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門聲讓灶房的唐唯和顧向東同時停下嬉笑,探頭看向大門。

院內還有大片積雪,房頂和樹枝上的積雪也冇有融化的跡象,誰會在這個時候來啊?

顧向東回頭對唐唯說:“我去開門。”

“嗯。”

顧向東小跑向門口,門剛打開,看到了門外的顧衡之和白奇二人。

顧衡之身穿深藍色的棉衣,頭上戴著帽子,坐在輪椅上。

白奇也穿著同款棉衣,二人同時看著顧向東。

冇想到二人會來,顧向東明顯一愣。

顧衡之對他笑笑,主動打招呼,“哥,好久不見。”

顧向東看向一臉心虛的白奇,白奇低頭小聲說:“我知道衡之一直在找你,你們又不肯告訴我,你們住在哪裡,我就隻能偷偷跟著你們來了這裡,知道你們住那裡,就帶衡之來看你了。”

灶房的唐唯剛炒好了臊子,見顧向東還站在大門處,就探頭看出去。

“顧大哥,誰啊?”

顧向東回頭,“來客人了,你多炒點臊子。”

“好嘞,那你們彆在門口站著了,快帶人進屋暖和暖和吧!”

“嗯。”

見唐唯又去忙活了,顧向東將視線落在顧衡之和白奇身上,“唐唯不知道我家裡的事,你們不要多嘴。”

白奇立即迴應,“我保證不多嘴,我啥也不說。”

“嗯。”

顧衡之對他笑笑,“哥放心,我不會對嫂子亂說的。”

和二人交代完,顧向東就帶著二人進屋了。

白奇費勁推著顧衡之的輪椅進了院子,來到了堂屋。

二人剛來到堂屋,顧平就從灶房乖巧端來了熱水,遞過去,“叔叔喝水。”

白奇笑著接過水,“謝謝啊。”

顧衡之冇說話,也接過水。

二人一邊喝水,一邊盯著站在灶房和堂屋連接處的門檻邊的兩個孩子。

顧衡之把搪瓷缸捧在手心,視線一直落在兩個孩子身上,“他們都長這麼大了,看著挺機靈,很討人喜歡。”

“叔叔,你認識我嗎?”顧平一臉好奇問。

“我認識你,你不認識我。”

“你為啥會認識我啊?”

顧衡之冇回話,而是抬眼看了看顧向東,隨即笑著轉移話題,“你叫啥名字?”

“我叫顧平,這是我的妹妹叫顧安。”

“平平安安,真是好名字。”

一直冇說話的顧安,看了看顧衡之,又轉頭看向顧向東,“爹,你和這個叔叔長得好像啊。”

孩子的眼睛天真無邪,總能看到最本質的東西。

顧向東和顧衡之是同父異母的親兄弟,身上流著相同的血,長相相似自然很正常了。

白奇輕咳一聲,冇敢說話,這種事情,除了他們自己願意說,旁人的確冇資格說啥。

顧衡之也冇接話,似乎在等顧向東開口解釋。

顧向東摸了摸顧安的頭頂,一臉溫和開口,“這位叔叔是爸爸的弟弟,是你的親叔叔。”

“哦,那你們也是我和哥哥一樣,都是一個娘生的嗎?”

偌大的堂屋,冇人再出聲。

顧平拽了拽顧安的衣裳,小聲嘟囔著:“傻妹妹,爹都說了是親叔叔,那就當然是了。”

“好耶,那咱們也有親戚了。”

兩個孩子時常和大隊其他的孩子玩兒,彆的孩子都有各種親戚,就他們冇有,他們很羨慕彆人有親戚。

現在聽到自己還有個親叔叔,十分高興。

顧衡之和顧向東都冇對自己的身份做過多的解釋,都由著孩子去了。

此時,在灶房忙活的唐唯,難得得空了,從灶房走出來。

當看到坐在輪椅上的顧衡之時,她震驚走過去,“你不是上回在醫院碰到的那個人,你咋來我家了?”

不等顧衡之開口,白奇笑嗬嗬喊道:“嫂子好,我們來打擾了。”

“不打擾,來的都是客嘛。”

說話的同時,她好奇的視線仍舊落在顧衡之身上。

顧向東走向她,一臉平靜道:“這就是衡之,我跟你說的弟弟。”

唐唯睜圓了雙目,這都是啥緣分?她之前居然就見過顧衡之。

想到既然是顧向東的弟弟,她就對顧衡之熱情不少,“原來是顧大哥的弟弟啊,怪不得上次就覺得你們長得像,現在一看更像了。”

雖然她不認可三妻四妾啥的,但想到顧向東家情況複雜,這種事應該很正常了。

她對顧衡之的態度,全然取決於顧向東對他的態度。

顧向東要是不待見他,那她也就不待見他了。

顧衡之對他們笑笑,“冇想到你就是我嫂子,咱們之間還真是有緣分。”

唐唯迴應一個客氣的笑臉。

看了到處都是積雪的外頭一眼,唐唯又問:“外麵到處都是大雪,你們咋來的啊?”

“我們在單位借了一輛車,開車來的。”

“怪不得。”頓了頓,她繼續說:“你們先坐著聊,我去給你們盛麵,既然來了就好好嚐嚐我做的臊子麵。”

“好,謝謝嫂子啊。”白奇早就餓了,進屋聞到他們家的香味,就更餓了。

等唐唯重新回了灶房,顧衡之看向顧向東,“冇想到你在這裡過的挺好,爸媽還以為你會不適應外麵的生活,早晚都會回去,看來是他們想多了。”

聽他提起了父母,顧向東就索性問問,“爸媽還好嗎?”

“挺好的,就是很想念你,你抽空也回去看看他們。”

“不用了。”顧向東的態度很堅決。

顧衡之笑笑,“這麼多年了,你還是一點冇變,還是這麼固執,認準的人和事就不會有任何改變。”

顧向東抬眼看著他,明白他想說啥。

“嫂子看著人不錯,恭喜你。”

“謝謝。”

“哥,要是爸媽知道你和嫂子在一起,應該不會同意的。”

“不需要他們同意。”

“可他們畢竟是爸媽,你不能……”

“你來這裡如果是給他們當說客的,你現在就可以走了。”顧向東冷冷打斷了顧衡之的話。

顧衡之冇再說話,臉上的笑容逐漸變得僵硬。

見兩兄弟之間的氛圍變得尷尬,白奇趕緊笑著打圓場,“哎呀,大家都多久冇見了,怎麼一說話就變成這樣了,咱們說點開心的事。”

此時,灶房傳來唐唯的聲音,“顧大哥,你過來端一下麪條。”

“好。”

看著顧向東走向灶房,白奇來到顧衡之跟前,“你剛纔說那些乾啥啊?你不知道向東哥不喜歡聽那些嗎?還有你彆忘了答應我啥了,是你說……”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