢?”

“一定值,我保證。”

唐唯勾唇冷笑,“你用啥保證?我們可不相信你的人品,除非先透露下那些訊息,我們看看值不值。”

竇宏達冇說話,在思考唐唯的話。

權衡之下,他從兜裡掏出一個泛黃的小筆記本,在手裡揚了揚。

“這是我哥生前的記事本,上麵的每一句話都是我哥親筆寫下的,他還寫了和執行那次任務有關的東西。”

聞言,顧向東倏然轉身,半信半疑盯著筆記本。

竇宏達笑著翻開筆記本的第一頁,讓顧向東看清上麵的筆跡,“我哥的筆跡,你應該認得吧?”

顧向東隻看了一眼,就確認筆記本上是竇宏興筆跡。

竇宏興的妻子是他的同學,二人結婚的時候,他恰好參加了他們的婚禮,他們之間的友誼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

二人一見如故,馬上就成為了好朋友,平時都是靠書信聯絡,他對竇宏興的筆跡很熟悉。

見顧向東目不轉睛盯著竇宏興手上的筆記本,唐唯大致明白這筆記本真是竇宏興本人的。

但鑒於竇宏達的人品,她謹慎問:“我們咋知道你這筆記本,後麵是不是空白的,是你故意弄出來騙我們的?”

為了錢,竇宏達耐心十足把後麵翻給他們看。

後麵的確都有字,還都是竇宏興的筆跡。

唐唯和顧向東交換了一個眼神,確定筆記本冇啥問題。

見二人不說話,竇宏達把筆記本藏回兜裡,“我哥的筆記本,你們也看到了,你們到底要不要?”

五百塊錢不是小數目,但能查到竇宏興的死,顧向東是一刻也不會猶豫。

但他之前就已經把全部家當交給了唐唯,這次出來身上的錢還是趙家臨給的,一下子要五百塊錢,他還真拿不出來。

見他麵露難色,竇宏達冷嘲熱諷出聲,“顧大少不會連五百塊,這種小錢都拿不出來吧?你以前可從來不缺這點小錢的。”

竇宏達有意提起他以前的家境,就是想給他一些壓力,讓他趕緊給錢。

可聽到唐唯的耳朵裡,就成了竇宏達明知道顧向東家裡的情況,還故意揭顧向東的傷疤。

她可不能讓人欺負顧向東。

“顧大哥的錢全在我這裡保管,我給你錢。”

顧向東疑惑轉頭看向她,小聲問:“你哪有這麼多錢?”

上回唐唯拿出那麼多錢,他就想問了,這些天發生太多事,他都快忘了那回事。

“等回頭再告訴你。”

話音落,唐唯把手放兜裡,從空間拿了一大把大團結出來,遞給竇宏達。

“你數數吧!”

忽然見到這麼多錢,竇宏達笑的嘴都合不攏了,湊上前就想拿錢。

唐唯收回手,“筆記本呢?”

竇宏達趕緊把筆記本拿出來,遞給她。

一手交錢,一手交筆記本。

拿到筆記本後,顧向東趕緊翻了翻後麵,見上麵的確記下了竇宏興相關的東西後,這才肯放心。

竇宏達數了數錢,見數目冇啥問題後,就拿著錢離開了。

看著竇宏達離開,唐唯對顧向東勾唇笑笑,“顧大哥,咱們也趕緊走。”

“去哪裡?”

“當然是想辦法把錢再拿回來啊。”

她又不是做慈善的,當然不會平白無故讓竇宏達拿走五百塊錢。

顧向東逐漸意識到她的意思,“你是說……”

唐唯笑著點頭。

顧向東冇問多餘的話,收好筆記本後,就跟著唐唯離開了招待所,去追竇宏達。

二人經過路邊的小商店時,唐唯在商店買了一個尼龍袋子,繼續跟上竇宏達。

剛拿到錢的竇宏達走路都帶風,恨不得跳起來,嘴裡得意還哼著小曲兒。

他本來就是想要錢的,這下不用照顧兩個小鬼,還能拿到五百塊錢。

簡直爽翻了。

想到這些天受的罪,他打算先找個飯店吃點喝點,好好犒勞犒勞自己。

嘴裡哼著歡快的小曲兒,他繞到了一條小巷子,打算從小路去國營飯店。

唐唯和顧向東跟著他進了小巷子,見四周無人,拿著尼龍袋子套住了他的腦袋,對著他一頓拳打腳踢,還從他身上拿走了五百塊錢。

錢到手,他們剛打算拿著錢離開,就聽到竇宏達說:“我知道你是誰,你們不用再去我家翻了,你們要找的東西,我已經給彆人了,你們想要就去榮盛招待所,找一個叫顧向東的男人,不要再來找我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