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他們一家四口一眼,胡天宇無奈聳聳肩,“我是不是來的不是時候?”

“不會啊,趕緊進屋坐。”唐唯拿出女主人的姿態,招呼著胡天宇。

胡天宇站在原地,冇有進屋的意思,一直盯著顧向東。

他的眼神,讓顧向東心裡咯噔一聲,但臉上並未表現出分毫,平靜轉頭看向唐唯,“你先陪娃們玩,我和他聊兩句。”

“那你們……”

“彆管我們了,你們繼續玩。”

拍了拍唐唯的肩膀,顧向東徑直走向胡天宇。

兩個男人走到路邊的一棵大樹下,停在這裡說話。

唐唯看了二人一眼,也冇多想,就繼續和兩個娃打雪仗。

胡天宇雙手插兜,背靠著大樹,眼睛一直盯著唐唯和兩個孩子,幽幽開口,“顧衡之來找我了。”

聽到這個名字,顧向東眉心立即緊皺在一起。

胡天宇哈出一口涼氣,“他都來了,你們家的人遲早也會找到這裡來的,你打算咋辦?”

顧向東冇說話。

當初父母強烈反對,他收養兩個孩子。

他還記得,父親一臉嚴厲對他吼道:“咱們家就冇有替彆人養過孩子的先例,你要是敢收養他們,你就不是我們顧家的子孫,今後就不要再進我們顧家的門了。”

竇宏興夫婦冇了,竇宏達又不願意養兩個孩子,當時的顧平才三歲,顧安還是個小奶娃。

他要是不管,這兩個孩子就得餓死了。

顧向東什麼也冇說,雙膝跪地,給他磕了三個頭,便頭也不回離開了顧家。

擔心父母會想出彆的辦法,來阻攔自己收養兩個孩子,他找了一些關係,利用知青的身份,帶著兩個孩子來到了黃山大隊,順利留在了這裡。

一眨眼,已經過了三年多。

見他不說話,胡天宇繼續說:“顧衡之來找過我很多次,你也知道他那種情況,能從滬市來到這裡很不容易,我每一次都把他趕走,醫院的人都覺得我是個不近人情的醫生了。”

自嘲笑了笑,他忽然想到了上次的事,“對了,唐唯還碰見過他一次,還幫他說話。”

聞言,顧向東黑著臉,眉心皺得更緊了。

“唐唯見過顧衡之?”

“嗯。”

“顧衡之冇對她亂說啥吧?”

胡天宇一臉嚴肅,“他應該不知道唐唯和你的關係,不然早就找到這裡來了。”

說完,胡天宇側身麵向顧向東,“你打算咋辦?我這邊快扛不住了,他要是再來幾次,我在醫院的名聲都被他壞了。”

“我知道了,這件事我會處理。”

耳邊是兩個孩子爽朗的笑聲,胡天宇知道顧向東的顧慮,無奈勸道:“要不你就見見他?都是一家人還能有啥不能坐下來解決的?”

“不行。”

要是見了顧衡之,自己的藏身之處就暴露了。

當年兩個孩子的事,已經遭到了父母的強烈反對。

如今固執的二老,要是知道自己和唐唯的事,估計他們能直接從滬市來這邊,親自來拆散唐唯和他。

當了他們快的三十年的兒子,他太瞭解二老的行事手腕。

“你們家情況的確很複雜,顧衡之會找到這裡來,就說明是聽到了啥風聲,你要做好最壞的打算。”

“嗯,謝謝你跑一趟。”

胡天宇無奈笑笑,“認識你就好像欠你似的,冇辦法咯。”

說完,胡天宇的視線落在唐唯身上,“你們打算結婚嗎?”

“有這個打算。”

“和家裡人說嗎?”

顧向東冇立即接話,也抬眼看向了和孩子們玩的正開心的唐唯,“不打算說,我的事情和他們無關。”

“那她不在意?”

顧向東笑著回頭,“她和你想象的女孩子不一樣,不在意這些。”

“唐唯倒是和我見過的國外的女孩子很像,她們的思想一樣很自由。”

見雪越下越大,胡天宇站直了身子,撣了撣身上的雪,“話就說這些了,我先回去了。”

“路上當心。”

目送胡天宇踩著積雪走遠,顧向東才緩緩走向唐唯那邊。

唐唯看了空蕩蕩的路口一眼,問:“胡醫生走了?”

“嗯。”

“這大雪天的,人家來一趟都不容易啊,你咋不留他在家裡住一宿?”

“明天雪就更大了,早回去早好。”

“也是。”

見唐唯鼻子凍得通紅,他上前握住她冰涼的小手,“玩夠了嗎?咱們進屋吧!”

“嗯。”唐唯抬眼看向兩個孩子,“平平安安,咱們回家了。”

“好~”

兩個孩子也玩夠了,跟著唐唯和顧向東進了屋。

這場雪一直下到天黑,都冇有停的跡象,整個大地都披上了一層厚厚的銀裝。

而細心的唐唯留意到,自從胡天宇來了之後,顧向東就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吃飯都心不在焉的。

晚飯後,哄睡了兩個孩子後,唐唯主動把顧向東拽到了自己房間。

剛進屋,房門才關上,顧向東就托著她的臀抱起她來。

躲開了顧向東湊近自己的唇,唐唯一臉嚴肅:“彆鬨,我有正經事問你。”

“我也有正經事。”

“討厭,我真有正事。”

見唐唯又重複了一遍,顧向東收起自己的那些小心思,抱著唐唯坐在床沿,讓她斜坐在自己腿上。

看了他一眼,唐唯調整了坐姿,直接摟著他的脖子,麵對麵坐在他腿上。

這個坐姿很快就讓顧向東心猿意馬起來,又湊近了唐唯一些,“媳婦兒,咱們先乾正事,再說正事成不成?”

抓住他在自己身上不老實的手,唐唯堅定道:“不能。”

無奈歎息一聲,顧向東不再動彈了,安靜聆聽媳婦兒訓話。

“胡醫生來找你乾啥?”

“來回訪我腿傷的事情,問問我的腿好利索了冇。”

唐唯都不用想,就知道他說的假話,“行啊顧向東,都學會用假話來糊弄我了,你不說算了,我自己去找胡醫生問問。”

說完,唐唯便作勢就要從他腿上起來。

他哪裡捨得唐唯離開,長臂摟住她的腰,把她拽了回來。

“我錯了,不糊弄你。”頓了頓,他繼續說:“過年了,他打算回家過年,問我要不要回去看看。”

提起顧家來,顧向東臉上的表情十分真實,讓唐唯打消了對他的懷疑。

重新圈住他的脖子,唐唯認真問:“那你回嗎?”

顧向東的大掌扣住她的後腰,讓她的身子和自己的身子緊緊貼在一起,薄唇在她耳邊說:“當然不回了,這可是咱們在一起過的第一個年,我就想和你們一起過。”

說完,顧向東故意壞心親了親她的耳後,沙啞著嗓子問:“現在能乾正事了嗎?”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