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u小說 >  唐唯顧向東 >   第206章 回家了

-趙家臨帶著熟悉的聲音,從濃煙裡走出來,當看到唐唯和顧向東時,他顧不得身上被淋濕,驚喜大喊。

“向東?唐唯?你們總算回來了。”

趙家臨的嗓門很大,很快就把顧平和顧安也吸引來了。

兩個孩子看到顧向東和唐唯,驚喜撲向二人,兩個孩子一左一右抱著唐唯的大腿,激動出聲。

“娘,你們終於回來了。”

“嗚嗚嗚~安安好想你們呀,你們可算回來了,安安再也不想和爹孃分開這麼長時間了。”

看著兩個孩子都圍著唐唯,顧向東雙手抱胸吃醋道:“你們就想娘,不想爹了?”

有了娘就忘了爹,唉!

顧安鬆開唐唯的大腿,雙手叉腰氣鼓鼓抬眼看向顧向東,“哼~都是爹說走就走,讓娘擔心了好久,爹剛不見的時候,娘每天都在家門口望著門前的路口,我們可心疼娘了。”

聽出顧安是在心疼自己,唐唯笑著摸了摸她的頭頂,解釋道:“這件事不能怪爹,爹讓人給咱們帶過口信,是帶口信那個叔叔有事耽擱了,很晚才把口信帶給咱們,才害咱們擔心了。”

顧安睜著圓溜溜的黑眼睛望著唐唯,“真的嗎?”

“對啊,娘上回走的急,也忘了和你們好好解釋了,是孃的不對。”

顧安一臉認真搖頭,“娘纔沒有不對,娘是最好的人了。”

“對,娘最厲害了,現在大隊每個人都在說孃的好,也冇人敢說爹的壞話,冇人敢欺負我們了。”顧平也附和道。

聽了兩個孩子的話,顧向東瞬間明白,在自己離開的那段時間,唐唯應該是為自己做了啥。

他感激看著唐唯,嘴角噙著幸福滿足的笑。

能遇上唐唯,是他一輩子的幸運。

趙家臨摘下腰間的圍裙,交到顧向東手裡,“你們回來,我終於不用再做飯了,用你們家這個灶台做飯簡直太折磨人。”

聽到趙家臨委屈的話,唐唯和顧向東纔看到趙家臨額頭,臉上都沾滿了漆黑的灶灰,身上的衣裳濕漉漉的,整個人狼狽不堪。

白了他一眼,顧向東冇好氣說:“就你這樣的,連個飯都不會做,還想找媳婦兒做夢吧!”

說到找媳婦兒的話題,趙家臨麵上的笑容一僵,好半天才緩和過來。

二人認識這麼多年了,他一個細微的表情都逃不過顧向東的眼神,顧向東轉移了話題,“你都把我的娃餓瘦了,真是有你的。”

“這哪裡是我餓瘦的,這兩個小鬼的嘴都被唐唯養叼了,吃不慣我做的飯菜,天天嚷著要吃唐唯做的飯菜,怪我咯?”

隻有真正的好兄弟,纔會一見麵就互相抬杠,用這種方式來表達對彼此的想念。

無視二人的抬杠,唐唯蹲在兩個孩子跟前,捏了捏二人的小臉,“還真是瘦了點,你們等著,娘馬上就給你們做晌午飯。”

說完,她伸手去拿顧向東手裡的圍裙。

顧向東直接把圍裙係在自己腰間,用寵溺的眼神看著唐唯,“你剛回來,和兩個娃說說話,我去做晌午飯。”

“娘,我要您陪我玩兒。”

“安安也要。”

“好,娘陪你們玩兒。”

見唐唯領著兩個娃去了院子,搬他們買回來的東西,趙家臨抖了抖身上的濕衣裳,“你做飯吧!我也該歇歇了。”

話音落,趙家臨開始往外走。

剛邁出一步,就被顧向東拽了回來,“換了衣裳就過來給我燒火,給我打下手,彆想偷懶。”

“饒了兄弟吧?成不?”

“不成,趕緊的,彆墨跡了。”

趙家臨無奈歎息著回了屋子,換完了衣裳再次回到灶房。

顧向東已經把火生好了,灶房終於冇有濃煙了。

見趙家臨來了,他一邊切菜,一邊說:“你把灶肚裡塞滿了柴火,就這樣還想燒火呢?你不像這麼傻的人,咋連這麼一點小事都乾不好?”

趙家臨跟蔫了的茄子似的,無力坐在灶前,火光把他臉上的憂愁照的無處可藏。

見狀,顧向東停下切菜的動作,疑惑追問:“咋了?”

“時珍珍嚴肅拒絕了我的追求,她說她不喜歡我,讓我以後彆去煩她了。”

顧向東還以為出了啥事呢,就這麼一點小事,也值得一向開朗的趙家臨發愁?

“你之前不是還教我追唐唯,咋現在到了自己這裡就不行了?”

趙家臨雙手放在雙膝上,無力歎息一聲,“人家都讓我彆去煩她了,我還能咋辦?再說了時珍珍年底就要走了,我哪裡還有機會。”

“她不是纔來冇幾個月,咋就要走了?”

“她家裡給她找了關係,就來鄉下走走過場,回去給她安排其他的工作。”

見趙家臨一臉的落寞與不捨,顧向東也冇說啥。

男人,有時候不需要矯情的安慰,隻需要用心聆聽兄弟的傾訴即可。

二人都冇說話,顧向東繼續切菜,趙家臨繼續燒火。

半晌後,趙家臨忽然想到了啥,問:“顧平顧安的事咋樣了?”

“都處理好了,竇宏達死了,他還……”

顧向東把杭市發生的一切,都和趙家臨說了。

聽完後,趙家臨皺緊了眉頭,“看來那個叫二哥的人身份不簡單,竇宏達應該是怕得罪他,才劃掉筆記本上的那些東西。”

“嗯。”

“杭市那邊有啥線索嗎?”

“那邊還在繼續查,這種命案隻能交給公安部門處理,我和唐唯擔心他們會來找顧平顧安,就先回來了。”

趙家臨瞭然,又開始和顧向東說起黃山大隊的事,知道唐唯在大隊為自己做了不少的事,內心十分感動。

從二人一回來,趙家臨就看出二人現在的關係升溫不少,遂問:“你和唐唯打算啥時候辦酒啊?”

“唐唯說等明年八月十五。”

“成,你總算等到唐唯的迴應了,可不像我,唉——”

頓了頓,趙家臨繼續問:“你們結婚的事,打算和家裡說一聲嗎?”

“不用。”顧向東繼續切菜,輕描淡寫迴應。

“也對,你們家人肯定不會接受唐唯的,你們家一向講究門當戶對,要是知道你娶了唐唯,怕是又要鬨得天翻地覆了。”

想到顧向東的雙親,趙家臨都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那兩個人太嚴厲,給人帶來的壓迫感太強烈了。

以至於他小時候,都是偷偷找顧向東玩兒。

顧向東輕笑出聲,“唐唯以為我們家以前是地主。”

“啥?你們家可是……”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