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筆記本後,孫野把上麵的內容簡單和大雷說了說。

大雷聽完後,瞪圓了憤怒的雙眸,“啥?你說宏興他……”

“你小聲點,全世界都快知道這件事了。”孫野冇好氣打斷了大雷的話。

大雷不好意思撓了撓後腦勺,尷尬看著他們,“那宏達的死就是和這個筆記本有關嗎?”

“目前還不好說,還要繼續調查。”

又看了筆記本一眼,孫野抬眼看向顧向東,“向東,現在宏達發生這樣的事,這件事我們肯定是要查的,這個筆記本能不能放在我這,我一定會妥善保管好。”

“行,給你。”

“事發突然,你們可能暫時不能離開杭市了,等這件事有了眉目再說。”

顧向東轉頭看向唐唯,見唐唯對自己點頭,他纔出聲,“好吧!”

“那你們先跟我們回去做個筆錄。”

“嗯。”

孫野留下了一部分的人,處理竇宏達的事情後,就帶顧向東和唐唯回了公安部門。

等二人在公安部門分彆做了詳細的筆錄後,天已經黑了,孫野親自把他們送到了招待所門口。

“我就不進去了,今天多謝你們配合了,你們先回去休息吧!明天有事再說。”

“嗯。”

二人站在招待所門口,目送孫野走遠,纔回到二樓房間。

何光遠在段文柏的酒席上喝多了,此時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整個屋子都瀰漫著一股濃烈的酒味,顧向東剛走到門口,又退了出來。

他答應過唐唯不喝酒了,不想聞滿屋子的酒氣。

唐唯站在樓梯口的位置,都聞到了顧向東那屋子的酒氣,遂開口,“先來我這邊歇歇吧!”

“嗯。”

唐唯帶他回到的自己房間,開了燈,她坐在床上,顧向東坐在小板凳上。

想到白天發生的事,唐唯問:“顧大哥,你還記得咱們去找竇宏達拿錢的時候,他對我們說的那些話嗎?”

顧向東點頭。

當時,從竇宏達的話裡聽來,似乎有人為了找筆記本,去過他家好幾次。

“那個想要筆記本的人,是害怕竇宏興的筆記本曝光後危害到自己,所以就殺了竇宏達滅口,這個人很有可能也是害死了竇宏興的凶手。”唐唯推測道。

“嗯。”

想到竇宏達臨死之前的話,顧向東一臉擔憂接著說:“如果竇宏達說的是真的,那個人一定會去找顧平顧安,咱們要儘快回去,不能讓顧平顧安被他們找到。”

顧向東放在膝蓋上的雙手緊握成拳頭,恨不得馬上把這個人揪出來。

看出顧向東很在意這件事,唐唯起身走向他,“相信孫野他們那邊很快就會查到一些東西,咱們等他們那邊有訊息了,馬上就離開這裡。”

“也隻能這了。”

分析完竇宏達的死因後,二人都冇說話。

屋外的天越來越黑,整棟樓也越來越安靜,昏黃的低瓦白熾燈光籠罩在二人身上。

想到白天那血腥的場麵,顧向東抬眼看向她,“你晚上睡覺害怕嗎?”

嗯?

唐唯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他是說白天看到竇宏達的屍體,晚上會不會害怕。

老實說長這麼大,她還是頭一次如此近距離看到死人的屍體,說不怕那都是假的。

見她不說話,顧向東自問自答,“老何喝多了鬨騰,我晚上在這陪你,你彆怕。”

唐唯嘴角噙著淺淺的笑,“嗯。”

“你坐著,我給你打洗臉水。”

“好。”

顧向東很快用暖水壺,打回了熱水,兌了涼水給唐唯洗臉洗腳。

二人都洗漱後,招待所的燈就滅了。

之前因為電路問題發生過火災,招待所這幾天都是到點了,就準時熄燈。

臨近入冬的杭市夜裡有些涼,唐唯和衣躺在床上,見顧向東還坐在小板凳上,於心不忍開口。

“顧大哥,要不你上來睡吧?”

唐唯這樣的話,聽在顧向東耳朵裡,那就是**裸的邀請啊,哪個男人還能忍得住?

不過我們顧大哥不是普通男人,他不為所動回話,“我冇事,你睡吧!我在這坐一宿就成。”

“你不冷嘛?”

“不冷。”

“可是我冷。”

顧向東:“……”

冇辦法,顧向東哪裡捨得讓唐唯冷,麻溜上床躺在唐唯身邊。

這是顧向東第二次和唐唯躺在一張床上,第一次是和兩個孩子一起,四人躺在一起。

今天可是隻有兩個人啊。

床本來就小,二人靠得這麼近,唐唯身上淡淡的清香味闖入他的鼻子,瞬間就讓他心猿意馬起來。

他繃直著身子,躺在床的最外側,半個身子都在床外頭。

見二人中間還留著這麼多縫隙,唐唯就知道他那邊是個啥情況了。

“顧大哥,你不怕掉下去嗎?”

“冇事,你彆管我。”

真是個傻子!

想到自己都答應和他在一起了,唐唯索性也就不矜持了,直接把他拽向自己,她順勢把頭靠在他肩上。

聽到他劇烈的心跳聲,唐唯淺笑出聲,“你很緊張?”

顧向東喉結滾了滾,心虛回話,“冇有。”

想到他之前為了自己處處隱忍,唐唯遂說:“顧大哥,我有點冷,你能抱抱我嗎?”

顧向東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呼吸,因為唐唯的這句話又再次急促起來。

他轉頭麵對唐唯,喘著粗氣,沙啞著聲音說:“唐唯,你……”

他的話還冇說完,唐唯忽然湊近他,吻住了他。

心上人都主動了,他要是還能假裝矜持,那就真不是男人了。

他直接反客為主,加深了這個吻。

顧向東的動作很溫柔,就好像捧著一塊珍寶,讓她感受到了強烈的愛意,也給了她很好的初體驗。

似乎是想找回上次的尊嚴,顧向東鉚足了勁兒折騰唐唯。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唐唯隻覺得窗外的天邊都開始泛白了,自己渾身的骨頭都快散架了,顧向東才大發善心放過自己。

昏昏欲睡的唐唯,感覺到有一雙溫柔的手,在幫自己擦拭身子。

她連眼皮子都懶得掀一下,任由顧向東幫自己處理。

然後,迷迷糊糊躺在一個寬厚溫暖的懷裡沉沉睡了過去。

隔天,唐唯仍舊是在顧向東的懷裡醒來的,當她睜開雙眼,對上顧向東那雙深情的眸子時,再想到昨晚自己的主動,她的小臉刷紅了。

天呐!自己咋就主動了。

隻怪顧向東長得好看?還是怪夜色太撩人?還是怪她一直就垂涎顧向東的男色?

隻有她知道。

顧向東把她緊緊摟在懷裡,柔聲問:“還疼嗎?”

唐唯小臉爆紅,要不是看這男人一本正經的樣子,她都懷疑他是故意在調戲自己。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