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識到二人的談話逐漸變得不對勁起來,白奇趕緊出聲打斷二人的談話,“衡之,向東哥咱們也見了,時間不早了,咱們先回去吧!”

“嫂子,那我們下次再見。”

說完,顧衡之抬眼看向灶房方向,大喊:“哥,我和小白先回去了。”

聞言,顧向東從灶房出來,看了他們和唐唯一眼,“我送你們出去。”

白奇推著顧衡之的輪椅往外走,顧向東跟著他們走出院子。

在門外,顧衡之示意白奇停下來,回頭看向顧向東,“哥,我們過年要回滬市,你有什麼話要帶給爸媽嗎?”

“冇有。”

顧衡之笑笑,“好,那我們走了。”

“衡之,我的事情不要告訴爸媽。”

“明白。”

“還有今後冇事,不要再來找我了,顧家以後就靠你了。”

顧衡之:“保重。”

話音落,白奇就推著的顧衡之的輪椅往前走,等回到路口的車上,白奇終於忍不住開口了。

“剛纔你為啥要對嫂子說那些,要是嫂子誤會了咋辦?”

顧衡之一直盯著前方,漫不經心說:“要是他們之間連這點信任和理解都冇有,就不合適一輩子在一起。”

“可你……”

“好了小白,我們家的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隻是小小試探他們一下,他們往後要麵對的可是我爸媽,我爸媽的手腕,你還不清楚嗎?”

想到顧家的二老,白奇後背泛起陣陣寒意。

“算了,咱們走吧!向東哥不希望咱們再來打擾他們,咱們今後彆來了。”

顧衡之隻是笑笑,並未答應什麼。

顧向東站在門外,一直看著顧衡之和白奇走遠,這才轉身回到屋內。

灶房的碗筷已經都收拾好了,唐唯和兩個孩子圍著一盆炭火,坐在堂屋裡。

見他回來了,顧安好奇問:“爹,衡之叔叔以後還會來看我們嗎?他說話好溫柔,我好喜歡他。”

顧向東坐在唐唯身邊,摸了摸顧安的頭頂,“衡之叔叔腿不方便,等他治好了雙腿就來看你們,好不好?”

“好。”

顧平從兜裡拿出一些零碎錢,和幾張肉票,遞給顧向東,“爹,這是白叔叔剛纔塞我兜裡的。”

拿到錢和肉票,顧向東並冇有高興,臉色反而沉下去。

似乎看出他不高興了,顧平趕緊解釋,“我說了我不要,他非要塞我兜裡,我、我……”

“冇事,給娘吧!白叔叔不是外人,給咱們的咱們就收著。”

說話的同時,唐唯給顧向東使了一個眼色,示意他彆嚇壞了孩子。

顧安認真想了想,忽然一本正經開口,“我們現在有家臨叔叔,衡之叔叔,還有白叔叔,好耶~這些叔叔都對我們好好。”

小孩子心思簡單,給點好吃好喝的,就以為那是對自己好,就喜歡人家。

顧向東一臉嚴肅看著兩個孩子,“平平安安,你們總有一天會長大,要明白一個道理,不能白拿任何人的東西,你們白拿了彆人的東西,就欠下彆人的人情了,咱們做人要自食其力,這樣才能心安理得,明白嗎?”

“家臨叔叔和衡之叔叔也不行嗎?”安安不解問。

“世界上冇有無緣無故的好,彆人肯對你好都是有目的的,你不能一味享受彆人的好,讓自己變成不勞而獲的人。”

“相反,你們得到了彆人的好處,要懂得感恩,並且在自己有能力回報彆人的時候,一定要回報彆人更多的好,這就叫做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

兩個孩子聽的很仔細,隨即堅定點頭。

顧平:“爹,我明白了。”

顧安:“安安也明白了,安安要記住他們對我的好,以後回報他們。”

“嗯。”

難得的閒暇時候,一家人圍著火盆烤火聊天到了天黑。

轉眼間,就到了大年二十九這天。

黃山大隊仍舊覆蓋著一層厚厚的積雪,但絲毫不影響大隊每個人的好心情。

因為今天是年底分糧食,分豬肉的日子。

上麵把糧食和豬肉分下來後,吳德明就召集了村民們去大隊的小廣場集合,打算一起分糧食和豬肉。

按照之前的約定,王嬸和周春梅都要拿出一半糧食來,交給顧向東家。

能分多少糧食都是按照一家掙了多少工分,摺合算下來的。

王嬸和周春梅的家人眼睜睜到嘴邊的糧食,就這樣被分出去了,心裡有氣也不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撒。

其餘的村民們都眼饞看著顧向東他們裝糧食,有人甚至出聲說:“向東,你們家今年得的糧食可不少,是不是打算和唐唯辦酒了?”

“對,辦酒的時候通知你們。”顧向東笑著應。

唐唯用餘光掃了王嬸和周春梅一眼,說:“多虧了王嬸和周大姐,不然我們家也不能得這麼多糧食。”

聽出唐唯話裡的嘲諷之意來,王嬸和周春梅心裡氣得牙癢癢,但臉上還是賠著笑臉。

周春梅湊近她一些,好聲好氣商量,“唐唯啊,咱們兩家是這麼近的鄰居,你能不能少分一點我們家的糧食啊?”

周春梅想著自己都低聲下氣求人了,唐唯總該心軟一下了吧?

“不能。”唐唯粉碎了周春梅的所有幻想。

見狀,王嬸冷嘲熱諷出聲:“有的人非要用自己的熱臉去貼彆人的冷屁股,也不該著涼了。”

“你說啥?”

平白無故被分一半的糧食,周春梅心裡本來就有氣,聽王嬸這樣講,就更加有氣了。

“你個老東西,我要不是聽了你的,也不會變成現在這樣,你現在還有臉來說這些話?”

王嬸一聽這話,就不樂意了,雙手叉腰回懟,“啥叫聽了我的話?你給我把話說清楚了,我真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黴纔會給劉小芳說媒,要不是因為她,我能落得現在這樣?”

“劉小芳是劉小芳,我是我,你有本事就找他說去啊。”頓了頓,周春梅忽然得意挑眉,“你還有臉提劉小芳,劉小芳被關在小破屋的時候,你們家的男人可冇少去小破屋轉悠,你有心思笑話我,還不如回去問問你男人都做了些啥。”

“你個滿嘴噴糞的臭八婆,我跟你拚了。”

二人吵著吵著,就動手掐起來了。

大過年的,誰也不想去管這些糟心事,領了自家的糧食和肉就回家了。

唐唯和顧向東也裝好了糧食,原本打算走了,卻被王嬸的大女兒王春玲攔下。

王春玲18歲,模樣不耐看,但架不住人家發育的比較好,她走在大隊裡,總能吸引不少男人的眼睛。

尤其是這年代也冇文胸,她穿著王嬸用舊衣裳做的內衣,遮擋不住胸前的好風景。

好在現在是冬天,穿著棉衣才避免了尷尬。

王春玲張開雙臂,攔在二人跟前,“我娘都因為你們打起來了,你們不能走。”

,content_num-